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余星弥小说自从我承包了大黑猫这财迷小说免费全集完本

余星弥 十弦文学 2020-03-26 19:33:18
  • 自从我承包了大黑猫这财迷合集版免费阅-自从我承包了大黑猫这财迷(余星弥)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自从我承包了大黑猫这财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故事主角是余星弥的精彩小说完本下载txt全章节资源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自从我承包了大黑猫这财迷全文阅读,主角是余星弥小说,题材新颖,《自从我承包了大黑猫这财迷》主要讲述了余星弥之间的故事:余星弥空降新手村,以为外面的世界是这样的:50%强者+50%猛兽=100%惊悚于是,她拼命练级!提升自己!稳住!我能行!结果出了l...

余星弥小说自从我承包了大黑猫这财迷全文免费阅读:

入学第一天,气氛压抑、室友撕逼。
换寝不可能,抱团是煞笔,只好提溜行李,微笑应对危机。
一个渣男而已,哭成泪人何必。恨极剁他几刀,切下孽根小弟,乐得太监笑嘻嘻,齐唱“东厂欢迎你”!
余星弥整理好床铺,拾掇完垃圾,却见妹子嘤嘤啜泣,眼泪都汇成了小溪。
露米靠墙抱臂,压根不想搭理。反倒颇为好奇,紧盯着妹子的眼皮,似乎想看看她能否解决沙漠的水源危机……
无法,余星弥长叹一声,递上纸巾若干,蹲下来安慰道:“别哭了。”
奎莉娅呜咽着,哭花了妆,红肿了眼,难受得想跳楼。她的好友跟着一起哭,像俩株地里黄的小白菜,特别可怜。
余星弥拖过垃圾桶,劝道:“看见里面的餐巾纸了吗?”
“这都是你脑子里进的水。”
俩白菜哭声顿止,似有些懵逼。
“两条腿的男人那么多,你干嘛非要找个瘸的。”余星弥继续道,“你把爱情当饭吃,迟早会饿死。”
“还不如要了那笔分手费……”
奎莉娅带着浓重的鼻音,再次强调:“我不是为了他的钱!”
余星弥纹丝不动地补充道:“然后花着他的钱,包养别的小白脸,岂不美哉。”
全寝室:……
刹那鸦雀无声,只剩时钟轻响。
“渣男不值得,爱情不值得,挽回不值得,但是戒尼值得。”
“而且……”余星弥眉头一蹙,一字一顿道,“女伴不断的渣男,你确定他‘干净’吗?”
反正是一寝室女孩,活得很糙的余星弥半点不避讳:“你们开房他戴套吗?如果不戴,他定期体检吗?”
“如果不体检,你……有时间在这里哭,真不如去医院验个血。”
“万一他有病呢?”
瞬间,奎莉娅脸色大变,她情不自禁地抬头看向露米,眼底的意思有些骇然,有些露骨,还有些犹豫。
露米看向她:“该检查的是你。”
“我跟西索是交易关系,并非床伴关系。不过……”露米唇角勾起,精致的五官像是溢出了黑泥,恶劣又魔魅,“西索的床伴,男女都有。”
子曰:惊吓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露米的话虽短,可爆出的信息量大到吓死人。
