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顾时宴林篱小说深情演绎完本大结局完整版下载

顾时宴林篱 十弦文学 2020-03-26 19:19:52
  • 深情演绎合集版免费阅读-深情演绎(顾时宴林篱)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深情演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故事主角是顾时宴林篱的精彩小说分享txt免费资源在线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深情演绎全文阅读,主角是顾时宴林篱小说,题材新颖,《深情演绎》主要讲述了顾时宴林篱之间的故事:顾时宴第一次试戏,就看见坐在导演身旁的林篱。男人穿着白衬衫,搭着手臂靠在沙发上,朝她这方向微眯起眼。随手翻了页剧本,刚好撞上女二为盗取商业机密引诱男主的片段。...

顾时宴林篱小说深情演绎全文免费阅读:

顾时宴盯着放在桌子上的附加条例,觉得可真是撞了邪。
整个南都市这么大,在没遇见一个人之前,她遍地跑活动怎么也见不着他。自从上次试戏遇见之后,这么容易就碰了第二次面。
而且今天。
距离她上周做完那场梦,整整差了一个星期。
顾时宴再一次回想起男人略带凉意的指尖,和满是烟草的侵略气息,以及后来她在梦里,被他反手扣着手腕,按在墙壁上亲吻的最后场景……
耳垂又隐隐烫起来。
她一个没忍住,抬手捏了捏耳垂的下半部分,瞥见对面包厢门还开着,拿起桌子上的合同挡住自己的脸。
梁语看着合同快和顾时宴的脸贴在一起,略微担忧地开口:“时宴姐,你是近视看不见吗?这样可不行啊,和纸张距离太近,对眼睛也不好——度数会加更深的。”
“……”
顾时宴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为了避免眼神再次碰撞,对方看出什么异样。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拎着黑色小方包的链条,起身:“我去趟洗手间。”随后,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放快脚步,暂时逃离了现场。
站在洗手台前,顾时宴拿手背碰了碰自己的脸。
烫得跟什么一样。
她并拢手指,放在脸庞轻轻扇了几下,准备等脸上热度缓下来一些,再出去。
可没过几秒钟。
顾时宴转念一想,好像又不太对。
……不过就是合作过一面的关系,她甚至连林篱职业是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一个逼真的梦境,躲在这儿心虚不敢看那个方向,干嘛呢。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事嘛。
或许,不小心对视上根本就是她的臆想。
人家也许只是随便往包厢外面看看,压根没记得她这人呢。
当天试戏的女演员有那么多,在她出来之后,还见着又***几个。
哪能就只记得她这一张脸。
顾时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觉着有点想明白了。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补了下口红,抱着林篱一定不会记得她的侥幸心理,充满自信地提着包走出洗手间,连腰板都比鬼鬼祟祟进来时,挺直了不少。
李曼挑的地点,是位于市中心商业区域的餐厅。
来的客人基本上是情侣居多,不过像林篱和李曼这样来谈商业和合作,也有。
环境典雅,装修大气。
就是不知道食物的味道怎么样。
今天过来不能好好吃一顿,真的是太可惜了。
顾时宴计划照着原路返回。
在经过林篱包厢前面时,坚决不给里面的人任何眼神。
计划是美好的。
可现实永远出乎人预料。
顾时宴走出洗手间过道,眼睛余光瞥见旁边那拐角处站了个人——
男人脱了外套,衬衫袖口处卷起来了一道,领带明显也被他用手拽过了,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额前的碎发自然落着,侧边暖色的光将他的侧颜轮廓泛出一层金色。
比起刚刚在包厢里见着的清冷模样,现在眉眼间倒是添了几分温柔。
林篱手里捏着烟,垂着眼不知道在等谁。
“……”
该不会是在等她吧。
顾时宴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就被自己吓了一跳。
可周围又没有别人进出。她刚刚在洗手间里半天,也看见有旁人。既然见过一面,在这里碰见了,不打招呼是不是不太好?
她脚步放缓了一些。
脑子里像是摆了一架天平,用来权衡是否打招呼这个选项。
挣扎再三。
顾时宴还是硬着头皮上前,脸上挂着礼貌性的微笑:“好巧。林先生也来这里吃饭?”
