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裴宿何廖小说这个Alpha甜爆了大结局完整版全集在线

裴宿何廖 十弦文学 2020-03-26 19:23:47
  • 这个Alpha甜爆了合集版免费阅读-这个Alpha甜爆了(裴宿何廖)全本小说完结合集版阅读

    这个Alpha甜爆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故事主角是裴宿何廖的精彩小说大结局完本免费完整版下载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这个Alpha甜爆了全文阅读,主角是裴宿何廖小说,题材新颖,《这个Alpha甜爆了》主要讲述了裴宿何廖之间的故事:何廖星长得好,性格也酷,是无数女生倾慕的对象,大家都喊他超A的何哥。mdashmdash可却没人知道何廖星是一个装Alpha的Omega,并且信息素最软...

裴宿何廖小说这个Alpha甜爆了全文免费阅读:

何廖星还是头回经历腺体发热这件事,第一反应就是想伸手绕过脖颈去抓挠,但空间有限,手肘卡住,根本抬不起来。
裴宿察觉到他的异样:“怎么了?”
巷口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还有杂乱脚步声。
“何廖星那小子就在这儿!我刚才亲眼看见的!他躲进了这巷子里!”
“快快快!他是老鼠吗,这么窄的巷子他是怎么钻***的?艹,还真在这儿啊。”
一个头发金黄的黄毛闻言趴到巷子口,费劲朝里面看着。
窄窄的一条巷子里,何廖星和裴宿俩人叠在一起,大概停在离巷子口五米左右的地方。
黄毛抬手指着何廖星,眼睛放光,说话都不太利索:“你你你就是何廖星?”
裴宿皱眉看了那人一眼,又问何廖星:“你认识?”
灼烧感越来越强烈,像是有酒精灯不断贴近皮肤似的,何廖星慢慢往一边错开身体:“算是吧。”
谁能想到冤家路窄呢,他明明不想惹麻烦,但很明显这麻烦在守株待他。
见何廖星居然如此淡定,黄毛简直出离愤怒了:“什么叫算是!今天非得在这儿把话给我说清楚,那天大苟收保护费时遇到的人是不是你?”
他们文清街这群人早就听说过何廖星这小子不简单了,有好几回出门找事时都被这人给搅黄了,这也就算了——
前两天大苟收学生保护费时,运气不好,又被何廖星拦截住,保护费没收成,还被何廖星一边打一边教着背中国法律,大苟只差没哭着叫爸爸。
这还不算完,高潮来了,不知道是哪个学生报的警,民警过来问询情况,何廖星一秒变脸,请警察叔叔给他做主,说他目睹过好几回大苟收学生保护费,今个儿大苟在这儿打算找他封口,那真真是一个无辜柔弱楚楚可怜。
脸上眼泪还没干的大苟当场真是万句卧槽,刚想辩解,但因为做贼做多了心虚,看见警察就说不清楚话,然后就被请进局子里了。
而那个狗日的何廖星,居然没任何民警怀疑他,民警们还宽慰他不要害怕,他们一定会保护他的。
大苟被整整拘留了半个月,回来后就自闭了,整天在家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说要金盆洗手,从此重新做人。
大苟是黄毛最好的兄弟,如今看自家兄弟被折腾成这样,黄毛第一个就想找何廖星的茬,知道一中马上要开学,他让小弟们在一中门口蹲守了好几天,今个儿终于逮住人了!
此刻黄毛内心只能用激动来形容:“小子,你也有今天!我今个儿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何廖星看上去根本没在怕的:“来,我就在这儿,你今天要是能碰到我一根头发我就喊你一声儿子!”
黄毛被他嚣张的语气***到了,血压直飙:“你***——”
其余小弟们纷纷制止:“老大你冷静啊冷静!千万别冲动!咱们找个瘦点的人挤***吧!”
但很显然他们这话喊晚了,身材魁梧的黄毛不管不顾往窄巷子里一头冲了***!
旋即他就卡住了,再也不能往前动弹一分。
原本气势汹汹仿佛随时有可能会打起来的画面立刻变得十分有喜感,黄毛就像是只强行被压扁的气球被塞进根本不属于他的容器,全身上下除了脖子外其余地方似乎被施了定身术。
黄毛想往回缩,但也回缩不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叠在一起的何廖星和裴宿,第一次感受到这个世界对胖子的深深恶意:“我艹?”
何廖星偏头,看着他动弹不得的模样,瞬间笑疯了:“哈哈哈哈哈哈兄弟,你知道要打架,你为什么不提前减个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毛:“????”
他的眼神几乎将何廖星凌迟了千百遍。
从头到尾仿佛个参观群众的裴宿冷静地看着这一幕:“……”
