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阮觅顾云暄小说前夫篡位了txt完本全集分享

阮觅顾云暄 十弦文学 2020-03-26 08:18:57
  • 前夫篡位了合集版免费阅读-前夫篡位了(阮觅顾云暄)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前夫篡位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故事主角是阮觅顾云暄的精彩小说大结局全文在线全集全章节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前夫篡位了全文阅读,主角是阮觅顾云暄小说,题材新颖,《前夫篡位了》主要讲述了阮觅顾云暄之间的故事:阮觅嫁给了南阳侯府的次子顾云暄,可是这位侯府次子不仅混账,还被阮觅发现他有一朝显贵就要降妻为妾的心思。阮觅怒,不顾众人反对坚决和他和离了。可是和离不过三年,顾云...

阮觅顾云暄小说前夫篡位了全文免费阅读:

侯开致是忠顺伯府侯家的小公子。
阮家和忠顺伯府沾了一些远亲。
阮家在京城做生意需要借势,所以每年都会送给忠顺伯府上万两的银子。
凌哥儿说的是前一段时间侯开致和他的堂舅,阮二叔阮二婶的幼子阮礼则之间的事。
侯开致和阮礼则玩骰子输了,侯开致不服耍赖,结果被阮礼则给打了一拳,脸给打青了。
阮二叔阮二婶上门赔罪,送了一个庄子给侯家才算平息了这事。
后来侯开致在阮家看到凌哥儿有许多的小弓箭小木剑等各种玩意儿,听说都是凌哥儿师傅给做的,就看上了凌哥儿的师傅。
在侯家人眼中,阮家不过是一个依附于他们伯府的商家。
侯家人但凡在看中阮家什么东西,阮家就该很有眼色的双手奉上。
侯开致想要凌哥儿的师傅。
侯开致他爹忠顺伯世子也觉得这位武师傅不错。
所以侯家人便出声暗示阮家把武师傅给让出来。
阮二叔阮二婶不愿得罪侯家。
但阮觅却不会委屈自己儿子,更何况武师傅是人,又不是物。
所以阮觅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了。
侯家人不高兴,他们正打算暗地里出些什么暗招***阮家,却就这时候,顾云暄回来了。
阮觅是跟顾云暄和离了。
但顾玄凌总还是顾云暄的儿子。
所以侯家只得暂时把这事给按下了,打算观望观望再说。
侯家人是将这事暂时按下了,但侯开致还是个孩子,他霸王惯了,想要的东西可没那么容易放开。
此时碰到凌哥儿,便忍不住直接堵上了前去。
谁能知道凌哥儿就这么一番话砸过来?
凌哥儿说完不仅侯开致气得脸红脖子粗,就是站在一旁侯开致的二叔侯志英脸都一下子黑了下来。
侯志英觉得顾玄凌不过四岁多不到五岁,他自己怎么能说得出这样一番话来?
必然是有人教的。
他心道,没想到阮家借着他们侯家的势,却敢在背后这么污蔑诽谤他们侯家,简直是吃了豹子胆!
侯志英阴着脸。
侯开致却是怒得炸开了,他比凌哥儿大两岁,也才六岁。
他不在乎凌哥儿说什么侯家以势逼人,强娶豪夺,但却被凌哥儿那嘲讽不屑傲慢的语气,还有那句“我师傅不收资质废材的徒弟”给气得炸了开来。
他红着眼直接就向凌哥儿扑去。
凌哥儿比侯开致小,个头也没他那么大,但却十分机灵。
侯开致一扑过来,凌哥儿就已经让了开来,然后转身一脚直接踹在了侯开致的***上,侯开致本来就冲得猛,再被凌哥儿这样一踹直接就飞了出去扑在了地上结结实实的摔了个狗吃屎。
然后凌哥儿就笑嘻嘻的说了一句,“笨蛋”,手一扬一细长青影就准确无误地飞到了侯开致的脖子上。
侯开致扑到地上就已经又痛又恼的大哭,那冰凉的东西落到脖子上哭声停滞了一下,然后手一扯,接着就是疯了一般尖叫着把手上的东西扔出去,继续惊恐地大哭起来。
