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苏阮常晏小说丞相他一心想谋反阅读txt大结局分享

苏阮常晏 十弦文学 2020-03-26 19:34:08
  • 丞相他一心想谋反合集版免费阅读-丞相他一心想谋反(苏阮常晏)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丞相他一心想谋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故事主角是苏阮常晏的精彩小说全集在线完整版资源小说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丞相他一心想谋反全文阅读,主角是苏阮常晏小说,题材新颖,《丞相他一心想谋反》主要讲述了苏阮常晏之间的故事:苏阮穿成了宫斗文里被重生女主弄死的炮灰女配,不甘心就这样领盒饭的她,一边在宫里吃瓜,一边努力的避免原主的结局。而当她靠着自己锦鲤运气将要脱离苦海的时候,却被女主...

苏阮常晏小说丞相他一心想谋反全文免费阅读:

行在寂静的宫道里,一路上林若吟柔荑紧拧着帕子,待回到她所居的承明宫,她屏退了身边的宫女,独坐菱镜前孤芳自怜。
望着镜中娇容,她讥笑着喃喃自语:“我终于可以一雪前耻了,苏阮这一世我定要看着你笑话。”
她重生已近一年,这一年里她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后宫最得宠的妃子,也将前世欺辱她的人尽数除去,如今的她看似什么都唾手可得,可偏她心上还有一根刺未能拔去,那便是苏阮。
素手从妆奁里拿出一对步摇,林若吟轻抚着上头缀着的玉珠,这是她家中带来的步摇,算不得名贵却也是她最心仪的一对,选秀时她便戴着。
家中希冀她以此步摇能雀屏中选,她也不曾让家中失望,熟料在宫闱她碰见了苏阮,年少不知事的她轻信了旁人,也害了她自己。
前世的她在凄清冷幽的殿宇生活了二十余年的地方,而苏阮则锦衣玉食凭着皇恩无虞的活着,她不忿她不耻!
她可还记得前世的苏阮是怎得讥讽她的。直到弥留之际她脑中盘旋着的都是苏阮那张令她厌恶的脸。
好在老天开眼,让她重活一世逆转了自己的命运,惩治了那些曾经欺辱过她的人,赐婚苏阮嫁与常晏也是她的谋策,她早就听闻常晏喜怒无常心狠手辣又不近女色,依着苏阮的性子自会惹怒常晏,不必她动手,苏阮就会死在常晏手里。
可她算错了,苏阮不但无事,前不久坊间传言丞相与丞相夫人出现在花灯会上一起放花灯,两人如胶似漆甚是恩爱。
她又被苏阮骗了一回,之前千秋节时她就是做戏给她看的。
思及此甚是愠怒的林若吟紧紧攥着那对步摇,不消一刻玉珠化为碎末散于案上,她轻咬朱唇,冷瞥了一眼,随手掷在地上。
幸好她还有后招,前世的她好歹也是活了二十余年,前世的她虽不受宠可宫中大事还是略知一二的。
常晏身为丞相执掌朝中大权早就令言启不忿了,奈何碍于先帝遗诏朝中大权迟迟不能归于言启,他一日不死言启这皇帝当就是名不正言不顺。
为此她想出了让言启去江州南巡的法子,她早就知悉五年后在江州大晏与楚国势必有一战,那一战大晏死伤惨重,饶是镇国将军带兵攻打也难抵楚帝麾下精兵,江州也是那时被迫割让给了楚国。
江州早在锦帝时就立下规矩,未免两国再次交战即便南巡,大晏皇帝决不会踏足江州,若去了便是死路一条。
她让言启故意将要去江州的消息传到常晏耳边就是为了让他自乱阵脚,她知道常晏在江州是有党羽在的,如若顺利,他定会露出狐狸尾巴来,届时给他安上以奸佞之罪那他就无处可逃了。
这招借刀杀人她想了许久,一来能铲除苏阮这个眼中钉肉中刺,二来也能为言启去心腹大患,这样两全其美之事她岂会放弃,她势要成为大晏的皇后。
“来人啊!”赫然起身林若吟叫唤着宫人。
宫人入殿福身:“奴婢在,娘娘有何吩咐?”
