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黑尾理绘小说审神者她事业至上资源txt全文阅读

黑尾理绘 十弦文学 2020-03-16 06:32:50
  • 黑尾理绘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审神者她事业至上(黑尾理绘)完本版合集版免费阅读

    审神者她事业至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故事主角是黑尾理绘的精彩小说资源大结局txt阅读完整版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审神者她事业至上全文阅读,主角是黑尾理绘小说,题材新颖,《审神者她事业至上》主要讲述了黑尾理绘之间的故事:冲洗完,小天狗拉着一期一振往泡池去。“我来啦~”今剑第一个跳进水里,腿上的伤没给他的动作带来任何不便:“哟嚯!哇~~好热好***啊~”“哦?来新人了啊。”恢复池...

黑尾理绘小说审神者她事业至上全文免费阅读:

次郎太刀醉醺醺地举起茶杯:“欢迎~”
只有和泉守兼定仰靠在汤池里侧,闭着眼睛不出声。
一期一振略显僵硬地解下腰间的浴巾,踏着台阶慢慢走入水池:“失礼了。”
汤池边,石头上还放着果盘和茶水,盘里有数颗金黄的杏,茶香袅袅。
歌仙兼定主动倒了杯茶,双手递至一期一振面前,还把果盘推向一期一振。
歌仙兼定:“一期殿尝尝吧,虽然现在不是杏的时节,但也是本丸种出来的水果,万屋能买到的跟这个可不能比。”
明明是早春时节却有杏出产,一期一振经历了两个本丸,自然明白这代表着什么:这座本丸的主人,不仅灵力深厚,而且还愿意为付丧神耗费额外的灵力和精力养植物。
“谢谢。”一期一振心情复杂,他用指尖拿起一颗杏,这水果金得发红,大颗浑圆,散发出诱人的甜香。
“一期哥快吃吧,大将用灵力养出来的果子,能帮助恢复。”
药研藤四郎姗姗来迟,身形清隽的少年踏入汤池,慢慢坐在一期一振身旁。“有什么问题想问的,可以问我。”
闻言,一期一振没有直接问,他先仔细看了看药研身上的伤:“药研怎么没有直接过来?手入室……”
药研藤四郎笑了笑:“大将在帮陆奥守大人和骨喰哥手入,来不及照顾自己。所以,我去帮大将包扎了。”
……
手入室。
伤势较轻的陆奥守吉行先一步休整完毕离开,只剩骨喰藤四郎躺在刻满符文的石台上,审神者拿着本体胁差以纸擦油,用灵力仔细修复刀刃上的裂纹。
“主公……”
审神者头也不抬:“怎么,哪里痛么?”
骨喰闭上双眼,秀美的面颊染上绯红:“不,主公……做得很***。”
“我……只是想问主公,我的本体用得顺手吗?”
审神者用左手食指拇指捏着胁差刀尖,右手拿着刀茎,对着烛光细看刀纹,雪亮的刀面上映出一双暗金的眼睛:“还好,对我来说单手拿有些长了,不过……近身对付大太刀正合适。”
“是吗……”
审神者放下刀刃,换打粉棒继续扑粉:“今天抱歉了,重伤还用继续用你。”
骨喰睁开眼睛轻侧过头,湛蓝的眸子安静地注视着审神者:“主公不必这么说,我能派上用场就好。”
审神者不再多说什么:“保重好自己。”
手入结束后,骨喰换下染血的出阵服,穿着常服来到审神者面前。
审神者停下收拾的动作,奇怪道:“怎么了?”
骨喰藤四郎比审神者还矮许多,并排站着,比审神者看起来还像个娇小的女孩子。
“主公……”
“嗯?”
审神者此时还穿着一身血衣,腰部和右手臂被药研简单缠上绷带,其下隐隐透出血色。她一头黑发整齐地盘在脑后,鬓角汗湿,几缕凌乱的发丝粘在颊边。