众人皆是大惊。
因为他们已经看见,那东西竟是条十来寸的细长青碧蛇。
受惊之后就是一堆人冲上前去查看侯开致的情况。
侯志英也冲上了前去,他看自己的侄儿无恙,就转头对凌哥儿怒斥道:“你小小年纪竟然就这般阴险歹毒,真是有......现在若是不好好教训你一顿,将来怕不知要成为什么样的祸害!”
说完手一抽,竟然直接拿了手中的马鞭对着凌哥儿抽过去。
不远处的陈叔和蔡嬷嬷等人皆是大惊,正要冲过去却被武师傅拦住了。
然后他们便看到眼前一花,侯志英的鞭子已经断成了几截飞了出去,就是人也已经被踹到了地上,扑得比他侄子侯开致还要远些。
凌哥儿的小嘴张成“O”型。
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扯了他避开马鞭的人......虽然他觉得他也能避得开,但这救护之恩他还是感激的。
顾云暄手上牵着凌哥儿,看着侯志英,脸上阴得能吓死人。
他冷冷道:“不过是孩子间拿了一条假蛇玩闹,侯二公子就能拿着马鞭对一个四岁的孩子大打出手,这件事情我看倒不若让郑御史拿去朝堂上评一评,到底是谁阴险歹毒,是谁现在就已经是一真毒蛇祸害。”
侯志英被一脚踢倒在地时还是一阵大怒。
可是等他吐完血看到顾云暄时已是一惊,及至听了他的话,听到“郑御史”三个字时已是面色大变。
他似察觉到什么,转头往某个方向看去,就直直对上了某一青衣长衫打扮的文士冷肃的眼中,可不正是顾云暄口中所提的郑御史?
侯志英再一口血喷出来,转头就“晕”了过去。
凌哥儿:“假的吧?因为心虚装晕,还是被大叔你的话给吓晕了啊?”
顾*大叔*云暄:......
一句话就给侯志英的“晕倒”定了性,不是被当朝新贵顾云暄给打晕的,而是做了坏事装晕......很机灵是没错,但如果他口中不是叫他“大叔”就更完美了。
*****
聚仙楼。
凌哥儿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顾云暄,不时的还瞄一瞄他身上的佩剑。
刚才就是这把剑将侯志英的马鞭给削成数片的。
大约是受不住他的目光,顾云暄终于解开了自己的佩剑放到了桌上。
凌哥儿眼睛一亮,手动了动,但还是耐着性子,认真问他道:“大叔,我可以摸一摸吗?”
“嗯。”
顾云暄应道。
凌哥儿那眼神,分明早就叫嚣着“我很想看一眼”“我很想摸一下”。
要不然他解剑干什么?
凌哥儿小心翼翼的摸了摸,然后转头问自己的师傅,道:“师傅,我要学几年才能这么厉害?”
武师傅嘴角抽了抽,几年?你爹学二十年,你得学四十年......也没用,因为你娘不会允许你再吃那样的苦去习武了。
武师傅咳了一声,昧着良心睁眼说瞎话道:“小公子必会青出于蓝。”
凌哥儿笑眯了眼。
他再小心的摸了摸顾云暄的剑,然后有些不舍的收回了手,再看向顾云暄,道:“好了大叔,你可以收回去了,谢谢。”
顾云暄有些意外,但还是伸手收回了剑。
但接着却又从袖中取出了一把青铜色,约莫六寸许的匕首,从桌上推给了凌哥儿,道:“这是和我身上的佩剑同一块玄铁,同一个铸剑大师在同一座熔炉炼制的,世上仅此一把,削铁如泥,看看喜不喜欢。”
他说的认真,也不管凌哥儿听不听得懂什么是玄铁,什么是熔炉。
凌哥儿的眼睛越发的亮了亮。
他眼睛发亮的盯着那匕首把没有多少装饰,但雕刻花纹十分精美盯了好一会儿......他到现在还没有一把真正的武器,有的只是木制的剑,弓箭还有小软鞭。
他放在桌上的小手动了动,就在顾云暄以为他会伸手去接那把就在他小手前面不过寸许的匕首时,他却缩回了手,然后正襟危坐地抬眼看向了他爹顾云暄。
他看着顾云暄,小嘴微抿,目光坚定又带着些许警惕,道:“你有求于我?”
顾云暄一愣。
