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祁亚宁央小说休闲玩家在逃生游戏全集全章节下载在线

祁亚宁央 十弦文学 2020-03-26 08:35:23
  • 休闲玩家在逃生游戏祁亚宁央合集版免费阅读-休闲玩家在逃生游戏(祁亚宁央)全本小说大结局合集版阅读

    休闲玩家在逃生游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故事主角是祁亚宁央的精彩小说阅读分享免费全章节全集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休闲玩家在逃生游戏全文阅读,主角是祁亚宁央小说,题材新颖,《休闲玩家在逃生游戏》主要讲述了祁亚宁央之间的故事:祁亚嗅到瓜的味道,恨不得从兜里掏出一把瓜子。可惜兜里只有牛轧糖。“鬼知道哪个是你师兄?弱肉强食,被我抢了是他太弱!”俊哥往后挣了下,挣不动,又***往下刺。哪知...

祁亚宁央小说休闲玩家在逃生游戏全文免费阅读:

“艹!你他妈想死还要害死老子!”陈俊大骂倒霉,额头冷汗直流。
“走吧。”
黎拍了拍祁亚的肩,声音仍旧平淡:“我们去找另外两个人,找出村的办法。”
“啊?就走了?”祁亚嘴里的牛轧糖还没吃完,她指指剑拔弩张的两人还有昏倒在床上的娜娜,“就这样?”
“不然呢?”黎将她手里剩下的一颗糖拿走吃掉,“你还想看?我只陪你三分钟。”
祁亚险些一口糖噎死,赶紧拉住黎算账。
“你赔我糖,就那最后一颗了。”祁亚急了,“这里什么能吃的都没有,我就指望那颗糖续命。”
黎拿着糖纸,指尖灵动地叠了一只纸鹤放在祁亚手里:“赔你。”
祁亚:……
虽然很气,但小东西还怪别致的。
也不知道这人怎么技能点点歪的。这可是一个逃生游戏,不是恋爱游戏啊!
屋外的天空阴沉,似乎又要下雨。
祁亚决定不管娜娜了,反正醒着也没什么用,晕着还能少点噪音。
不过担心娜娜的片刻钟,黎已经在大厅找到一把旧黑伞走了出去。
祁亚翻遍柜子也没找到第二把,倒是从橱柜里找到一张垫纸。上头赫然是村里的地图,被水渍印得模糊,只能依稀分辨出正南方的桥。
祁亚出门时遇见中年男子,身后跟了那个瘦弱的小姑娘,篮筐里又是番薯。
昨夜招待所睡不下人,他有村民的身份,住在自己的小屋里。
“你们不吃早饭啦?”中年男子热情地招呼祁亚:“招待所里没吃的,这些还是村民辛苦匀出来的,吃了再走嘛。”
“吃不下,死人了。”祁亚看着那个害怕得瑟瑟发抖的小孩,叹气说:“麻烦你请几个大人去收拾,别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
“那你呢?”中年男子大为苦恼:“村里都一些老头老太,年轻人全出去打工了,哪有人肯帮忙啊。”
“我去看看尸体,再去桥那看看。”
“尸体估计是看不成了,昨晚村民把洞口封了。”中年男子挠了挠秃秃的头顶,“隔壁家昨晚一直出人进人,吵得我一晚没睡着。”
“他们封洞口干嘛?”
“说是洞里有鬼,不封就闹鬼,那道士就是进洞时被鬼弄死的!”中年男子摊手,“我正想告诉你们呢。”