经过这么半天的努力,何廖星终于错开身体,他二话不说拉住裴宿的手,最后再看了眼脸都憋红了的大黄,指了下自己脸:“我,何廖星,你爸爸,你看清楚了。”
世上都找不到比何廖星再嚣张的人了。
黄毛极力伸出手想要留住何廖星,但他能动的只有自己的小拇指,于是只能眼睁睁看着何廖星从自己眼前溜走,受到的***简直难以言喻。
外面小弟还在研究怎么把他救出来,苦口婆心劝说黄毛要冷静,要不然还是算了别寻仇了,何廖星就是他们的克星……
可不就是克星吗?前几回被他教训了不说,今天好不容易逮着他落单想找他茬,出门却没看黄历,遇到了如此劫难。
简直是天杀的何廖星!
-
何廖星拉着裴宿跑出来后就不太行了,浑身乏力,脚步一软,差点没直接跌下去。
裴宿及时扶住他,捞住何廖星后才发现他身体很烫,像是在发烧:“你发烧了?”
这真的是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后颈泛着滚烫如岩浆搬的灼烧感,但被裴宿搂住,却仿佛清凉了许多,灼烧感如潮水般退散,竟奇迹般缓和不少。
何廖星遏制住想往裴宿怀里钻的冲动,迷迷糊糊道:“没。你,你把手机拿出来。”
裴宿不明所以拿出手机来:“查一下附近医院在哪儿?”
“不。”何廖星说,“打119,叫消防员叔叔过来,说热心路人发现有傻子把自己塞巷子里拔不出来……”
裴宿:“……”
何廖星是他见过第一个如此为打架对象着想的人。
裴宿打完电话后,看着已经站不直身体的何廖星,语气稍微加重了些:“去医院。”
巷子出来后是马路,裴宿去马路上拦了辆车跟司机说去医院。
去医院的这一路上,何廖星都闹个不停,一个劲想把自己衣服撕了,最后还是裴宿按住他,他才勉强消停。
到了医院里后,因为最先开始是腺体不***,所以直接挂了ABO专科号。
医生先开始以为只不过是个普通发热,也没当回事,按照常规给何廖星开了一堆检查,可等看见检查结果后,他面色慢慢凝重起来。
检测报告里显示,何廖星信息素已经达到非常可怕的浓度,腺体已经承受不住,这倒不算奇怪的,医生视线停在最后一张检测单上,推了下眼镜:“你自从分化后就一直在打伪装剂?”
检查腺体是件较为***的事情,所以裴宿在外面等。
但不过这么会儿功夫,何廖星就又热起来,他用尽所有毅力克制住想撕衣服的冲动,点了下头。
从法律角度来看,Omega是极其稀有的物种,市面上禁止出售任何对Omega不利的物品,伪装剂算是灰色地带的药,民不举官不究。
医生也没详问为什么何廖星要装Alpha,看他对这个问题的态度就知道他的回避,于是他索性说了结果:“你体质比较特殊,信息素序号是目前尚未出现过的,据检测,浓度很高,甜度近乎百分百,你懂我的意思吧?”
甜度很高,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接下来的未尽之言医生没说。
Omega对Alpha有与生俱来的吸引力,而Omega信息素甜度越高,对Alpha的性吸引力会越大,一般Omega的甜度在百分之六十左右,这算是Omega的及格水平,而近乎百分百,史无前例。
——同时,这也意味着,一旦何廖星信息素爆发,只要是Alpha,就会疯狂想标记他,拥有他,占有他。
何廖星茫然了瞬,旋即僵在原地。
“还有,因为长期打伪装剂,所以你身体发生了些变异。”医生还是头回遇到这种情况,颇觉新鲜,“你必须立刻停止伪装剂吸入,否则你腺体情况会恶化,然后停止工作,最后会危害到你的生命。”
何廖星不太理解似的蹙起眉:“身体变异……?”
医生解释道:“噢,也就是说伪装剂诱导你身体,让你身体误以为自己是Alpha,时间久了,你身体就觉得自己真是个Alpha了,在遇到喜欢的信息素时,会有生理反应,生理上牙痒,想要标记对方。”
何廖星:“…………”
他想起了自己的两次牙痒,想要咬点什么的冲动。
信息量太大,他有点缓不过来,安静了会儿,他问道:“医生,我还有救吗?”
“第一步,你得停止吸伪装剂。”医生一本正经道,“第二步,有两种方案,方案一是找只和你契合度很高的Alpha标记你,然后在此基础上定期服用维护腺体的药,方案二是做腺体手术,成功率百分之三十。”
何廖星傻了:“成功率百分之三十,好像有点低……?”
“百分之三十我都是往高了说的,你这种Omega我根本就没见过,要做手术,我们这儿不一定有人敢接,你得专门去首都做。”
何廖星觉着被这个医生一说,他仿佛现在就可以准备遗言了似的:“可是,找个契合度很高的Alpha,也不好找吧……”
契合度很高的Alpha,他也不是大白菜啊,随便大街上拉一个就是。
“怎么会?”医生伸手点了下报告,“你腺体这次发热就是因为近距离接触到喜欢的Alpha信息素,***过度,才出现发热情况的,你找他去啊。”
何廖星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医生的意思。
他是想说,让裴宿……标记他?
不是,这路子是不是有点太野了?
他们才认识两天,让裴宿标记他,这合适吗?