明明也很是疲劳,熟睡中被时之政府不分白天黑夜的任务搅扰,又因为个别练度足够的刀剑还在远征中,不得不提前向政府索要预定的新刃……明明主公也受了伤,要不是药研留下来帮忙,或许直到自己被修复完,主公都不会关注她自己的伤口……
骨喰藤四郎在审神者疑惑的目光中踮起脚,靠近她,伸手把她鬓边的湿发撩起,拨向耳后:“主公总说要我们保重自己,那也请主公保重身体。”
骨喰在审神者面前站正,仿佛笔挺的出阵服还穿在身上,认真道:“说起来还未向主公道谢:谢谢主公,您为一期哥的事费心了。”
闻言,审神者挑眉道:“并不费心,倒是你们,久等了。”
虽然是振稀有刀,但连着锻三年,以她这级别的灵力早该有了,锻不出来捞也捞不到只能说灵力属性真的不合适……也就是:非。
不过让时之政府分配一把二手的过来也不错,左右本丸里不差一振二手刀,何况这振一期一振练度近乎满级,到家就能出阵,解了她人手不足的大急。
这么想着,高挑的审神者低下头,用视线衡量了下骨喰的身高,回忆起什么:“以前骨喰也喜欢替我整理头发呢……”她的视线落在骨喰穿着白袜的脚上:“只是那时候还不需要踮脚。”
骨喰藤四郎:“…………”
三年前,把自己召唤出来的审神者还是个只有十四岁的少女,才经历剧变,又是最难搞的年纪,那时她心情不好,暗金色的眸子颇具压迫感。
召唤出自己后,审神者回头看了眼从矮到高站成一排的付丧神,露出个毫无诚意的笑:“呀,伟大的时之政府实装刀剑时的身高……莫非是按照我霓虹国男性的平均身高来设定的?”
初始刀歌仙兼定站出来咳了一声:“主人,付丧神的身高与本体长度有关。”
审神者:“哦?这就是你一振打刀跟身为未成年人类女性的我差不多高的理由?”
三年前,十四岁,身高170+。那么三年高速生长期过后……
是以这座本丸中有一条不成名的铁则:不要跟审神者比身高!不要跟审神者比身高!不要跟审神者比身高!因为这个结果会让所有徘徊在180的付丧神紧张,让180以下的付丧神心塞,只有190+的几位能微笑面对。
现在,审神者抬手毫不费力地摸到骨喰的头顶,还抓了抓柔软的银色发丝,微微一笑:“抱歉。”
“别这样……”骨喰伸手抓住审神者的手拿开,脸撇开一边:“这会让我想依靠你……”
他声音太小,审神者没听清:“嗯?什么?”
“……没什么。”
骨喰藤四郎面无表情地走出手入室,心道自己有必要搞明白时之政府所谓的“能长身高的极化项目”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要是摸摸自己的头能让主公笑一下也不错,几个月来的难题好不容易被解决,主公脸上却完全没有高兴的样子……
骨喰脚下顿了顿,鲶尾藤四郎从檐廊尽头朝他挥手,两刃一同回屋。
要是,他能更多的帮到主公,更多的为主公分忧,就好了。
……
这处本丸被审神者扩建翻修过不下五次,成了如今这副小城模样。
核心是审神者居住的天守阁,所有付丧神以刀派和相互关系亲疏分隔开来,呈扇形分散居住在天守阁四周,建筑之间穿插着流水景趣,外围设有可供数十人使用的温泉。
本丸大门附近设两个出阵和远征使用的时空祭坛,手入室和恢复池就近设置在祭坛左侧。大门外是外出或来客使用的转送阵,连接时之政府本部和万屋,个别得到特殊许可的审神者也能通过转送阵直接***本丸。
以本丸大门和天守阁为中线,一端是大门,另一端是马厩、田地,一直延伸至后山。山间还有可供渔猎的深林瀑布,可跑马饮马的草原湖泊,比起许多只能见着围墙内景色的本丸大太多了。
面积大,本丸日课同样繁重。审神者走在檐廊之下,穿过花园和刀剑居所直到天守阁,一路上都没能遇上几振刀剑,只听见恢复池和温泉区传出不少欢笑声。
回到阁中,日向正宗已等在二楼外间,手边放着一沓已经处理好的公文,见审神者上来,立刻起身迎接。
“主人!我已准备好热水和新浴衣。”日向正宗注意到审神者身上还缠着几处绷带,赶忙道:“还是先处理下伤口吧?我来帮您。”