“你就不会阻止吗?”祁亚简直要被猪队友气死:“你好歹是村里人,这点事都做不到?”
“我也是今早睡醒才知道!而且我是入赘的,哪有我说话的份?”中年男子说来还委屈。他让身后瑟瑟发抖的小姑娘先回家,小声冲祁亚抱怨:“这道具花了我三百积分,还是问人借的,结果就是个入赘郎,对村里一无所知。我媳妇是个哑巴,田都荒了没法种地,儿子只能出村打工不在身边。”
“那你还挺惨的噢。”祁亚才懒得猜他话里哪个标点符号是真的,“你总该知道出村的桥怎么走。”
“出村的桥早断了,而且要穿过这座山,你去了肯定迷路。”
“可我觉得出口就在那里。”祁亚真情实意地说。
中年男子看弱智似的看祁亚:“出口怎么可能在那?那也太简单了!我们肯定得解开谜题,把鬼杀了才会出现出口。”
祁亚独自去矿坑看了一眼,洞口被封得严实,泥巴烂木头碎石块,能用的全用上了。
祁亚摸着耳坠决定还是算了。
***也是两具尸体,开路这种活还是交给挖掘机。
穿过山林后,一条天堑般的浑浊江水拦住祁亚的去路。
一座铁索桥断得相当干脆,就像废弃拆除似的一点挽救的余地都没有。
桥头石边蜷缩着一个人,她浑身湿透地蜷成一团,眼神涣散地看向祁亚喊:“救命,有鬼……鬼在追我……”
祁亚往周围看了一眼,一个鬼影都没见到。
“是真的!我身上有道具,鬼怪靠近了就一直震!它捂住我的嘴我拖到的这里!”卷发女子掏出一枚红色小石子,“它震了一晚上!”
下一秒,女子手中的石头骤然破碎。她身后幽幽探出一只血肉淋漓的模糊手臂,掐住她的喉咙往桥上拖。
“它来了!”女子长大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挣扎,疯了似的到处乱跑。
祁亚来不及伸手救,崩溃一晚的女子直接一头扎进滚滚的江水中,水花都没了。
逃……逃……逃……
祁亚往断桥一看,赫然是昨天在矿坑里见过一面的鬼,脑壳被砸烂了半边,红着眼睛冲她嘶吼。
他突然冲祁亚猛扑,祁亚拔腿就跑。
天又下雨,山林里的雨声犹如霹雳,祁亚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这么狼狈。
“我真是受够了,这破游戏一点也不休闲!”祁亚靠在一棵树边喘气,心中的怒气值快要爆表:“我还不如一了百了……”
就在祁亚抬起手时,头顶突然多了一把伞。
黎将黑伞撑在她的头顶,他在雨幕中喘气,雨水划过他滚动的喉结,起伏的胸口已然湿透。
他按住祁亚抬起的手,怒声质问:“你一了百了什么?不想活了想***?要不是我正在这里你又是不是又死了?”
“什么叫我又死了?你看我像崩溃***的新人菜狗吗?啊?”
祁亚觉得莫名其妙,挣开男人的手骂他:“你是不是跟踪我?怎么我走到哪你跟到哪?”
“我来找吃的。”
黎扬起手里的蘑菇,溅了祁亚一脸水,“我跟踪你做什么?这里的村民鬼鬼祟祟找不到人,我还有空跟踪你?”
水珠进了眼睛很痛,闭眼的一瞬间,祁亚明白了。
“你说的没错,有问题的是村民。”
推开那朵卖相欠佳的蘑菇,祁亚冷静说:“村民一个个躲瘟神似的躲我们。但他们自己都只有烂番薯吃,却给公司人吃好的,是为什么?”