这个Alpha甜爆了全文阅读

海鲜和烧烤很快上上来了,摆了一小桌,老板见只有何廖星一个人,点的菜又这么多,问:“全都一次性上上来吗?”
这些菜何廖星是按俩人份点的单,他想着毕竟也到中午了,裴宿出来后估计也饿了,正好吃个饭。
但是这会儿也不确定裴宿什么时候能出来,说不定老师喜欢他,留他多说会儿话也有可能。
何廖星第一反应是想拿手机问问裴宿还得多久,然而拿起手机他才发现自己似乎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
“先别上。”何廖星把手机又放下来了。
老板应了声往帘子后走。
何廖星一边吃着烤串一边玩消消乐打发时间,上游戏后他发现梅菜又偷他能量了,于是他二话不说偷了回来。
还没开学,烧烤店生意并不怎么好,店里坐着的人不多,寥寥无几,店门口蹲了只老狗,懒洋洋趴在地上吐着舌头。

后天就要开学了,高二组办公室里班主任都提前过来开会准备开学事宜,在快要结束的时候,年级主任重点提了下高二一班马上要转过来个人,是个全面发展的天才少年。
散会后,办公室里议论声不停。
“王主任向来不轻易表扬人,那个叫……裴宿,是裴宿吧?是什么来头?”
“害,这孩子来头可大了,我和他家隔了几层关系,听说他家祖辈是军方出身,上一代转为经商,富得流油,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钱,因为他要过来这边读书,他爸还特地大手笔捐了栋楼,找我们校长谈了半天话。”
问话的老师一脸惊讶:“这么有钱?提前打点好这么多关系……这孩子很难管吗?”
“怎么可能,裴宿从小到大就是泡在奖杯里长大的,品学兼优,虽然不怎么爱说话,但可有礼貌了。”
“啧啧啧。”问话人啧啧称奇,“这种学生怎么不来我们班啊,来多少我要多少。”
她转头看向坐在办公位上的李春华,颇为艳羡:“李老师,你可享福了,有这么个学生在手,那肯定要拿很多奖金了,到时候可要记得请我们吃饭啊。”
李春华正在看裴宿个人资料,闻言,只笑了笑,没答话。
这时,办公室门被敲了两下。
李春华离门最近,扬声喊了请进。
门被慢慢推开,一个身量很高的少年站在门外,皮肤冷白,眼眸狭长,五官生得立体深邃,却又透着浓浓距离感。
他手里拿着个透明文件袋,朝办公室里所有老师微微颔首,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老师们好,我叫裴宿,是高二年级转来的新生,今天来送入学检测卷。”
李春华站起身来,声音温和:“我是一班班主任,你把卷子给我吧。”
裴宿走进来,把文件袋放至她桌上:“麻烦老师了。”
李春华身为高中班主任,见多了学生,大多数十六七岁的少年,都觉得自己拥有全世界,脾气狂放外向,有点年少轻狂,但是在裴宿身上却看不到半点狂的影子,他反倒像是一汪极深的潭水,又沉又稳,连眼眸都是寂寂无言,透不出半分情绪来。
李春华收回打量视线,对着裴宿笑了下:“不麻烦,你把卷子就放这儿吧,后天来上学就可以了。”
少年音质清冷,像是山间逶迤而下的清泉:“嗯,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眼见着裴宿离开,其余老师纷纷围拢过来:“这是他做的卷子?”
李春华拆开透明文件袋,拿出里面卷子,第一眼就被其上字迹惊艳到了。
工工整整,仿佛拿尺子量过,每个角度,全都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手正楷写得宛如打印机出品的文字。
“是王主任给他的,全是我们学校特级教师亲自编的奥数题,昨天晚上才到他家,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做出来了。”李春华是教语文的,先看的自然是语文试卷,她随意扫了两眼,全对,没一个错的。
卷子被其他老师抽过去看,也有根本不相信这世上还能有家世好成绩也好品行也没话说的神仙学生,总觉得裴宿没她们说得那么神奇,但看完卷子后,从先开始的议论纷纷到后面逐渐沉默。
……特级教师出题水平她们是清楚的,把年级第一叫过来,最高也就只能拿六百分,而这题目水平还都是特地加大了难度故意为难人的,裴宿居然全都做对了。
拿放大镜找都找不出一个错处来。