听见声音,林篱掐灭了手里的烟,看向她。
女人今天穿了件藕粉色吊带长裙,腰部后方有个稍微夸张的蝴蝶结作为装饰点缀,本就单手能搂过来的腰肢,显得更为纤细不少。而妆容比起那日见到她时,更为精致。
整个人都很美,透着股仙气。
视线从她白皙的手臂上移开。
林篱低低“嗯”了一声。
补充解释道:“和朋友出来,一起谈个事。”
可包厢里那位头发快掉光的中年男子,对您的态度显然不像是朋友呢。
顾时宴笑了一下,没拆穿他的话,心里想着她得打完招呼赶紧走人,多呆一秒就多一秒露馅的风险,不能多管这些七七八八的。
而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
弯起红唇,抓着包链子,她干脆利落地朝着他摆了摆手:“那林先生慢慢吃,我经纪人找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多谢那次你帮助我一起进行了演出,以后有时间的话,一定请你吃饭。”
请吃饭这句,本就是客套话。
顾时宴自认为解决完美,没想到刚转身,直接被人拉住了。
男人的手,不同于梦里的冰冷。
带着些许暖意的温度。轻轻地,覆上她的手腕。
她回头就对上他的眼眸,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对方眼底沾惹了几分暖意,连深色的眼眸都衬得浅了不少。
“不是要请吃饭?”
林篱松开手,低低开口:“那就定个时间吧。”
“……”
“我下周很空,随便哪天都可以。”
“……”
这人到底是什么职业的,怎么能闲成这样?
都不用好好工作,社交应酬吗。
顾时宴咬了下嘴唇,开始为自己说出的话,感到了一丝后悔。
既然说要请吃饭了,自己说出的话,自然得落实到位。
更何况这次能进《横生》,确实是有林篱的一部分功劳所在,请他吃顿饭,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只是……
她抬起眼,有些抱歉地看了眼林篱:“不好意思,我明天就要进行演员统一集训了。我没参加过这类训练,对此之类的课程安排,不太有经验。能不能有时间出来,也不太清楚……”
顾时宴句句讲的都是大实话。
目前集训的内容,除了芭蕾舞课程之外,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她看了眼林篱的表情,顿了下,飞快地补充道:“不然这样吧,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如果集训时间不忙的话,我联系你。”
说着。
顾时宴打开手机,翻到微信界面,点开添加朋友那一栏,把手机给递了出去。
林篱看了她一眼,慢条斯理地在屏幕上打下他的手机号,按下添加。
“好了。”
他声音平稳,重新把手机递回去。
看着顾时宴重新坐回位置上,林篱走到窗口,拨通了一个电话。
.
顾时宴刚坐下没多久,微信的消息提示音叮地一下传出来。
她翻开锁屏看了眼,对话框上面,显示着一行灰字。
[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果汁已经被送上桌,她把杯口往自己这个方向推了推,咬着吸管点到资料那一栏。
对方头像是只金毛,点开大图一看,一只手托着狗头,强迫拍了张照。
还挺可爱。
顾时宴弯了弯唇角,退回来给这位林先生打上备注。
林是这个林,篱是什么Li?
一开始问名字,只说了音。
真的轮到打字,她却犯难地皱起了眉。
李曼的附加条款上所包含的,基本上都是限制对她事业不好的部分。
像什么“不能随便吃外卖”“拍戏期间不能与男演员勾肩搭背”“不能擅自去医院动脸”“发微博自拍或声明需要通过经纪人同意”等等之类的,都是顾时宴可以接受的范围。
所以这张附加条款,她签得还算痛快。
吃完饭,李曼开车送她和梁语回了公寓。
临走之前。
李曼按下车窗,喊了声梁语的名字:“梁语,回去帮顾时宴收拾好东西,明天公司有车来接送去机场。白港那边,也有司机负责行程接送。早点去,别误机了。”
梁语头点得跟捣蒜似的,对着她挥了挥手:“我知道啦。一定多设几个闹钟喊姐姐早点起床,时间不早了,曼姐也快点回去吧。”
看着车身渐行渐远。
梁语回过头来,跟着进了单元门。
顾时宴按下电梯。
等待的片刻,小姑娘八卦地凑过来,好奇问道:“时宴姐,你今天在洗手间门口遇见的男人,是谁啊?——我看长得还挺帅,难道是圈里不出名的男艺人?”
