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戚白映祁宴礼小说我以温柔待你在线资源全集txt

戚白映祁宴礼 十弦文学 2020-03-26 19:16:50
  • 我以温柔待你合集版免费阅读-我以温柔待你(戚白映祁宴礼)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我以温柔待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故事主角是戚白映祁宴礼的精彩小说完本大结局txt在线全文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我以温柔待你全文阅读,主角是戚白映祁宴礼小说,题材新颖,《我以温柔待你》主要讲述了戚白映祁宴礼之间的故事:十八岁以前,戚白映是宁城上流圈子无人不知的娇小姐,豪门戚家最得宠的小女儿。她嚣张跋扈,明艳娇纵,是个不折不扣的祸害,却是无人敢来招惹。没有人知道,戚白映心中也有...

戚白映祁宴礼小说我以温柔待你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天早晨六点,戚白映睡醒了。
她这一觉睡得极其安稳,醒时也心情还不错,洗漱后下了楼,***周姨招呼她用早餐。
“祁宴礼了?”环视整个餐厅,并没有见到人,这个时间点,离他上班还早着。
“夫人醒了?先生一大早就出去了。”周姨笑着说。
戚白映挑了挑眉头,对周姨这两称呼,有些略微的不适应。
“以后别叫夫人了,叫我白映就行。”
周姨面上有些为难,“是先生让我这么叫的。”
戚白映怔愣片刻,“叫夫人太客套了,这事我会跟他说的。”
她穿着丝绒睡衣,丝薄的布料包裹着清瘦的身材,整个人看上去高挑又瘦弱。
轻飘飘地走到餐桌前坐下,戚白映开始***喝着粥,味道还不错,只是有些甜。
看着戚白映逐渐舒展的秀眉,周姨嘴角噙着笑,“先生知道您喜欢喝甜粥,今天临走的时候特地让我煮的,您看味道怎么样?”
戚白映垂眸,半响没有开口说话,就在这时,桌面的手机屏幕跳动了起来。
“挺好的。”
她淡声道,这才拿起手机,纤细的指尖点开屏幕,是沈逸推来一个微信号。
“这是我叔叔公司的招聘人事,你联系她。”
“好,谢谢了。”
“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沈逸不太放心。
好歹她也是个成年人,怎么可能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戚白映没做多想,加了微信。
她现在无所事事也不是什么办法,虽然上班的工资在巨额债务面前,根本不足一提,好歹也能暂时为持生计。
毕竟她和祁宴礼的合约是有时间期限的,双方随时可以取消合作。
微信好友没一会儿就通过了,和人事聊了一阵,对方让她带上自己的作品,今天过去面试,戚白映同意了。
约好了时间,她放下手机,想起了什么,回头问周姨,“我奶奶了?”
“老夫人还睡着。”周姨如实答道。
“老年人早上不能饿着,等会麻烦你去叫老夫人起床吃早饭,我待会出去一趟。”
周姨应了下来,戚白映吃完早餐,回了房间。
换了身还算正式的衣服,她走下了楼,正打算出门。戚老夫人正在用餐,看到了她,喊了声,“这又是要去哪?”
“去面试。”戚白映如实答道,“托人找了份工作。”
戚老夫人向来疼爱她这孙女,舍不得她在外边受苦,皱着眉头,“是沈逸给你推的?那孩子办事我放心,只是工作还是得靠你自己,小心在外边受了委屈。”
戚白映也难得乖巧,“我懂的,奶奶。”
老夫人叹了口气,“没事多去看看你父亲。”
想到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可能永远也醒不来的戚痕,戚白映蹙了眉,“您放心。”
老夫人又嘱托了几句,这才放她出了门。
好在奶奶没有问起她和祁宴礼之间的事,对于这样的问题,她恐怕有再伶俐的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祁宴礼是戚老夫人招上门的管家,而她当年迷念祁宴礼的事,自然也没有瞒过家里面的这几个长辈。
他们对祁宴礼这个人褒贬不一。
有人说他是为了钱为了权,所以哄着她,等到真相告白的那天,戚白映才知道,在祁宴礼眼中,她只是一枚助他回到祁家的棋子。
到现在,他们也还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半点沾不上感情。
祁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游意拿着汇报资料进来的时候,祁宴礼正坐在办公桌前,蹙着眉开着眼前的文件夹。