奎莉娅傻了三秒钟,尖叫无数重。几乎是火烧***地窜起,抓过钱包和外衣,撒腿狂奔冲向医院,迅疾如“疯”。
在“渣男有隐疾”的大前提下,再多的爱也抵不上惊吓和恨意。
最重要的是,女人与女人之间最惨烈的“共用一根黄瓜”的矛盾得到了解决。露米的从容和自信,侧面验证了“只是交易关系”的真实性。
有了真实性打底,也没有共用过床伴的尴尬,不存在“他更喜欢她”的暗中比较性,女人一般不会死揪着不放。
于是,宿舍清净,危机转嫁,矛盾解决。
哪怕不能和平共处,以后多少也能消停点吧……
余星弥KO掉隐患问题,正打算出门找兼职,却看见露米幽幽地注视着她,在手机上摁下了一串号码。
没多久,电话接通。
露米开门见山:“西索,你有隐疾吗?”
几秒后,露米淡淡道:“哦,你没有。”
“那告诉你一个消息吧。”
“我看见你的前床伴去医院体检了呢。”
“万一她有病呢?”
电话那头死一般的寂静,很快传来一片忙音。
露米开了留言转邮箱,说道:“无论你有没有病,都给我的健康带来了威胁。”
“我要求你赔偿精神损失费1000万戒尼。”
“老规矩,打卡里。”
说罢,她关掉手机,歪头看向不远处满脸震惊的少女。
只见她脸色几经变幻,像是打定了什么主意,最终定格为一片坚毅。
余星弥小心凑到露米跟前,微咬下唇,忐忑道:“那个,露米……你能把渣男西索介绍给我吗?就问他缺不缺……”
露米了然道:“床伴。”
余星弥冷静沉着地补充道:“扫地工。”
同一时间,友克鑫市。
猎人协会专属的念能力者医疗机构,迎来了一位不在编制内的扑克牌小丑。
他顶着一头冲天红发,眯着金色眼瞳,踩着八公分高跟。单手叉腰,颇为“婀娜”地扭了进来。
然后……普普通通地挂号、就诊、验血、体检==
西索捻着一张红桃A,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把一叠厚厚的体检报告放在老医生面前。
他用销魂又喑哑的声线,笑道:“嗯~~医生,请问我有病吗?”
八十岁老医生推了推老花眼镜,看着一堆各项数值正常的报告,再反复对比着花里胡哨的疯癫西索。
红毛鸡头、辣眼妆容、尖锐指甲、奇装异服……还玩牌?!
老医生凝视西索圆滚滚的脑壳,意味深长地说道:“有。”
西索:……
握着扑克牌的手,微微颤抖。
他·有·病!
……
土豪不缺扫地工,不缺洒水工,更不缺园艺修剪工。
应聘无果,余星弥也没在意,递给露米一个苹果酬谢,并外出寻找兼职。
幸运的是,大学附近的商业街人手紧缺,她成功地找到了一份轻松又高薪的闲职——美妆师。
工作时间为周六日,新手时薪一千戒尼,小费自留。
还当了餐馆的服务生,周一至周五,傍晚六点到晚上十点,都是勤工俭学的自力时间。
余星弥生活忙碌,稳妥平静。
现充一周后,她发现宿舍归于和平。
奎莉娅总算把脑子里进的水倒干净了,恢复了一贯落落大方的模样。虽不至于对露米友好,但也不至于排斥和找茬。
经历过“万一他有病”的大起大落后,奎莉娅算是看透了。
简而言之一句话,先谢渣男不娶之恩,再祝他早日死翘翘。
心态调整了,她们渐渐地说上了话。
在为数不多的几次交流中,余星弥得知了以下信息。
友克鑫市的大学,上半学期的开学时间统一在3月1日,结束在7月1日;下半学期的开学时间统一在8月1日,结束于12月1日。