审神者她事业至上黑尾理绘全文阅读

“没事的,小伤而已,待会洗澡用灵力顺便治一下就好。”
审神者***里间,日向正宗停在外间,远远听见审神者问道:“今天有多少剩余人手?”
“除去已安排内番出阵远征等任务的,短刀剩7振,打刀4振,太刀3振,大太刀1振,枪1振,薙刀1振,共17振。”
“短刀练度在你之下的呢?”
“我之下……应该有11振。”
“现在看来……池田屋,包括池田屋以后可能会出现的战场,将会非常需要短刀的高机动……”
与审神者平静的声线不同,和室被屏风分隔开的里间内,审神者缓慢撕下已□□涸的血液粘起的外层布料,一圈圈解开由药研扎上的绷带时看起来尤其疼,已不再渗血的伤***露在空气中,除了点点药膏的清香,更多的是***气。
窗户忽然被挤开一角,一只大黑猫从外面跳了进来,刚落地便对审神者露出獠牙嘶叫。
审神者低头瞪了黑猫一眼,像感觉不到疼似的继续解下绷带,口中继续道:“所以,麻烦你去通知所有短刀,我会安排几振练度高的刀剑带短刀练级。自愿参加,胁差若有自愿的也可参与。”
日向正宗脆声应道:“是!”
等日向正宗噔噔地迈着小跳步离开,审神者弯下腰,伸手想撸一把大黑猫。
大黑猫灵巧地扭身闪过审神者的手,一猫腰窜到审神者近前人立而起,大毛爪子呼地就上来了。
审神者狼狈仰头却还是被刮了半嘴毛,气得呸呸两声。
“都变成猫了还这么讨厌!呸!还玩得臭烘烘的!”
回应她的是大黑猫的嘶哑的嚎叫声,一张盘子大的猫脸上硬是能看出点嫌弃的味道,大毛爪子踩在审神者脱下的满是血迹的外衣上拍了两下,又长长地嗷了一嗓子。
审神者摔门进浴室:“行我这就治!破锣嗓子少叫几声。”
大黑猫不为所动,立在浴室外继续扯着嗓子嗷嗷地长嚎。它有一双与审神者非常相似的暗金色眼睛,一身黑毛长还微卷,毛下身形健硕。
大黑猫足足嚎了有一分多钟,浴室门忽然被打开条缝,一道黑影被扔出来,被大黑猫轻巧躲过。
大黑猫闭上嘴,鼻子使劲嗅了嗅,感觉到空气中那股令它不适的***味正在变淡。它这才漫步走开,跳上审神者的矮几,就着审神者的茶杯开始用毛爪子蘸水***。
审神者出来就看到这令她血管暴突的一幕:“不是给你准备杯子了吗!?”
大黑猫装作听不见,继续把毛爪伸进茶杯蘸水,然后:“prprpr……”
审神者忍无可忍,抬手打了个响指,大黑猫蘸水的动作一顿,整只猫立即幻化缩小,变成一道黑芒飞回审神者掌中,凝成一枚小小的黑色勾玉。
审神者用手在虚空中一划,捞出一串红绳手链。红绳上已经挂了两枚勾玉,加上手上这枚一共三枚。
已经有的两枚是爸爸和妈妈,幻化成黑色大猫的是哥哥……
审神者将黑色勾玉穿回红绳上,叹了口气,两手将手链紧捂在心口。
加上自己,这就是一家人了。
把手链放回随身空间,审神者在矮几前盘腿坐下,解开用浴巾包裹的湿发,开始用灵力烘干。
三年零三个月零二十七天,这是她成为审神者后过去的时光,也是她那方世界毁灭后已过去的时光。
三年前,她还留着一头男孩似的短发,每天穿着运动服,往球场跑。
她手中拿的不是刀柄,是充满气后砸得手臂生疼的排球,环绕在身边的不是刀剑付丧神,而是同样值得信赖的同伴。
“球给我!”
“拜托了!黑尾前辈!”队里二传把球高高托向自己。
球网对面,对手也在大喊:“拦网!注意对面4号——”
她三步助跑、起跳,在对方拦网之上……把球狠狠扣下!