“……”
顾时宴摆摆手:“他是我上次在王导那边试戏,见过的人。这次吃饭看见他,刚好打了声招呼。至于是不是圈内不出名的男艺人……”
说实话。
她也不知道。
梁语缩了缩脖子,“哦”了一声。
明显解释完,对她来说这一茬就已经过去了。
可当天晚上,顾时宴却认真思考起了这个问题的可能性——
说是男艺人吧,搞不好还真的是。圈子里不是每个人她都知道名字的,难免也有最近的新起之秀。
看林篱和王佳导演的关系,好像又不是那么一般。
可如果真的关系很好,那他现在为什么还会是个不知名的男艺人?随便要个王导的角色,想火还不是轻轻松松的?
……
想来想去没得出个结论。
顾时宴在床上翻了个身,头埋进抱枕里,蹬着脚,烦躁地喊了两嗓子。

深情演绎免费阅读

《横生》演员的集训地点,暂时定在了距离白港市区20公里的一栋双拼别墅内。
所谓双拼别墅,就是有两个单元的别墅并排拼接,据说王佳导演在前年斥巨资拍下后,双拼别墅打通墙体,直接变成了大的独栋别墅。
因为空间足够宽敞,其中也有包含舞蹈练习室这块的地方。
昨晚熬夜收完了行李,考虑到集训时间为期整整两周,二十六寸的两个箱子被衣服和生活用品塞得满满当当。当然,顾时宴一个人就占了箱子的一个半。剩下的小部分,则是由快递寄往了集训地址。
七点半起床,洗漱化妆,在路上匆匆忙忙买了点吃的东西,随后赶往机场。
下飞机,刚好是下午一点。
拿完行李,顾时宴推着箱子,和梁语往外面走去。
李曼先前就有通知过他们,出了白港市机场,还会有专门的司机来接送,车牌号和司机的联系方式,也在今天早晨也发了过来。
梁语是白港市人。
对这边的环境,明显要比顾时宴熟悉很多。
一出机场,她四下搜罗了一圈,手里拿着车牌号一个个比对过去,在侧边的一个位置,发现了公司派来的***车,当下就对着顾时宴挥了挥手:“姐姐,这里。”
顾时宴推着箱子跟过来。
等待多时的司机下了车,打开后备箱,分别接过她们手中的箱子,对接上姓名:“顾小姐,梁小姐?”
“对对对,是我们。”
梁语点头,给顾时宴开了后车门,自己坐去了副驾驶。
来的司机姓陈,是个年近四十五的中年男人,为人还挺热情。
先是帮着提了行李箱,后来确认她们要去的地点,介绍了下周围的情况:“那边算是个富人区,周围没什么大商场。李小姐说了,你们进组集训不方便出来,有什么想添置的东西,可以直接跟我说。”
老陈乐呵呵地抬起头,从后视镜中看了顾时宴一眼,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不安地在侧边衣角处蹭了一下,语气有些不自然:“您就是那位大明星吧?”
顾时宴握着手机,抬起头来。
老陈似乎话里有话。
可她也就一个新人,哪里担得起这个称呼。
顾时宴弯了弯嘴角:“您不用这么客气,有问题直说就是。”
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处,老陈稳稳当当地停了车,从副驾驶的储物盒里面,扒拉出一个包装精美的手账本来,侧着身略微艰难地递到了后座。
“我女儿在上高中,追星,平时闲暇时刻就喜欢看各种各样的视频,存一个男明星的图片,什么代言海报杂志,她都有买。其他的我不太懂,但之前看她买的杂志上,标了一个人名字。”
他搓了搓手,不太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能不能拜托你……”
老陈这话不用说完,顾时宴也懂了这意思。
拜托她在圈内,跟别人要个签名。
她接过本子,随手翻了一页。
里面都是空白的,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梁语在旁边看了看,插嘴道:“这是您女儿拜托要的吗?”