林若吟轻甩皓腕上垂着的薄纱,从妆奁下的暗格拿出一只精巧的锦盒,脚踩着步摇的残骸,她将锦盒递与那宫人:“本宫有件东西要送给丞相夫人,你去找个小太监来,让他送去丞相府。”
“让他手脚快些,切记不要让旁人知道。”
宫人福身喏喏的应了,接过锦盒就退了出去。
入冬后满园枝丫皆染上一层淡淡冰霜,萧瑟的风吹过和着飞旋而下的飘雪,为园子添了一分冬意。
屋内燃着的暖炉浮起层层氤氲雾霭,苏阮半躺在美人榻上捧着手炉,享受着片刻惬意。
忽闻外头一阵***动,苏阮睁了微阖的眼:“外头这是怎么了?”
采青眺了眼门外不见人影便道:“夫人外头没人……”
苏阮坐骑身子怀抱手炉:“这个时辰相爷也该回来了吧。”
这会儿已临近正午,平素常晏都在四更天起身准备入宫,在宫里还得等上一个时辰,五更天才开始早朝。
回来时也早已到了用膳的时辰,她估摸着方才的动静应是他弄出来的。
许又是哪里受了邪火吧,常晏的脾性一向如此,她都习以为常了。
距西苑几间房的书房里,顾书昀为常晏褪去厚重的狐裘,挂在桁架上。
“相爷你是怎的了?回来脸色就不大好。”跟随常晏多年,一见他冷着脸他就晓得有事发生。
常晏沉吟道:“陛下许是起了疑心,今个在宫里我见到了裴兆,他与我说二月二陛下要去江州。”
顾书昀惊道:“江州?难不成陛下都知道了?”
他们早在江州安插了许多细作,更是在江州有着一支军队,言启一向不闻朝堂事,此举意图昭然若揭。
若真个被言启知道了,那他们往后的路,还当如何呢。
腹上一阵作痛,常晏隐忍着咬牙道:“不妨事,既然知道了,打他个措手不及便是,尚有先帝遗诏再收,不怕他动手。”
顾书昀尚有顾虑:“可是相爷你也知道,陛下他……”
常晏冷声道:“他的伎俩我会不知?他既然想与我耍上一耍,我也不必存有善心了。吩咐下去吧,将查获的人,都给我处死不留一个活口。”
“是……”顾书昀心上不是滋味,却也说不上什么话,他垂着脑袋有些沮丧。
常晏瞥了眼顾书昀,复又道:“那位七姑娘你近来可有来往?”
提到那位七姑娘,顾书昀面上一红他敛去神色,坦然的说道:“不曾,不过那位七姑娘身世有些可疑,属下暂时查探不出什么来。”
“仔细留意她。”所谓七姑娘,定有什么秘密藏着,如今的他需得谨慎再谨慎。
腹部的疼痛愈发明显,常晏撑了一会实在难捱的他靠着楠柱,顾书昀也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上前询问:“相爷,你可是胃疾又犯了?”
常晏捂着发疼的腹,摆了摆手:“没事,我去歇一会,你先回去吧。”
顾书昀厉声道:“这怎么行?您忘了上次你险些为此丧命么?属下这就去找徐永安来。”
常晏唇色泛白,他拽着顾书昀的衣袂:“我说不必了,我歇一会就好了。”
顾书昀拗不过常晏,直得扶着他去后头的暖阁歇着,时不时他还劝着常晏吃些东西裹腹,常晏还是不依,他硬是与他僵持到了半夜,后半夜常晏依旧不吃任何东西。
无奈下顾书昀去西苑寻了苏阮救急。
“夫人您不如去劝劝相爷吧,他一天没用饭了。”顾书昀有些焦急的说道。
苏阮柳眉颦蹙,眯眼瞅他:“我劝有用吗?”
顾书昀忙不迭的说道:“当然有用!如今相爷可不是最听夫人您的话。”
苏阮僵硬的扯了扯唇瓣她道:“他何时乖乖听我话了?”