休闲玩家在逃生游戏祁亚宁央全文阅读

“我们先回招待所。”黎又对祁亚伸手:“你继续说。”
“进村的桥是公司修的,整个村子最好房子是招待所,那假装npc的玩家见面叫我们官老爷,说明村民对我们很怕,不敢不给。”祁亚思索道:“可矿都挖完了,招待所破破烂烂也懒得修,显然公司是要放弃这个产业。采矿污染让这没法种地,烂番薯都没几个,这村子里的老弱病残还有活路吗?”
黎沉默着,并没有否定。
“所以我怀疑,道士和那个玩家都是村民杀的。”祁亚大胆推论:“道士的符能防鬼是真的,道士死了也是真的,这不奇怪吗?而且道士是钝器致死。再然后,今早的尸块也太夸张了,如果真的是鬼,怎么手法还不一样?”
祁亚说完咳嗽了几声。
这雨实在是太大了,她不得不大声说话,呛得肺疼。
“你还好吧?”黎拿出那块手帕给祁亚擦脸上的雨水,擦过眼睛的间隙,祁亚被迫闭眼,耳朵正巧敏锐地听见一声咔啦声。
难道那鬼追上来了?祁亚赶紧探头,只是伞撑歪了,什么都没有。
“你继续。”黎轻咳一声,重新撑正伞,“小声点,雨要停了。”
“昨晚的鬼追着那卷头发的女人跑了,总不能有很多鬼?而且那个鬼,分明是我们的同事,他追的女子没死,留在招待所里的人却死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祁亚叹息道:“那只鬼也是钝器致死的惨状,脑袋都被砸烂了。他一直把那女人往桥上拽,分明让她离开村子。”
“可系统提示不会有假,的确是有恶鬼杀人。”黎说:“既然没有出口,只能找出口。大概率得把那只鬼杀了。”
“谁告诉你杀友军掉装备?这怎么看都是个解谜世界,我们把谜题解开就行了。”
祁亚想起系统的提示,他们来村里是为了调查同事的死因。
“所以我们只要找出村民杀人的证据就行了。”祁亚知道这很出格,但她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了。
此时大雨骤停,祁亚顶着最后几滴小雨快步往前走,离开伞下时回眸对黎笑了笑:“放心,我是休闲玩家,我不会骗你。”
“我信,我当然信。”他带她快步走回招待所,只想找队友分享情报。
离招待所不远处,黎忽然收拢了伞,一甩手挥干水渍,他按着祁亚的肩往后带,同时握着伞往身前一横,大有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此时,招待所大门敞开,门口却站了十几号人,各个拿着已经生锈的锄头镰刀,俨然是在放号。
中年男子也在其中,他看见祁亚和黎的一瞬间别过了脸。
楼梯上躺了两具尸体,而娜娜即将被杀。
她脖子边抵了一把镰刀,老头砍人的动作一愣,所有人转头齐刷刷地看向祁亚和黎,震惊后变为阴狠。
“有话好说别杀人!”祁亚大声叫道:“把我们杀了公司也不会给你们钱,你们把她放了,什么诉求我向公司提!”
老头迟疑片刻:“你能让公司接我们去城市,一人一幢房,再管我们养老钱?”
“可以!”祁亚立刻答应,总之先救人。
“你放屁!你们就是个穷打工的,哪来的权利答应?我要让你们走了还会再回来?我们这群人全饿死在这!”老头***割娜娜的脖子:“反正人都杀了,你们全都死!”
“不要不要不要!我有钱!我有好多钱!”娜娜痛得神志不清:“我是大明星,我马上就要见到宁央了!我不想死呜呜呜,我把钱都给你们,你们放过我!”
“那谁救救我儿子?我儿子死在矿坑里,你们公司就赔了三千块!”
又有人站出来指责:“我家地没得种,儿子出门打工没音讯,儿媳妇生娃没人照看死了,都是公司害死的!”
“你们挖完矿说走就走,不行,除非把我们全接走!否则一起死这里!”
“本来还想等雨停再找你们,哪晓得这雨咋停了,正好省得我们找。”老头一镰刀砍下面前吱哇乱叫的娜娜,周围人还在狂热的叫好,“你俩也别想活着走!”
祁亚发现黎在抖。
下一秒,系统发出冰冷的提示音:解谜提前结束。请玩家逃离村庄。
“走了。”
黎面色一白,丢下手里的长伞抱起祁亚就逃。
“等等!”祁亚试图挣扎:“指不定他们还能再抢救一下!”
“我们提前结束解谜,这些村民被我们撞破已经疯了,他们只想杀人。”黎的速度惊人,祁亚又听见一声咔擦声,他竟然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枚冰蓝色小石子放在齿间咬碎。
一瞬间疾风狂劲,犹如御风般狂驰飞奔。
“鬼在断桥那?”黎吐掉嘴里的碎沫渣子问:“待会我放你下来,我杀鬼的时候你就往出口跑。”
“我都说了不用杀鬼!”
祁亚简直无语,但黎的怀抱实在太稳太坚实,她根本挣脱不出来。
断桥转眼就在眼前,那只鬼仍念着逃逃逃,站在断桥上冲他们嘶吼。
江边,黎忽然停步放下祁亚,他转了身,丢给祁亚一块火红色的小石头:“这个能杀鬼。”
“你呢?”祁亚惊讶他身上道具怎么那么多。
下一秒,村民齐刷刷地从山上冲下来,根本不合常理。
“我有的是办法。”黎将纸扇打开又合拢,在指间翻飞旋舞,花样奇妙。
趁祁亚看他舞扇的一瞬间,他***把祁亚往鬼那一推:“你一定要活下去。”
祁亚的反应也极快,她反身一躲,松垮的泥地让她脚底打滑,险些直接掉进江里。
那只鬼趁机扑向祁亚,抓住她往出口拉。
“我说我是休闲玩家,你是听不懂吗,秃头的那个修仙啊!”祁亚猛然扯下耳坠,炽白剑光足以破天,那只可怜的鬼当场烟消云散。
她的声音被淹没在滔滔江水之中,出口的光芒与她的剑光浑融在一起,只印出黎坦然迎上那堆发疯村民的背影。
祁亚听见两个声音。
她的剑灵兴奋地说:终于遇到能吃的了。
系统杂乱无序的冰冷声:玩家水平不符合预期,判定为作弊玩家,予以抹杀。
再睁眼,祁亚又回到那个不会到站的公交车。
现在,公交车赫然冲着站牌撞了过去!

本站推荐理由

休闲玩家在逃生游戏最新资源在线全文阅读小说资源故事情节紧凑,人物性格饱满,文笔清新,值得收藏拜读!

点击免费阅读休闲玩家在逃生游戏全部章节!

祁亚宁央小说仅代表休闲玩家在逃生游戏作者观点,不代表十弦导读网立场。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