小姑娘这句话倒是问到点子上了。
顾时宴重新合上本子,抬起头,等着老陈的回答。
眼前中年男子因为紧张和误会,表情显得有些着急,对方连忙摆摆手:“不是不是。是我看她十八岁生日快到了,想着刚好碰上这样的活,就想试着问一下。不接受也没事,就当是我唐突了。”
“时宴姐……”
这几天下来,梁语已经对她的性格稍微有所了解。顾时宴一般只能和对方打声招呼,寒暄几句,再深交绝对就不太行了。梁语这会出声,弱弱地喊了声她的名字,其中的意思相当明显。
进组拍戏,本就是与外面圈子得暂时隔绝一段时间。
哪能说见就能见到这人,再打好关系要个签名呢?这事儿,真要办,也只能交给李曼。
摩挲了一下本子的表面。
顾时宴沉思片刻,答应道:“可以。”
老陈的眼睛亮起来:“真的?”
“嗯。对方名字是什么?如果不是演员的话,可能近期内会不怎么方便。”
如果是《横生》剧组里的,今天过去,当天就能搞定。
老陈报了个名字,还说了女儿的小名。
梁语全部记到手机备忘录里,随后拿过来给她看了一眼。
上面显示的,正是近期大热的偶像——
陆星裕。
对方是唱跳偶像出身,一直以舞台表演为主,不知道近期有没有投身演艺圈的想法。
刚刚老陈提到他女儿是高中生时,顾时宴就有这种预感。
看来这份签名,近期内是真的不太能完成了。
好在老陈看上去,也不是特别急着要的样子。
到达目的地,他解了安全带,下来帮她们提箱子。原本这箱子,他准备一手一个,可这到别墅去刚好是一段上坡路,梁语见他不太方便,也帮着推了一个。
到达别墅门口时,正好看见王佳导演在同几个新人讲话。
多亏了李曼给的那份资料,顾时宴把人认了个八九不离十,这才放心大胆地走上前,首先和王导打了声招呼,其次轮转周围一圈下来。
顾时宴精准无误地叫出每个人的名字,同对方握了握手。
梁语手里还单独提了个袋子,这会一路小跑走过来,极有眼力见的把袋子给顾时宴递过去,弯着眉眼跟在顾时宴的身后。
“这边是出门之前,手工做了些手工的曲奇饼干,带过来给大家尝尝。”
她挨个给门口这几位新人递了过去,导演的那份也没落下。
曲奇是梁语做的。
顾时宴自认没有这好手艺。
但她在旁边帮忙打下手印了形状,全部烤好后,挨个装进包装袋里。
简单的寒暄了一会,王导派着助手,带顾时宴进了屋。
并不像暴发户或正常有钱人的那般,单纯往房子里堆价值高看起来有钱的东西。王佳导演的整个房子,装修色调以原木色为主。一楼除了大客厅与沙发外,中心位置还摆放了一架钢琴。
整个房子简约却又不失大气。随处可见的拼接设计,倒是给其中增添了不少趣味。
助手带着她上了楼,依次介绍道:“一楼是块公共区域,厨房、浴室和客厅都在楼下。二楼大致上分为两块部分,左边是舞蹈练习室,右边是另一个练习室。因为我们剧中有打斗情节,王导希望演员基础部分都是真枪实弹自己上,接下来的训练,可能要辛苦你了。”
顺着木质的螺旋式楼梯依旧往上。
助手指了指这边的位置:“三楼是男演员住的地方,四楼是女演员。为了方便大家使用,走廊的最右侧也有个浴室和洗手间。”
顾时宴点头,左右张望了一下环境。
外侧的长廊被做成了个家用图书馆,为了方便取用,书架层数不多。
可上面摆放的书的类别,应有尽有。
从最新期的时尚杂志,到涉及古典艺术美学的发展史,再到中外大家名作,或是清新可爱的儿童类诗集,基本上汇聚了所有诗人能拥有的浪漫与想象。
再微微抬头,每一层旋转处的天花板,都被精心的设计做了个色彩统一的壁画。
她摩挲着墙壁上凹凸不平的硅藻泥花纹,由衷地感叹了一句。
——有钱真好。
助手帮忙提着箱子,带着顾时宴继续往上走去。
楼梯转角处,清晰传来高跟鞋踩落的哒哒声。
想必是有女演员更先到达了。
顾时宴纸袋里的饼干才发完三分之一,她随手摸出一盒,准备等下直接递给对方,视线顺着台阶往上看去,唇边笑意一凝。
是那日在面试现场碰见的周莹然。
对方穿着长裙,脚踝处扣着高跟鞋细细的带子,与T恤运动裤配板鞋,集训怎么***怎么来的顾时宴,明显不是一个路子。
周莹然提着***走下楼梯,刻意站高了一层,伸出手来,和她打招呼:“顾时宴?我们又见面了,我是不是得先恭喜你一下,成功入选了女二这个角色?”
