首页 >  校园豪门

蓝斯遇席慕小说主人格今天也在监视我们全文完本大结局阅读

蓝斯遇席慕 十弦文学 2020-03-05 10:39:49
  • 主人格今天也在监视我们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主人格今天也在监视我们(蓝斯遇席慕)全本完本版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主人格今天也在监视我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蓝斯遇席慕的精彩小说下载资源阅读免费大结局

    点击在线阅读>>

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主人格今天也在监视我们,主角是蓝斯遇席慕小说扣人心弦,《主人格今天也在监视我们》主要讲述了蓝斯遇席慕之间的动人故事:我有一间住满了怪物的屋子。神明在春天来临的时候,将怪物埋在了土里。悲伤、病态、折磨、呐喊,这些肥料一同灌溉。到了秋天的时候,神明就收获了五个怪物。我们,填满了这...

蓝斯遇席慕小说主人格今天也在监视我们全文免费阅读:

春天到了。
在南方,冬天的微些老叶子还挂在枝叶的尖上,新的嫩芽同时也开始冒头,新生将苍老推到了枝叶的边缘。
泛黄的叶子到了边缘,它们被推落,旋转而下,飘在一栋***的、古老的、暗沉的建筑物前面。它的周边围着坚硬的铁钢丝,直直向上,沉重的大门冰凉又沉重。
少年站在这栋建筑物前面,他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俊秀的脸上架着一副古典又有设计感的眼镜,看起来斯文极了。
他拿着一张地图,无法想象自己真的依照上面的指示,成功来到了这个荒郊野外。
他刚站在门口没有几分钟,一个人立马就冲了出来给他开门。“师弟啊!你还真的来了!”
席慕皮笑肉不笑,“师兄,你们医院有点偏僻。”他说“有点”两个字的时候,语气中是满满的讽刺感。
罗泽笑嘻嘻,完全无视了他的调侃,给他把门敞开。
存活了一定岁月的铁制大门发出刺耳的声音。
席慕表情复杂。
罗泽看到他百感交集的模样,笑得更加灿烂了。“这家医院开了一百年了,所以选址偏僻了一些,建筑物老旧了一些,你应该都是能理解的吧。”
席慕表示,能理解,但是想走人。
罗泽勾着席慕的肩膀,不容许他逃走。“我们医院正需要几个跑腿的实习生,你应该也是要找一家医院实习的,你只要选择了我们,我们的状况就是双赢啊!”
席慕闻言,发出了奇怪的笑声,推了推挂在鼻子上的眼镜。
罗泽无视他的诡谲表现,将他拉了***。“席慕!欢迎来到杜松子树下精神疗养院!”
席慕看着还算是有气势的高楼,暂且忍下了牢***。
他们两个人走进了高楼。
席慕是精神病学的学生,他们学校规定要在这学期出去实习。席慕的学习成绩优异,有好几家医院都朝他抛去了橄榄枝。好学生席慕正在烦恼先去哪家医院看一下情况的时候,毕业了两年的师兄罗泽联系上了席慕。
这个异常缠人的师兄告诉席慕,他们百年精神病疗养院很缺实习生,希望席慕多多考虑一下。紧接着,他不顾席慕的拒绝,为他预约了来这里观摩的时间。
席慕无奈,只好准备来杜松子树下精神疗养院。就在他打探这家精神疗养院的情况的时候,有两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第一件事是,杜松子树下精神疗养院很偏僻很远。第二件事是,因为太偏僻了,那里连导航都没有,只能靠着地图以及罗泽的指导才能到达目的地。
“这里真的不是什么怪人的实验基地吗?”席慕忍不住吐槽。