明明是她天天伏低做小的伺候他好吧,他给她好脸色看就已经是体面了,怎得这顾书昀反倒本末倒置了。
顾书昀顾不得那么多忙又催促:“相爷素有胃疾,若不用膳怕是会犯病。”
“夫人您就听我一句,去劝劝相爷吧。”
“行行行,那你说说他因何事不愿用膳?”苏阮最受不得这样,她妥协着说道。
顾书昀道:“好像是因为江州一事?今个儿相爷在宫里遇见了裴兆。他与相爷说起二月二陛下要去江州……”
苏阮一怔暗下思忖。
裴兆这名她晓得,在原书中是个有名的佞臣,其阴险狠戾与常晏有得一比,可惜他乃是阉人,纵有谋反之意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平生夙愿也只是成为一品大官,能睥睨群臣,且她记得书里写着后期这裴兆是倚仗着常晏的,还为常晏出谋划策谋反,最后谋反一事被压制同常晏一道死在皇城脚下。
至于江州那件事,那不是五年后才会发生的事么,怎么提前发生了呢,真是奇怪。
不容她多想顾书昀又在一旁催促:“夫人快些吧。”
苏阮不情不愿的应了,这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是怪胎。
半晌后,苏阮端着承盘苏阮在暖阁门前踌躇不前,承盘上搁着常晏最喜的吃食,之前半月的照料苏阮已经摸清了常晏的喜好,他喜清淡的东西,她便差人煮了些菜粥来,也不知常晏会不会吃。
急性子的顾书昀见苏阮久不动作,替她推开了门:“相爷,夫人来了。”
苏阮忿忿的剜了眼顾书昀,这到底是什么人啊,逼着她来伺候常晏,还迫她***。
顾书昀急道:“快些去啊夫人。”
苏阮呼了口气,消了心上怒气,勉强漾着笑一抹笑意走了***。
迈着沉重的步子,苏阮感觉自己走了许久的路,当她终于来到常晏身边。
常晏双眸紧闭,脸色甚是苍白,她清晰的闻着他平匀的呼吸声,她搁下承盘,柔荑覆上他的脸,温温凉凉的。
见他熟睡着,她嘟囔着:“你这个丞相还真是体弱多病,还总要劳动我来伺候你……”
正要缩回手时,一双滚烫的大掌擒住了她的柔荑,常晏倏地睁开那双凌厉的眸子:“你怎么来了?”

丞相他一心想谋反全文阅读

苏阮缩回了柔荑,背过身嗫嚅着道:“是,是顾大人让妾身来的……”
端起承盘上的菜粥,她道:“听说夫君一日未曾用膳了,若实在吃不下,吃些菜粥裹腹吧,仔细胃疾再犯了。”
“你知道我有胃疾?”常晏坐起身子蓦然道。
苏阮端着玉碗的手一顿,她道:“是……是顾大人告诉妾身的。”
常晏沉吟了声,眸子一转悠然说道:“既然为夫身子不适,劳烦娘子亲自喂为夫吧。”
闻言苏阮恨不得一碗粥倒在常晏头上,不知是不是常晏受伤后变傻了,这些时日的他总这样喜欢指使她。
屈于大反派的淫/威,苏阮认命的舀起勺子,吹凉了碗里的菜粥,这才喂给常晏。
常晏张嘴吞咽了下去,苏阮忙又喂了第二口,一勺接着一勺的玉碗很快便见了底。
苏阮搁了碗从怀里掏出干净的绣帕像照料孩子似的为他擦拭薄唇下边的脏污,收了帕子她欲把承盘给拿出去,堪堪起身的时候被常晏一把扯上榻。
“啊!你做什么!”苏阮惊叫一声,玉手抵着常晏的胸膛与他隔了半个身子。
常晏邪佞一笑:“娘子,我身上不大***。”
苏阮撇首红着脸道:“你身子不***抱着我做什么?”
常晏抬起另一只空着的手,粗粝的指划过她殷红的绛唇,苏阮不住战/栗,伸手想推开他的手,却被他按在怀里,苏阮被禁锢在男人怀里动弹不得:“或许娘子宽慰我一番,我许就好了。”
她抬眸怒视眼前的男人,殊不知她这副模样在常晏眼中似是邀他任君采撷,不容苏阮言语什么,他已是欺/身而上噙住她***欲滴的朱唇。
这吻持续良久直到苏阮身子软了下来,常晏才肯放过她,对着她粲然笑道:“娘子真是为夫的灵药。”
佳人面带***,她玉白的耳垂也泛起点点红来,清眸里水泽一片,她喏喏的出声:“你这是做什么?”