对方资料上的身高只有一米六五。
眼下却因为站高一层台阶加上高跟鞋的缘故,看起来足足比顾时宴高了一个头。
她给梁语使了个眼色,示意后者带着王导的助手先行上去,随后伸出手来,与周莹然握了握,偏偏脑袋,微笑起来:“谢谢前辈。”
顾时宴另一只手捏着曲奇盒,看到是周莹然,也不打算送了,垂落在一边。
上次面试时,她还记着对方的瞪自个的那一眼。
没想到今天再次见面,讲得话也带着阴阳怪气,让人喜欢不起来。
周莹然盯着她看了半晌,视线轻飘飘地扫过顾时宴的脚踝,扬起红唇:“听说女二主要身份是个芭蕾舞演员——你应该没跳过舞吧?能行吗?”
能不能也行也是导演说了算。
跟她有什么关系。
现在角色都已经敲定下来,难不成王导还会因为没有芭蕾舞基础就换掉她?那又何必开始这么长时间的集训。
顾时宴心里嗤了声,觉得周莹然这人可真当是好笑。
她没接话,提着纸袋往旁边挪了一步,准备绕过这座大佛。
没想到周莹然提着***,跟着她往旁边走了点。
完完全全的挡在正前方,堵住了上去了路。
“?”
没了刚刚那股松散劲儿。
顾时宴扬起下颚,眉眼勾着眯了一下,语气里透出几分不耐烦来:“周小姐还有话想说?”
“也没什么,听说你最近分给了李曼?”周莹然手扶着楼梯,轻轻叩了两下,似乎话中有话,“除了李曼,还有别人来找你吗?”
.
顾时宴进门时,梁语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
桌子上摆了有助于睡眠的香薰,叠起来的衣服也一件件撑开,在衣柜里挂着。
她不太放心地看了眼顾时宴这个方向,小声问了句:“时宴姐,刚刚那个女演员,是不是出演过一部电视剧的女二啊?”
梁语觉着有点面熟。
可周莹然那副不太友好的样子,又与剧中甜美可人的女二形象相差甚远。
以至于她滤镜现在有点破碎,又感觉自己是认错了人。
顾时宴在沙发上坐下来,“嗯”了一声。
梁语提到的,应该是周莹然的出道代表作《玻璃汽水》。
是个青春恋爱偶像剧,其中饰演的角色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仙女。以至于她出道后走的形象,也是这种路线,整天长裙飘飘。
女人的嫉妒心一直是个可怕的东西。可她与周莹然的路线并无多大关联,选角面试时,对方也并非挑的女二角色,而是极有信心的选试了女主。
难道是背地里,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资源冲突?