文件夹上是城东那块地的相关资料。
“祁总,我刚才收到了一份资料。”游意走上前,将手中的档案袋放在桌面上。
祁宴礼抬起眼皮,看了眼没有任何标志的档案袋,“是什么?”
“明澄集团所有高层的资料和他们的人脉网。”游意如实说道。
闻言,祁宴礼微微拧起的眉头并未舒展,“谁寄的?”
游意答:“看地址,应该是戚小姐。”
将手中的文件夹搁在桌面,祁宴礼拿起那个档案袋,捏紧在手中,眸光意味深长,“果然还是以前的性子。”
游意疑惑道:“祁总戚小姐为什么不直接给您,反而还告诉你一些没用的资料?”
“她只是不想太如我的意。”
十分熟稔的口吻,祁宴礼这话说得,好像两人已经认识多久,并且纠葛不浅,游意更加疑惑了。
刚刚回国的老板,和一个破产千金,能有什么关系?
资料已经送到,游意却并不急着离开。
祁宴礼不着情绪的目光扫了他一眼,“还有事?”
游意神情些许凝滞,这回要汇报的事还挺严重,他有些犹豫道:“祁总,祁家那边已经知道您和戚小姐的关系了。”
祁宴礼没说话,周围的气压像是受到冷空气袭击,变得越来越低。
游意偷瞄了眼办公桌旁的老板,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下说。
“然后呢?他们说了什么?”过了十几秒,房间里才重新荡起男人低磁醇厚的声音。
“老先生还没表态,估计已经在捉摸了,只是……”游意停顿了一瞬。
祁宴礼挑了挑眉,“只是什么?”
“戚小姐以后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游意说完这些话,卸掉沉重般松了口气。
祁宴礼放下手中的资料,目光从戚白映三个字上滑过,最后落到游意身上,语气沉沉,“我知道了,下去工作吧。”
游意退到门口,忽的想起来一件事,“老先生让我交代您,今天晚上千禧阁安排了饭局。”
“嗯。”从祁宴礼回国到现在,也参加了大大小小好几个饭局,都是他父亲给安排的,用意也简单,让祁宴礼多和他事业上的伙伴接触。
其实没有什么必要,只是安排好了,他也不好推拒。
戚白映的面试很顺利,面试的人事无论从哪方面都挑不到她的毛病,对于她以前的作品表示十分喜欢。
公司业务主要负责产品包装logo这一类,戚白映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有意识得学习过相关知识,没想到在必要的时候起到了关键作用。
人事要她明天开始上班,戚白映答应了。
走出公司后,已经是中午用餐时间,戚白映想了想,打电话让周姨留了饭,然后坐公交原路回住所。
刚回道家,戚老夫人刚巧吃完中饭,周姨正打算带她去看音乐剧,票是祁宴礼买的,不能耽误时间。
走的时候周姨有些为难,毕竟戚白映还没用饭,不过还是被她给打发走了。
搬到城东的居民楼那段时间,戚白映已经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不再是之前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
戚白映用过餐,正打算午休一些,以后开始工作,这样的清闲日子可就没有了。
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她走过去开门,就看到了游意。
“戚小姐,你在啊!”游意笑着,将手中的宠物外出包送到了她眼前,“这是我刚买回来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里面是只猫咪,第一次碰见陌生都环境,有些紧张的叫唤起来。
戚白映却觉得有点儿眼熟,“岁月间对面的宠物店买的?”
“祁总知道你喜欢猫,特地让我买回来的。”游意继续道:“你提着,我去车里拿猫猫剩下的用品。”
戚白映看着眼前的外出包,蹙了蹙眉,“从哪买的,就送回到哪里去吧,我不想养。”
游意开口道:“不用你养,家里不是有周姨吗?再说了,你不是喜欢猫咪?”
“谁说了喜欢就得养?”她微微牵起唇,声音清冽,目光冷淡,“我好像也没说我喜欢,你们祁总难不成还能读懂人心思?”
游意面色有些尴尬,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横看竖看,戚白映这话说的都十分有理。
只是他们祁总这样的男人,费尽心思讨好人,反倒没讨到一点好,游意很是不解。
“我……这……”游意哑然。
戚白映声音极淡,“去告诉你们祁总,不用费尽心思做这些,我不要也不会感动。”
“他要是还想利用我,大大方方谈条件就行,那个时候,我保准不会客气。”
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游意莫名其妙碰了一鼻子灰,越想越无解。
他们祁总到底是哪惹这戚小姐不高兴了?