常晏勾起她的下颌两人目光交汇,他淡笑着道:“你我是夫妻,这难道不应该吗?”
“可你不是……”她可还记得新婚夜时眼前男人所说的话,这才多久,怎得像是变了一个人呢。
常晏深知她要说的话,他狡黠挑眉,在她耳畔温声软语:“不必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你也知道,丞相性子本就阴沉不定,不是吗?”
他未说明的是,其实他只对她阴沉不定。
苏阮缩了缩脖子,羞赧的低着头不敢再瞧常晏。
常晏也不再戏谑她,松了她的身子,得了自由的苏阮忙翻身下榻离他好几丈远。
下榻后苏阮整个身子都是软的,她捧着承盘像受惊的兔子,逃了出去,步出令她窒息的屋子,她背靠楠柱,红着脸捂着自己的唇。
她方才是被常晏轻薄了吗?可是常晏不是有断袖之癖么,还是他故意愚弄她的呢?
苏阮心如乱麻乱做一团,晃了晃脑袋她决意不去想了,兀自回了西苑的卧房。
方才早没人影的顾书昀此时赫然立在暖阁门前,凝望着苏阮离去的背影,啧啧称叹:“果然还是夫人有本事啊。”
转身顾书昀踏入暖阁内,对着里头半躺着的常晏促狭着说道:“相爷,不知醉卧美人膝的感觉如何啊?”
拾起床边软枕常晏丢向他,顾书昀身手敏捷的一把抓过抱在怀里,他又道:“相爷何须与属下置气?属下不过随口说了一句罢了。”
他家相爷何时这般经不起揶揄了,还真是令他心烦。
常晏冷眼觑了他一眼下榻活动了下筋骨:“你方才难道没瞧见?”
“属下哪敢啊,不过相爷这招真高啊,把夫人骗来,还……”话至一半顾书昀便被常晏那凌迟般的目光,将他后话噎了回去。
他低着头嘟囔着:“什么嘛,我说的明明都是实话,还不让人说。”
常晏也懒得同他再多说话,只道:“往后你有了中意的女子,你也会与我一般的。”
顾书昀不以为意:“属下才不会呢。”
常晏淡笑道:“话别说的太满。”
“行了,你也早些回去吧,明日咱们还要去一趟城东。”常晏不再与之闲谈,说起了正事。
一提正事顾书昀顷刻板着脸,他狭眉道:“明白了。”
凄冷的暗夜里朔风哀哀万籁俱寂,傲雪如柳絮在夜色下翩然起舞。
灯火通明的卧房里苏阮正要上榻休憩,采青却敲响了苏阮的房门,捧着一个锦盒走向她:“夫人这是宫里送来的,指了名给您的。”
“宫里送来的?”狐疑的接过采青手里的锦盒,苏阮晃了晃锦盒,有些犹豫。
她在宫里认识的人并不多,除了与她有仇的林若吟外,就只有浣衣局和掖庭院的那些宫人了,但她与她们不大来往交谈,不知是谁送她这个。
采青歪着脑袋看着那锦盒好奇的问:“夫人,这里面是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越想越古怪的苏阮不敢打开眼前的锦盒,她搁在妆奁一旁说道:“随它去吧,想来应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越过采青苏阮径自上了床榻,可饶是屋内地龙暖炉早早的燃着笼着一室暖意,上榻后的苏阮还是被冰冷的床褥冻得一颤。
她盖着锦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满足的喟叹了声:“啊,***。”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须臾从外走进来一人,采青见来人福礼唤了:“相爷。”
安稳躺着的苏阮一听是常晏,侧过身子怒目瞪着眼前人。
常晏掠过她睇来的目光,就那么大咧咧的撩袍坐在床沿。
苏阮没好气的说:“你不好好歇着来我这做什么?”
常晏淡笑道:“你我乃是夫妻,难道不应睡在一处吗?”