这才是她本该拥有的生活。
有着爱自己的家人、朋友,每天除了学习就是为了国中联赛拼死训练,或许未来在排球之余还能和某个同样热爱运动的男生谈个恋爱……
而这一切在国二的某天戛然而止。
“你本不应该活到现在。”
在世界崩解的背景中,时之政府派来的接引人对她说道。
“在原本的世界线中,你在三岁时死于车祸,你的父母因此提前搬去东京,你的哥哥会因为无法融入当地的同龄人、更早的喜欢上排球,并在高中三年级带队与来自宫城的乌野高中交手,完成‘垃圾场的决战’……”
“这才是世界线应有的发展,然而由于时间朔行军改变了历史,你没有死,一切都无法展开,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崩溃。”
她愣愣地看着她的世界的坠落,无数灵魂消逝,灵子四散。她伸手去接,灵子的光却穿过指缝溜走了。
接引人怜悯道:“请不要太过悲伤,世界会自我修复的,从出错的节点开始。这一次,如果没有例外,世界就能按它预定的轨迹继续发展,你的父母兄长也能好好活下去。”
“预定的轨迹?”她只感到十分荒谬:“这是谁规定的轨迹?神?……我一定要去死吗?我不死我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就不能活吗?整个世界就要崩溃?”
“谁知道呢。”接引人耸肩道:“大约是冥冥之中吧,不按轨迹来,世界无法继续下去。”
“……不,你一定是在骗我!”她拒绝相信,“这一定是什么迷|幻|药造成的效果吧,用这些话来骗我还不如早点提要求……”
接引人似乎见惯了她的抗拒,挥手间她便被无形的力量拖拽着,漂浮在接引人身后。
接引人公事公办地把她带至本丸,塞给她一振打刀,手把手地教她召唤出付丧神。
紧接着是介绍时之政府的起源与目的、本丸的各项日课、作为审神者的权责还有审神者代号……
“什么?代号就叫[4号]?我再说一次,A组4号是你的编号不是代号……唉好吧,你喜欢。”
也多亏了接引人毫不拖沓的态度,她还没能把自己沉浸在悲伤中便被强行推了出去。
“哦对,忘了说了。”
接引人走之前回头补充道:“时之政府也考虑到你的心情——嘛因为现在审神者不多,毕竟像你这样拥有强大灵力的灵魂很稀有。要是做得好,政府说不定能为你在23世纪找一具新身体,然后捞记忆给周围的人重新加载什么的……也就是复制你的亲人,这样你也能继续现世生活。”
接引人这句话,她消化了许久,直到本丸初始刀歌仙兼定走过来请示下一步动作。
“先……先出阵吧,不是说时之政府有专门的模拟战场吗,我想试试。”
刚成为审神者的少女握紧双拳,眼神发狠。
这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只要能找回自己的家人,无论前方拦路的是谁,她都会把他们尽数斩断!

本站推荐理由

审神者她事业至上完整资源全本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点击免费阅读审神者她事业至上全部章节!

黑尾理绘小说仅代表审神者她事业至上作者观点,不代表十弦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