学习环境很宽松,请假制度也自由,称得上是“天堂”。
奎莉娅还告诉她:“宿舍一年四季开放,只要你是雅伯尔的学生,还缴纳了费用,你就能长期住在宿舍,这是你的权力。”
“我和卡蜜拉——”奎莉娅努嘴指向宿舍的另一个妹子,道,“来自‘埃珍大陆’的卡丁国。”
“因为一些原因,并不打算回去。”
“两个月前,我和卡蜜拉入住宿舍,还参加了雅伯尔大学和友克鑫大学的开学季联谊舞会。”
“舞会上,我邂逅了西索。”
奎莉娅叹道:“那个男人,是我的劫难吧……”
“半个月前,露米·伊入住,啧。”奎莉娅嫌弃地翻了个白眼,小声道,“她是个怪女人。”
“没有交际圈,总是不见人影。整晚不在宿舍,我从未见她跟人一起用餐。”
“直到我去找西索时看见了她……”
说出来都是泪,奎莉娅三言两语带过,明显不想细谈。
“星弥,你是个好女孩。”
“别跟露米走得太近,她会把你带坏的。”
余星弥权衡着点头,她一个普通人,不能跟“麻烦”扯上关系。
奎莉娅松了一口气。
但她们万万没想到,世界上有一种定律,叫作“王境泽の真香”==
……
起因是宿舍四个人,没一个出门带钥匙。结果傍晚时分,一窝四个伫立在门前,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奎莉娅和卡蜜拉的思维是:六楼的高度,爬窗就是找死。学校没有储备钥匙,要么卸锁,要么报警。
余星弥和露米的思维是:从一楼跳上来?不行,我是个普通人;把门卸掉吧?不行,我是个普通人;穿墙……不……我是普通人。
奎莉娅准备报警求助,卡蜜拉握住门把,几乎把整个人的重量放了上去,左右使劲儿晃动。
防盗门八风不动。
奎莉娅握着手机,气得挠头:“占线!占线!占线!友克鑫发生了什么大案啊,警察这么忙吗?”
露米眼皮子微抬,不作声。
卡蜜拉死命扯门把,陷入绝望:“星弥,星弥,你也来!快帮帮我!”
余星弥本不想上前,她怕自己一个控不住就……不对,普通人被关在门外,不就会本能地试着推推门吗?
那才是正常的反应吧……
只要小心一些,不会有问题。
余星弥点点头,抓住了门把,象征性地晃了晃——
下一秒,只听得“咯嘣”一声脆响,金属制成的门把竟被整个儿拔了下来,像是纸糊的老虎,可怜弱小又无助地躺在她手心里嗝屁了!
傻掉的余星弥:……
看呆的卡蜜拉:……
懵逼的奎莉娅:……
“我、我不是!我没有!听我解释!”余星弥捧着门把,压根不敢握紧,“防盗门供应商做的黑心生意,跟我一个普通人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我真的不知道,它就这么掉下来了!”
不知是她的表情太诚恳,还是语气太真挚,还是颜值太好看造成了错觉。
卡蜜拉将信将疑地接过门把,***掰了起来:“星弥,你怎么能掰下来?这根本……嗯!根本拧不断!”
“我试试。”静默许久的露米忽然出声。
她上前接过门把,面无表情地一掰。
又听得“咯嘣”脆响,门把二次重创,断成两截,连个全尸也莫得。
露米将手中的垃圾丢到卡蜜拉怀里,淡定道:“不是她的问题。”
只一句,余星弥对露米的好感倍增!
“是黑心商人的问题。”露米对奎莉娅说道,“继续报警,我要索赔。”