我以温柔待你全文阅读

第一天上班还算顺利,设计部主管带着戚白映认识了下部门的同事,简单的交接了些工作,让她先适应。
一切都在顺利的进行着。
快下班的时候,戚白映接到了一个电话。
“白映,最近在干什么呢?挺久没见着你了。”
听到林嘉律调笑的声音,戚白映忍不得蹙了眉头。
“林总怎么现在才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是钱存够了?”戚白映不甘示弱的回了句。
林嘉律笑得愈发肆意起来,“钱是存够了,就怕你没本事拿回去。”
戚白映勾唇,哼出一声嘲意的笑,“要不然你试试?”
“今天晚上七点千禧阁。”林嘉律继续道:“还敢不敢来啊?戚小姐。”
“备好钱给我等着。”
下班后,刚好过五点,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戚白映没急着去,反而先回了趟家。
先陪奶奶吃完晚饭,她捉摸着换了身衣服,总不能穿职业装去赴约。
换了身清艳的衣服,刚走到玄关处换鞋,周姨走上前问道:“白映,你这是要去哪?”
戚白映想起她回来的目的,“和人有约出去一趟,如果祁宴礼晚上回来没见着我,就跟他说,我去千禧阁赴约去了。”
林嘉律这种人,卑劣手段层出不穷,她可不能毫无准备就前去赴约,要不然不仅拿不回那三千万,还得吃亏。
既然现在的她拿林嘉律没有办法,总有人能治的了他。
戚白映换好鞋就出了门,这时候天空已经飘起了小雨,她忘了拿伞,也不打算再回家,就这样顶着雨去马路边拦了计程车。
到达千禧阁,刚好七点,这回倒是没有侍者拦路,反而恭敬的将她迎入了一个顶级包间。
林嘉律这日子过得倒是奢靡。
这种包间一晚上都是十几万块。
一进门,戚白映就被包间里烟酒味熏的蹙了眉。
“戚白映,我以为你不会来,没想到还挺准时。”林嘉律左拥右抱,翘着二郎腿坐在皮沙发上,一派的纸醉金迷。
戚白映拢起的眉头更深了,睇了个眼神过去。一双丹凤眼稍稍上挑,却不是潋滟的意味,反倒尽显冷意。
“都说讨债的辛苦,今天我才发现这话原来没说错。”
果然是商业场上混惯了的,哪怕指着林嘉律头顶骂,也不见他脸上会有什么不适的神情。
林嘉律兀自低笑了声,推开左右的辣妹,“先出去,我要和戚小姐好好聊聊。”
最后几个字他刻意停顿,明显加重,看来别有深意。
戚白映倒是无所谓地挑了挑眉头,看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神情不善的从她身边走过,出了包间。
她随便挑了个干净点的位置坐下,拿起玻璃茶几上的酒瓶,给自己倒了杯喝。
“林公子打算怎么跟我谈?”
林嘉律轻笑了声,视线牢牢锁在戚白映身上,穿着精致,妆容得体,一双媚眼如春水般,淌过人心头。
无意间扫过一眼都让人欲罢不能。
林嘉律像是在自言自语,“要是戚家没倒,我还挺乐意娶你的。”
宁城不可多得的美人,谁人能不觊觎?
戚白映一愣,眯着眼看他,“真可惜你没这福分。”
林嘉律燃起一根烟,抽了起来,狭长的双眼微眯,危险的眸光掩饰在金丝眼镜下,“毕竟美人带刺,采摘不当容易丢了命。”
花言巧语的男人,戚白映见得多了,而林嘉律的功力属实是最高的,字字暧昧却不显得油嘴滑舌,只可惜她根本不吃这一套。
戚白映低垂眉眼,昏暗的包间掩去了她眸底的厌恶。
“我今天可不是来找你聊天的,林嘉律,林家家大业大的,连三千万都还不起了?”戚白映优雅的撩起耳前一缕发丝,声音里逐渐浮现冷意。
林嘉律爽朗得笑了起来,端起一杯酒,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白映,怎么聊着聊着又说到这了?”
戚白映斜睨了他一眼,“我们没那么熟,当然也没什么好聊的。”
好像习惯了她这脾气,林嘉律无所谓地笑了笑,清着嗓子道:“戚白映,就算你从我这拿走这三千万又能怎么样?戚家的债跟座山似的压过来,三千万不过冰山一角。”
“林公子不好好操心你们林家,倒挺喜欢管闲事?”戚白映红唇轻扬,“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还钱得好。”
林嘉律现在的处境并不好,手中实权太少,就连经济权也全握在他父亲手中,还清三千万属实有点难。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林嘉律也不可能难过她,更何况她也只是想拿回原本属于戚家的东西。
哪怕只是冰山一角。
“我要不还了?”林嘉律摇晃酒杯的动作一顿,抬眸,“你能拿我怎么办?”
戚白映的面色倏然冷了几分,“林家破产的热度还没过,我想很多媒体会对林戚两家的纠葛感兴趣?”
林嘉律轻笑了声,“鱼死网破?白映你倒是狠的下心。”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慈善机构。”戚白映冷声回道。
“我要是买通记者了,这些新闻播不出去,你又能拿我怎么办?”林嘉律斜眼望了过来,满满的势在必得。
戚白映睇了他一眼,眉头稍挑,她早就知道林嘉律不会这么轻易偿还那三千万,但是她没想到,他根本连还都不想还。