收拾好东西后,梁语去王导助理那边领了两样东西回来。
一样是《横生》的正式剧本。
白色的封皮,镀金稍微做了些字体设计的书名,还有极其富有艺术感的线条装饰,使整个剧本都变得高大上起来。
而另一样,则是顾时宴在这里的两周主要目的——符合她身材尺寸的芭蕾舞裙。附加一份需要学习课程的时间安排。前期芭蕾舞课程主要占了她时间的大半部分,而后期,则是为她在剧中的角色,单独安排的简单动作戏训练。
顾时宴没管时间表,也没打开盒子,看看剧组为自己准备的芭蕾舞裙是个什么模样,倒是率先捧着《横生》剧本,略微兴奋的躺在床上打了个滚。
天知道演员挑到喜欢的角色时,这种感觉有多棒。
她拿起手机,把剧本放在床上,比了个简单手拍了一张。
一回头就看见梁语在旁边对着时间表,半蹲在茶几前,在自己随身携带的本子上,记录下时间规划。
顾时宴翻了个身,走下床。
轻手轻脚地走到她身旁,低头看了一眼。
——难怪她上次看梁语的本子上,记录了一大串东西。
兴许是梁语第一次做助理的原因,总怕自己做得不够好,照顾得不够到位。
她不仅在本子上标注了时间,还在后面贴心的写了记得带那些必用品,上次面试出来可能会用到的面纸,明天去练舞室可能会用到的水杯,她都有好好记录。
顾时宴抿了抿唇。
这种感觉让她一时之间有些无措起来。
本以为梁语这个小姑娘,只是把这份职业,作为一个实习工作来完成。艺人助理一般是***公司最先开始做的工作,后来才会慢慢的负责人到更多的范围。
没想到对方也确确实实每个细节上都在用心,不计回报地在付出着。
悄悄往后挪了几步,她走到床边,打开了从剧组那边拿过来的芭蕾舞服。
纯白色的,前面是形状类似于花瓣绽开的抹胸设计,手臂两侧拼接着白色的薄纱,考虑到是作为日常练习所用,下摆位置特意经过了改良。
梁语放下笔,合上本子,一回头就看见顾时宴拿着芭蕾舞服在身上笔画。
盘腿从地毯上站起来,梁语径直走向她,从盒子里一并拿出打底,略微兴奋地看向她:“时宴姐,超好看的!赶紧去试试!”
是个姑娘都架不住这种小裙子的***。
顾时宴被说得也有些心动,拿着服装背过身去。
整个芭蕾舞服的尺寸,就是按照顾时宴的身材定做的。
她理好发丝,扣起手腕间带着的发绳,盘着头发绕了两下,露出优雅的后颈来。
十分钟。
她拉上***,在梁语面前转了个圈。
小姑娘眼底亮晶晶地看着她这个方向,拍起手,由衷地赞美道:“太好看了吧!”
.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刚拿到剧本,新鲜劲儿还没过的缘故。
顾时宴失眠了。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没睡着,盯着天花板上的吊顶,开始发呆。耳侧传来另一张床上,梁语清浅的呼吸声。
对方睡得还挺熟,赶行程是个累人的活。
今天也累了一天,梁语头靠在枕头上,没五分钟就扔了手机开始睡觉。
而顾时宴躺着刷了会视频,还是没什么困意,强迫自己闭上眼,脑子里想的,依旧全是关于《横生》剧本和明天跳芭蕾舞的事。
不知道怎么开始跳芭蕾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练。
不知道女二这个角色,她在镜头下是否能真正发挥好,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行。
……
想着想着,还是睡不着。
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顾时宴干脆起身,轻手轻脚地打开衣柜,翻出件宽宽大大的外套,打开房门下了楼。
白港市昼夜温差很大。
虽说是夏季,却也不例外。
临出来时,顾时宴手里还特意拿了《横生》的剧本。
长廊的灯都还是亮的,她绕着楼梯,慢慢地走下去,准备先去沙发上坐着,看看剧本,或是喝点有助于睡眠的牛奶,指不定一会儿就睡着了呢。
一楼客厅的灯没开,倒是浴室的灯还亮着。
兴许是有哪个艺人因为行程,误了时间,凌晨才到这里。
顾时宴猜测着,转身摸索到开关在哪里,啪地一下走去厨房位置打开冰箱,翻出盒草莓牛奶来。
拧开开草莓牛奶的盖,蜷缩着腿坐在沙发上。
顾时宴翻开剧本,准备提前几熟悉一下情节,好为之后的开机做足准备。
浴室内隐隐一声动静。
仔细分辨了一下,是锁扣被反锁又解开后的声音。
她顺着声音来源看过——
下一秒,浴室门被人拉开,空气里涌入些带着稍许热气与香波的味道。
男人裹着浴袍,从里面走出来。
低着头,头发湿漉漉的贴着脸,从侧边落下水滴来。
对方拿起手里的毛巾,略微迅速地盖着脑袋,胡乱揉了两下。

小说资源推荐

不知不觉今日美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感谢每位可爱的小伙伴。喜欢的书友赶紧收藏哦!

点击免费阅读深情演绎全部章节!

顾时宴林篱小说仅代表深情演绎作者观点,不代表十弦导读网立场。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