老师们顿时有点疯。
天,学校是怎么把这宝藏学生招进来的?
-
裴宿走进烧烤店时,何廖星正无聊到想去和门口趴着的狗玩,一抬眸看见裴宿,哟了声:“裴同学出来啦?考的怎么样?”
裴宿语气淡淡:“还行吧。”
实际上何廖星也并不想听裴宿的成绩,他对这个根本不感兴趣,他都快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问一句不过是场面话而已,闻言,立刻一挥手:“那我们吃饭吧,老板!上菜!”
正支着脑袋坐柜台后追剧的老板哎了声,站起身来去端菜,放菜间隙他瞅了瞅裴宿,又瞅了瞅何廖星,开玩笑道:“原来是等男朋友呢?”
何廖星正在喝橘子汽水,差点被呛到:“咳咳咳……”
裴宿坐在他对面,抽出张纸巾递给他,头也没抬解释道:“我不是他男朋友。”
“不是?啊不好意思。”老板还挺遗憾,“我刚才看他一直往学校看,像打了霜的小白菜似的,你一过来,他就生龙活虎起来,跟加了血一样,还以为你是他男朋友。”
这老板什么眼力见,他那明明是饿的!
何廖星讪笑两声:“没关系,我懂,我明白,也不止你一个,因为长得帅,我出门时经常有人怀疑我有对象。”
虽然那些人全都把他当Omega了,这也是何廖星很不能明白的一点……他觉得自己超A,而且明明也吸了阻隔剂,为什么就是有那么多人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呢……
老板上完菜就又继续回柜台里守着了。
裴宿拆了双筷子:“你谈过很多次恋爱?”
“我单身。”何廖星有点郁闷,“我还小呢,谈什么恋爱。我长得也不社会吧……”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觉得他有男朋友?怀疑他有女朋友他都要好想点。
明明是清清白白何廖星。
吃完饭后,何廖星去结账,裴宿说要去买点东西,让他稍等下。
何廖星付完钱刚走出店门,眼角余光瞥见街对面某道熟悉身影后,心跳加速了瞬,旋即他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裴宿去的店就在烧烤店隔壁,刚买完东西走出来就碰到步履匆匆的何廖星,还没来得及发问,就被他一把扯住手腕带进了右手边巷子里。
巷子很窄,宽度只容一人通过,显然平时也不是用来走人的,何廖星拉着他藏***后,俩人身体霎时紧贴在了一起。
裴宿还是第一次挤这种窄巷子:“……冒昧问下,我们这是在干什么?”
“躲人。”何廖星偏头往巷子口张望,想看看人到底有没有走,“嘘,你先别出声。”
巷子实在是太窄了,何廖星拉着裴宿挤进来时也没想那么多,估测失误,俩人被挤得连动弹余地都没有,胸膛,腰,大腿,手臂全都紧挨着。
何廖星手不小心碰到裴宿的手,察觉到他手上好像拎着什么东西,顺口问道:“你拿的什么?”
现在手边也没什么趁手武器,说不定裴宿拿的东西等会儿能派上用场。
裴宿:“奶茶。”
哦豁,希望落空了,奶茶在打架时屁用都没有。
何廖星有点不满:“你买奶茶干什么?”
也不至于这么渴吧?刚才裴宿不是喝了很多水吗?
裴宿垂眸,下巴不经意擦过何廖星鼻梁,他偏开脸:“你还记得你是为什么出来的吗?”
何廖星一愣,出门时随便和裴宿扯的借口在脑海中浮现。
——这会儿口渴,特别想喝春城一中门口卖的奶茶,我跟你一起去吧。
所以,裴宿他……记住了连他都不记得的一句话,并真的给他买了奶茶?
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热的缘故,何廖星居然觉得有点暖。
但下一瞬,他就发现这种热并不是环境温度高的热,而是他的腺体在发热。

本站点评

这个Alpha甜爆了 全本资源全集版免费阅读为您分享,这本小说资源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小说资源,作者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很值得一看哟。

点击免费阅读这个Alpha甜爆了全部章节!

裴宿何廖小说仅代表这个Alpha甜爆了作者观点,不代表十弦导读网立场。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