“你要同我一道睡?”苏阮傻眼了,纵然在常晏养伤事他二人就同榻而眠过一回,可那次梦游后她被吓得跑去偏房睡了,之后也未再发生过什么事。
这回常晏主动说要宿在她这,这这这怎么行呢!
常晏长睫微敛,神色自若道:“你我本是夫妻,一道睡难道不应该吗?”
“再者说了,为夫可还记得,小舅子心心念念着他的小外甥,娘子,咱们难道不应快些……”
眼见他越凑越近,苏阮将整个人塞进了被里,她闷声说着:“不要!不要!”
常晏讪笑着掀了她的被角,露出她通红的小脸:“不要?莫不是你有什么亏心事瞒着为夫?”
“才不是呢!你别冤枉人!”她只是单纯的不愿与他同榻罢了,并不做他想。
常晏兴致颇好的望着她:“那你怕什么难不成怕我对你做些什么?”
这话倒无端挑起了苏阮的怒意她忿然道:“我怕什么!”
不就一道睡在床榻上么,她也不会掉块肉。
听着二人对话,采青贼兮兮的在后头备好了热水只待常晏沐浴更衣,婢子收拾好后她上前对着常晏道:“相爷热水已经备好了。”
常晏应声站起身褪去外衫走向屏风后沐浴去了。
苏阮紧咬朱红甚是怨念的剜了眼采青,这不是明摆着坑她呢吗!
察觉到苏阮那道目光,采青俏皮的吐了吐舌。
过了半晌苏阮昏昏欲睡,但她强撑着神智逼着自己清醒,她万不能先常晏一步睡了,若不然她傻乎乎又被轻薄了还不自知。
歪着身子她等了许久,待烛火渐渐昏暗时常晏才走了出来,亵衣松松垮垮披在他俊挺的身上,墨发有一绺往下滴水,顺着下颌淌落在他锁骨之上。
方才还打着瞌睡的苏阮见此美色也不由精神了,她忐忑的坐直了身子,常晏踱步走到她眼前,弯身靠近了她:“怎么了?”
她不语平躺着身子盖着锦衾,蒙着被子不去瞧他。
上榻后常晏侧着身子再次掀开她的锦衾,苏阮复又盖上,两个人像稚童一样互相夺了起来。
实在争不过常晏的苏阮干脆放弃了,她气鼓鼓的把锦衾全扔在他身上。
厚重的锦衾砸在身上,常晏低吟一声:“嘶……”
听声苏阮心绪的瞥了他一眼,见他捂着胸口痛苦不已,当下慌了神,扑了上去焦急的问道:“可是碰到你伤了?”
常晏胸口的伤虽说养了半月理应好了,但他之前可还染了风寒,身上的伤自是好的慢些,为此苏阮有些心慌。
可怜的苏阮并不知道,她此举正是羊入虎口,当她想要探看常晏伤口时,常晏倏地搂她入怀,苏阮就那么扑在他身上,她挣扎着想退出他的怀抱却被他锢的更紧。
这下苏阮是彻彻底底明白了,她闹起了脾气喊着:“你耍诈!赶紧放开我!”
常晏自是不允,他道:“夜深了,该睡了,还是娘子想……”
苏阮摇着螓首辩解道:“我才没有呢,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这人怎么老喜欢逗她啊,还真是令人讨厌。
常晏淡笑着说道:“那你可还记得千秋节你醉酒那夜,你做了什么?”
苏阮怎会忘记,她忆起那夜疯癫的模样就后悔,她双颊绯红缄默不语,两人就这样抱着同躺在榻上。
直到常晏身上那股子青竹的淡香袭着她的鼻息,似迷/药一样迷了她的神智,她迷迷糊糊的嗅着那股竹香便沉沉的入睡了。
常晏低笑着环抱着怀里的佳人,也陷入梦乡,外头雨雪霏霏缥缈四方,屋内却是漾着一室暖意。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推荐的丞相他一心想谋反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小说资源剧情跌宕起伏,人物刻画栩栩如生。剧情为主,言情为辅,很精彩,强烈推荐!觉得不错的,请点赞收藏转发一下,谢谢啦!

点击免费阅读丞相他一心想谋反全部章节!

苏阮常晏小说仅代表丞相他一心想谋反作者观点,不代表十弦导读网立场。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