罗泽的动作稍微一僵,但是很快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样子。“很多人来到这里的第一句都是这样,但是我们的医院真的特别宽敞,特别明亮,特别***!最重要的是特别适合你这样的优等生!”
“你们有那么缺人吗?”席慕郁闷道。
“倒也没有那么缺人。”罗泽的眼睛微微一弯,“缺的是人才!”
席慕才不会听他胡说八道。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走过了长长的道路,来到了精神病院的大门前。
席慕还没有***,在门口就看到了敞亮的走廊,有不少穿着病服的病人在散步,还有不少人坐在路边和人谈话。要不是有个别人神情呆滞,站立得一动不动像个雕塑以外,这里似乎就是一家普通的医院。
医院热热闹闹。
跟罗泽说的一样,除了偏僻一些以外,这是一家非常优秀的医院。
席慕带着些欣慰的心情,一脚踏进医院里面。
他的脚步落到了陌生的地板上。
这一秒,热热闹闹的医院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刮了过去,数十双眼珠子齐齐盯着门口。
白刷刷的背景,白色的病服,空洞的眼白,这副景象异常诡异。
席慕心生诧异。
人们的异常只有一瞬间,他们转回头,医院又恢复了热闹。
罗泽在旁边,依旧是笑嘻嘻的模样。“这里是开放式病房,大都是快要康复的精神病人在这里,这里的病人相对会乖一些,如果你过来了,就在这里工作。”
“嗯。”席慕答应了一声。
“你这是答应要过来工作了?”罗泽有些惊喜。
席慕推了推眼镜,“还没有,不过这边确实不错。”
干净整洁的医院,长得几乎看不到尽头的走廊,病人在散步,护士在一边悉心照顾着,非常和谐的地方。
罗泽还带他去了五楼,那里有音乐室、绘画室、手工室以及兵乓球桌,病人们沉迷进自己的世界,不亦乐乎。
但是席慕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他想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这里的人太像是死人了。虽然说精神疗养院里的人必定是因为精神出了问题才会入住疗养院,但是这里的人未免也太像是死人了。他们安静到不可思议,唯恐自己的动作会得罪人一样。
罗泽听说了他的疑问以后,叹了一口气。“我是怕你小小年纪,没有办法承受太过可怕的画面,所以才把你带过来这一边的。”他烦恼地按着脑袋,“你居然还嫌弃这里的病人太乖!发狂的病人在另一栋楼,你确定自己要去看看吗?”
席慕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师兄,你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就赶紧拿出来吧,我差不多是时间回家了。”
罗泽闻言,死死拉住席慕的衣角,要知道院长可是给了命令,无论如何都要拿下席慕的。“那我带你去看看吧,我们的危险病人。”
席慕觉得他是误会了什么,自己也没有一定要去看危险病人的意思。
罗泽拉着席慕,走出了这栋楼。“来吧来吧,大哥,他们在另外一栋楼。”
席慕听他说其他病人在另外一栋楼,这才有了这里果然是一间家大业大的疗养院的感觉。
罗泽一边在前边带路,一边拿出手机联络人,“喂喂,我是罗泽医师,我想带一个人去封闭式病房看一下情况,你们帮忙布置一下。”
布置?
席慕满头雾水。
罗泽一直观察着席慕的反应,见状,安抚性地笑了笑。
电话里头的人说了几句话就挂掉了,速度很快。
罗泽笑了笑,“似乎需要一点时间,你需不需要去哪休息一会儿?”
“有什么好布置的?”席慕无奈到笑出来,“我又不是什么来检查卫生的领导。”
罗泽只是说了一句,“还是安排好比较好。”他的语气意味深长。