自从我承包了大黑猫这财迷免费阅读

如果一扇防盗门的阵亡,意味着一笔收益的进账。
余星弥表示,她的良心虽然很痛,但是戒尼的手感真心很棒==
全场最佳MVP露米,面对警察、商人及导师的嘴炮轰炸,不仅毫无惧色,还姿态随意。
她瘫着脸,逻辑清晰、条理分明地阐述了“防盗门的材料构成”、“黑心商的以次充好”、“宿舍楼的安全隐患”,以及“学校要负的连带责任”。
最末,一句“奎莉娅,打电话叫记者”造成300%暴击伤害,成功KO掉敌手,获得赔偿金50万戒尼和高档防盗门在线装的服务一次,可谓立地封神!
就连瓜分赃款……哦不,分配赔偿金的时候,露米也展现了所向披靡的手腕。
她一针见血地指出三名“室友”的傻缺,并按出力分配比来计算个人所得金额,以示公平公正。
露米直言:“没有我,你就得全款赔偿防盗门,还想拿钱?”
余星弥顿感理亏。
但善良的露米还是拿出了500戒尼,递给她:“能看穿这是‘黑心商人’的阴谋,值得奖励。”
余星弥不禁为背锅商人流下了鳄鱼的眼泪。
露米继续道:“你总是针对我,也想拿赔偿金吗?”
奎莉娅无***说。
但善良的露米还是拿出了300戒尼,递给她:“能按照我的吩咐打电话,值得表扬,这是你应得的话费。”
奎莉娅表示,她帮忙打电话,不是为了钱!
露米扭头道:“你什么也没做,我怎么放心把戒尼交给你?”
卡蜜拉嘴角抽搐。
但善良的露米还是拿出了100戒尼,递给她:“能从头到尾当一块安静的背景板,值得赞许,这是你应得的尸体出演费。”
卡蜜拉表示,你不会说人话还是少说两句吧==
分配完毕后,露米等了片刻,微微歪头,用全无波动的语气说出疑惑的话语:“为什么你们收了钱,却不对我说谢谢?”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余星弥表示,你还挺能作的啊姐妹!
这一天之后,防盗门事件,让616室出了好一阵子名。
出于恶搞心理,不少铁憨憨流行起了“掰门把”的日常运动。早起夜归各掰三下,七天之后,损坏门把若干。
可残酷的现实告诉她们,赔偿金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轮到自己头上,就成了“损坏校园公物,一律照价赔偿,还得记个处分”,so sad。
惩罚措施一出,安静如鸡一片。
只剩616室,依旧有着不低的话题度。
不过,本次的话题不是掰门把,也并非赔偿金,而是一个历久弥新、令男女都在意的热点——颜值!
重点标粗“616室的平均颜值之高,足以吊打全大陆99%的人类”!
热议描红“万年一见美少女天降616,千载难逢冷御姐头条818”!
刨除所有客观因素,仅是看脸和身材,616室可谓群美荟萃、各有千秋。
冷若冰霜露米·伊,***迷人奎莉娅,娇俏可爱卡蜜拉,再来个国色天香余星弥……简直是风靡全球的女团标配,一旦学会唱跳rap,必然成为姬你太美!
可惜的是——
黑长直冷御姐,穿着一袭绿色旗袍,踩着高傲的猫步,施施然地坐上了一位神秘人士的豪车。
不知所踪。
据目击者报道,冷御姐次日返校,已换了一身昂贵的黑色长裙,脖颈挂满了价值不菲的珠宝。
疑似被包养。
而顶呆毛美少女,穿着劣质服务装,一手臂一排碗,排山倒海而来、穿梭如风而走,还大声怒骂道:“呔!你个死瘪三,敢吃霸王餐!”
据目击者报道,死瘪三偷吃霸王餐,拒不付账还动手;惹美少女倒拔垂杨柳,横扫八方战群雄。
太凶残了!
一个作风不怎么正派,一个画风不那么正常。
哪怕前者的私生活雨女无瓜,哪怕后者一再强调“水土流失所造成的根系不坚问题,跟我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关系”……
虽颜值极高是真事,但令人心悸亦不假。
于是,播音主持系系花的头衔,最后落在了***迷人的奎莉娅头上。
奎莉娅:???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一辆加长版豪车在公路上飞驰,略过窗外风景如画,连绵成模糊的光影幢幢。
沉默寡言的执事开着车,气氛诡异的后座对峙无声。左侧靠窗坐着一名贵妇,右侧靠窗坐着一位美人。
贵妇戴着奢华的遮阳帽,罩着泛红的电子眼,白色绷带覆盖皮肤,露出的红唇如血刺目。
她雍容华贵地坐着,抬起折扇提醒道:“你还要伪装多久,伊路米。”
“露米”回过神,抬手往面上***一番,挤出了八根细长的针。
“她”好似察觉不到疼痛,将它们一一拔出。紧接着,“她”周身的骨骼噼里啪啦一阵脆响,崩出钉子无数……
漆黑无光的猫眼,精致立体的五官,逐渐拉长的形体,缓慢鼓涨的肌理。
“露米”褪去伪饰,一点点还原本来的面貌。像是剥掉画皮的妖孽,从气质极佳的御姐化作了存在感极低的男人。