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戚白映勾唇,潋滟的眼尾逐渐浮现危险之意,“我听说你要娶叶家的大小姐?大不了我去和她谈,也是一样的。”
林嘉律像是被抓住了把柄似的,脸色有些许变化,不过片刻,又成了之前懒散的模样。
他轻笑了声,“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怎么就当真了?三千万而已,来你将这酒喝了,我立刻让助理给你打钱如何?”
他将酒杯送到了戚白映眼前,嫣红的酒水如涟漪般荡漾开来,如同鲜活的血液。
戚白映的视线停顿了一瞬,后知后觉地接过那杯酒。
红唇勾起,她笑得媚眼如丝,“林公子这话可当真?”
林嘉律眯着眸,“当然。”
晃动着红酒杯,戚白映勾唇笑了起来,“那你可千万别后悔。”
“绝不后悔。”
就在林嘉律以为戚白映会喝下去的时候,女人却倏然间站了起来,将那杯红酒如数倒在了他的头顶。
“林嘉律,既然你父母没有好好教你做人,我今天就好好教教你!”眼底逐渐浮现凶意,戚白映居高临下地瞪着他,“这就是你得寸进尺的现世报!”
“操!”猝不及防被淋成落汤鸡的林嘉律,怒骂了声,“戚白映,你是不是有病?”
戚白映冷眼看着他,嘲讽道:“我这不是想让你清醒清醒?”
“你!”林嘉律猛地站起来,扬起手就要给她一巴掌。
戚白映往后退了一步,犀利的掌风从她脸边刮过。
看着眼前淡定自若的女人,林嘉律有点儿气急败坏,“以前看不上我,现在还敢来我这嚣张!我今天非办了你不可!”
他欺身压了过来,戚白映连连往后退了几步,直到退无可退的时候,被男人擒住了手腕。
就在这一刻,包厢门被人一脚踹开,林嘉律有些不悦的回头,还没看清人,就听到一声极其危险的声音。
“你敢动她?”
见林嘉律分神,戚白映连忙挣脱了他的束缚,连忙退到了沙发的另一侧。
她下意识看向包间门口,一身黑西装的男人,他逆光站着,一米九的身材氤氲在光晕里,显得颀长又高大。
林嘉律站稳身子,这才看清来人,“祁总?不好好在你祁家的办公室待着,来我这里是想做什么?”
祁宴礼走了进来,轻垂着眼睨了戚白映一眼,没什么情绪地笑了声,“来找人。”
“找人?”林嘉律不以为然地嗤笑了声,危险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这儿恐怕没有你要找的人。”
“过来。”
男人的嗓音低磁醇厚,回荡在包间里,带着几分诱导之意,戚白映下意识朝他走了过去。
直到祁宴礼扣住了她的手腕,戚白映才意识到,两人的距离已经近在咫尺。
“伤着了没有?”他问,声音极淡。
虽然不易察觉,但戚白映知道,祁宴礼生气了,这是她五年前培养出来的灵敏,轻易就能感觉出他的心情。
可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害怕他生气的小姑娘了。
戚白映极轻的摇了摇头,“我没事。”
“回家?”祁宴礼问道。
戚白映攥紧手指,拭去掌心的细汗,任由男人牵着她走出了包间。
“祁宴礼。”身后传来林嘉律愠怒的声音,“祁家已经答应了林家的联婚,你现在和个破产千金纠缠在一起,祁家知道吗?”
联婚?
似乎想到了什么,戚白映秀气的眉毛皱到了一起。
祁宴礼顿住脚步,带着疏离之意的目光睨向林嘉律,就如同看着一件死物。
嗓音薄凉如水,让人心口发颤,“我什么时候,答应了和林家联婚?”
林嘉律是表情明显僵了一瞬。
看来是确有其事了,戚白映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祁宴礼牵着她,穿过千禧阁的大厅,然后进了电梯。
抓着她手腕的手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戚白映想挣开他,却怎么也甩不开,“祁宴礼,你放开!”
听到她愠怒的声音,男人像是触碰到了某根神经,将她推到了电梯壁上,欺身压了过来。
两人呼吸尽在咫尺。
戚白映被推得头脑发晕,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对视上男人的双眸,不敢置信地睁大双眼,心底竟生起几分慌乱。
两人的目光在这一刻心照不宣的触碰到,半响过后,戚白映有点投降的移开视线,“你要干什么?”
见戚白映逃避,祁宴礼凝视她的目光又深了几度,伸手扣住她的腰身,两人的距离因此又近了几步。
耳边传来男人急促的呼吸声,戚白映的心跳有一瞬间凝滞。
随后,戚白映就听到,男人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清的音量,哑声说道:“以后,不许再背着我和他见面。”

本站点评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我以温柔待你完整资源全集免费阅读,记得收藏哦!

点击免费阅读我以温柔待你全部章节!

戚白映祁宴礼小说仅代表我以温柔待你作者观点,不代表十弦导读网立场。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