主人格今天也在监视我们全文阅读

“唉。”席慕叹了一口气。
罗泽让他在花园里的椅子坐好,自己跑进楼房里面去,拿来两罐茶饮出来,给了席慕一罐。
冰冰凉凉的铝罐冰冻了席慕的手,席慕看着茶饮,没有立马打开。“师兄,你来这个医院多久了?”
罗泽拉开了拉环,瘫坐在椅子上,望着蓝蓝的天空。“三年了。”他说,语气中有不符合自己年纪的沧桑。
“不考虑换个医院吗?”席慕也拉开了拉环,玻璃材质的镜片被冷气冲击。“这里的环境不错,但是实在是太偏僻了。我记得你当时的成绩很不错,几家不错的医院都抢着要你。”
罗泽摇了摇头。
“为什么?”席慕问。
罗泽笑着推了一下他的肩膀,“我招你进来,你反而想把我推出去。真是的。”
席慕的身体歪了一下,随后摆了回来,他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罗泽看着少年,席慕的身体袖长,五官俊美。按道理来说,会是校园的风云人物。但是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席慕总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没有太多人靠近,他居然在学校这种小社会中,成了一个有点透明的人物。罗泽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吗?要是你有其他的目标,我也不会勉强你一定要过来的。”
“不,我没有。”席慕速答。
“不要因为不好意思,而说违心话。”罗泽不相信,那么优秀的人,怎么会对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计划。
“不是违心话,是真的没有。”席慕笑了笑。他这种人很普通吧,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东西,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如果一定要对未来有什么畅想,席慕觉得自己会找一份普通的工作,找一个普通的对象,过上一辈子普通的生活。
气氛有一瞬间的尴尬,罗泽大口喝完了手中的茶饮,站起来,“算了,不坐了,那边收拾东西的速度很快,我们干脆直接地过去好了。”
席慕闻言,拎着茶饮跟上了罗泽的步伐。
另一栋楼离他们所在的地方没有多远,走了几分钟以后就到了。不同于敞开门等着人去观摩的第一栋楼,这里戒备森严,门口就有几个保安守着。罗泽拿着自己脖子上挂着的工牌给他们,保安核对了以后才放他***。
“水给我们吧,铝罐不能带***。”保安朝席慕伸出手。
席慕将茶饮交给他。
“等会出来的时候再给你。”保安说。
“不用了,帮我扔掉吧。”席慕朝他摆了摆手。
保安明白了。
这一栋楼的窗户都被关上了,白色的窗帘拉紧,连阳光都投不进分毫。就算是这样,人们还是需要光的,于是刺眼的白织灯从天花板打下来,照亮了路。这里的走廊除了巡逻的保安以外,没有一个病人。
“看。”罗泽朝席慕示意,“这里就是我们的封闭式病房。”
他们的面前有一间又一间的房间分布,房间锁紧,而且是铁门,什么都看不见。
“你要是对危险病人感兴趣的话。”罗泽想了想,“你是想要看看那些一言不合就砍人杀人的,还是想直接去看看我们的镇院之宝?”
砍人杀人的病人,席慕看得很多,他相信罗泽应该也看得不少。“什么镇院之宝?”席慕冷淡地问。
罗泽对于他兴趣缺缺的态度很不满意,“我们的镇院之宝,一个同时患有人格分裂、精神分裂、歇斯底里症、古德菲尔综合征、癫痫、分离性漫游、木僵、狂躁症等等病的病人。”由于患病者的病状太多,罗泽数不过来。
席慕:“……”
罗泽说起那个病人,兴趣盎然。
席慕没搭话。
罗泽:“……您老还不满意吗?”他也太冷静了,要知道他第一次发现有人集那么多病症于一身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我是觉得这样的标本应该供起来。”他问,“他还活着吗?”
“活着。”罗泽想起了那位病人,勾唇一笑。“而且生龙活虎的,有空就逃出来砍几个人。”
“哈哈。”好好笑哦。
席慕和罗泽在死气沉沉的环境里有说有笑,场面荒谬绝伦。他们走过一间间被密封的房间,直到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到了这个位置,医院的人没有再开窗户了。头上的这盏灯用了很久的时间,钨丝因为高温被汽化,他们比起门口边的灯要暗上许多。光明被黑暗缠绕,铁门因此显得更加沉重。
罗泽保持着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卡片,刷了第一道铁门。第一道门打开,里边还有一道门。罗泽然后找到了钥匙,准备开第二道门。
一般关重要病人的房间都有两道门。
罗泽拉开第二道门,还有第三道门。
席慕的笑容渐渐僵***。
罗泽连开四道门,这才敞开了通道。
“来吧,他被绑起来了,很安全的,但是我还是要建议你只看,不要碰。”罗泽让开路,让席慕***,“之前他也是这么被绑住,但还是成功从一个护士的手上撕下了一块肉。”
罗泽风轻云淡地说出了可怕的话,但是席慕完全不会被他吓到。他穿过罗泽,走进了病房。
病房很大,但是什么都没有,白刷刷的一片,跟外面的空间别无二致。正中央的地方摆了一张大床,一个人被束缚带绑在了床上。
席慕朝罗泽看了一眼。
罗泽点了点头,示意席慕可以走前去。
席慕为人冷静自持,遇到事情总能妥善处理,紧张这两个字与他几乎无缘。他一步步靠近白色的床,慢慢地看到了一个被束缚带死死压住的少年。
他被绑了起来,下半张脸上戴着禁食口罩。
席慕的视线从他的脚往上挪。
最后,他的视线停在了他的眼睛上。
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纯粹而又无辜。
高纯度的昂贵眼睛,跟他那头乱糟糟且廉价的染上去的金棕色头发相反,形成了让人无法忽视的绝佳对比。
病人对上席慕的眼神,双眼弯弯,愉悦地笑。他一笑,介于黄色与咖啡色之间的琥珀色瞳孔被压挤,似乎会滴下美丽的***。
席慕的心脏,发出了撞击的声音。
后来别人告诉这是席慕,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蓝斯遇。

本站推荐理由

主人格今天也在监视我们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资源,免费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点击免费阅读主人格今天也在监视我们全部章节!

蓝斯遇席慕小说仅代表主人格今天也在监视我们作者观点,不代表十弦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