他名为“伊路米·揍敌客”,来自巴托奇亚共和国的枯枯戮山,是杀手世家揍敌客的长子,是最优质的杀戮机器,也是——
莫得感情的母胎solo单身狗==
年仅23岁的伊路米,勤恳工作,月入过亿,按时纳税,晚睡早起。
有着稳定的工作(当个杀手),有着高薪的收入(发死人财),有着优秀的业务能力(赚钱讹钱),有着同为社会精英人士的亲人朋友(全家杀手和渣男西索)。
财貌双全伊路米,生平最爱赚戒尼。
不嫖不赌也不皮,就是爹妈挺着急。
“伊路米!”贵妇的声线颤抖了起来,电子眼激动得发抖,“你居然走神了!快告诉妈妈,你是不是在想女人?”
伊路米真诚回复:“没有,妈妈。”
“我接了17份生意。”他说道,“还有十份没有完成,再加上新任务的派发,我暂时会在友克鑫久住。”
又是生意,跟女人毫无关系……
贵妇激动的情绪归于平静,淡淡问道:“做任务而已,怎么突然扮成了女人?”
“因为方便。”伊路米回道,“雅伯尔大学的宿舍,只需缴八万戒尼就能住一年。有水有电,食物不贵,是最省钱的地方。”
“室友没有威胁力,还是你最偏爱的女孩子。”
贵妇又开始激动了:“不愧是妈妈的伊路米!你终于……”开窍了吗?到了找配偶生孩子的年纪了吗?
伊路米补充道:“不过西索近期在友克鑫,比起和女孩子呆在一起,还是西索提供的吃住环境更好。”
“所以,我很少回宿舍。”
贵妇:……
她还能说什么呢,还有什么可说呢?
只能干巴巴地送上一句:“不愧是妈妈的伊路米……”
随后,***了自闭的贤者时间。
车内静默许久,伊路米忽然想到:“妈妈是在出什么棘手的任务吗?”
不是重要的工作,不会千里迢迢跑来把他接走。
而能同时让揍敌客母子出动的任务,莫非目标是个念能力高手?
贵妇捧着脸,情绪渐渐高亢:“这个任务,我18岁就完成了,你父亲22岁就完成了!而你,直到23岁还没完成,甚至都没经历过!”
“既然你没女朋友,那么……”
“去相亲吧,伊路米!”
“这次的女孩是流星街出身,念能力非常漂亮。妈妈承诺她了,只要打赢你,想把你怎么样都可以!”
“啊——”贵妇突兀地尖叫起来,“我忘记准备床了!”
伊路米:……
不禁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
凌晨一点左右,夜深人静。
奎莉娅翻了个身,踢开被子;卡蜜拉蜷缩成团,窝进中心。
床铺靠窗的余星弥睁开了双眼,沐浴着月光坐起,只觉得身上热得发慌。她从上铺爬下来,轻手轻脚地喝完了一壶水。
燥意稍稍按捺,身体的力量却在沸腾……
什么鬼?
余星弥琢磨了一会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然回神。她平心静气,伸出手在乌漆墨黑的半空中轻轻一划拉——
只见一块十六寸面板跃然眼前,晋江头条系统6.16版闪烁着萤火般的光芒,从“崩溃维护中”的字眼,赫然转成了“更新启动中”。
余星弥愣在当场,亲眼看着数值从3%攀升到97%、98%、99%……
她屏住了呼吸!
待数值奔向100%,十六寸面板好似落入石子的湖面,泛开了一圈圈青葱色的涟漪。
波纹荡漾,鱼跃于水。柔风穿行,绿叶飘落。
她听见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尊敬的余星弥女士,你好!十年不见,甚为想念。据粗略统计,你的十年异世生活已收获以下头条。”
“震惊!黑暗大陆最凶残怪物选集,第一名竟然是……”
“东部嵌合蚁一夜之间惨遭灭族,究竟是实力的沦丧还是兽性的丧失?”
“惊悚!边野小镇居然隐藏着这等高手!”
“列车灵异事件的背后,隐藏着什么不可说的秘密?”
“猎人协会S级机密档案——灭蛛兽!”
“美少女空降616……冷御姐直上818……”
“夜宵店倒拔垂杨柳,实拍功夫高手重现江湖!”
“共计三百六十五条,满足系统重启的能量所需。目前已为阁下解锁新角色体验——绿巨人。”
余星弥表示,道理她都懂,绿巨人……也算了,不槽。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就是……
就是那个什么“灭蛛兽”,跟她一个普通人有什么关系吗?

小说资源推荐

不知不觉今日美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感谢每位可爱的小伙伴。喜欢的书友赶紧收藏哦!

点击免费阅读自从我承包了大黑猫这财迷全部章节!

余星弥小说仅代表自从我承包了大黑猫这财迷作者观点,不代表十弦导读网立场。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