这儿子......?
“为什么这么问?”
顾云暄道。
凌哥儿好险没说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来......虽然面前这个人他实在很有好感,而且长得也好像有点眼熟。
但他娘说过,坏人不是长在脸上的,而且每个人做什么事都是有原因的,无关好坏。
就像他自己,怎么会无端端的把心爱之物送人呢?
凌哥儿内心很丰富,但表情却很坚定。
他看出对面之人的疑问,也似乎是怕他误会,认真解释道:“你先前救我,是有能力,有正义感和同情心之人都应该会做的事,并没什么可质疑的。你又让我摸一摸你的剑,也还可以说的过去,因为你不会损失什么......武师傅和陈叔他们对你很恭敬,你们应该是旧识。”
“但师傅说过,剑是一个剑客的第二生命。而这把匕首,是跟你的佩剑用同一块玄铁所制,显然意义非凡,你就这样将它送给我,若说毫无缘由,毫无所求,那是不可能的......这跟大叔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没有什么关系。”
就算是认识,也不应该。
显然大叔您看起来也不像是个什么滥好人。
顾云暄怔住,随即笑了出来。
他身后的墨七惊讶之后也有一些惊叹,他没想到小公子会这么聪明......虽然自己主子也从小就很聪明。
他也还从来没见过公子笑得这么......真实过。
顾云暄笑完就道:“你娘将你教的很好。”
凌哥儿原先还只是稍有警惕,见他笑心里还松了一些,但听完他这句话却差点跳起来。
他站起了身,小脸绷得很紧,道:“你喜欢我娘?”
“我告诉你,没用的。就算是你把你身上的佩剑解下来送我,想要通过我讨好我娘,也是没用的。”
顾云暄:......
顾云暄的脸黑了下来。
当然不是因为儿子的话让他觉得受到了冒犯,而是......难道很多人觊觎他的妻子,以致儿子都这么警惕了?
他差点就脱口而出道“很多人想要通过你讨好你娘吗?”
好在他还记得面前这小子是自己的儿子,而且现在这包间里可也不止他自己和儿子,还有儿子的师傅武渊,自儿子幼时起就照顾他的陈叔和一个眼生的嬷嬷。
他不要面子的吗?
而且武渊和陈叔是自己的人没错,但那个嬷嬷却是阿觅的人。
这种话......他还是默默地吞了回去。
父子两个对峙片刻,然后顾云暄就在凌哥儿错愕的眼神中又默默地收回了匕首到他自己面前。
凌哥儿:竟然连解释都不解释的吗?
他心里实在滋味难言。
看着顾云暄的眼神从原来的警惕傲娇就慢慢还带了些恼怒和委屈。
顾云暄看到了自己儿子的眼神,心中就是一动。
他把桌上的点心往儿子面前推了推,道:“吃点心吧。”
凌哥儿抿了抿唇。
他感觉自己憋着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吃瘪。
顾云暄看他那纠结的样子心情总算是好了些。
这小子怕是平日里都骄傲惯了,让他吃吃瘪,挫挫锐气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凌哥儿很有些郁结。
他不想再理会对面的人,更不愿去看那把刚刚还在自己面前,现在已经回了那人面前的匕首,就恶狠狠的拿了块点心咬。
他第一次觉得聚仙阁的杏仁酥味道也不怎么样,但就算是没什么滋味,他也把整整一块都泄愤似的给全咬完了。
等他吃完最后一口,对面的人突然道:“我是你爹。”
凌哥儿呛了一下,那一口还没吞下的杏仁酥差点直接噎进喉咙。
凌哥儿掐着脖子咳完,抬头就愤怒的看向对面的人。
你是我爹你就了不起啊?

前夫篡位了免费阅读

凌哥儿虽然不记得自己的爹,但却并非对他一无所知。
有别的孩子曾经嘲笑过他,说他娘是被他爹给休了,他是他爹不要的贱种。
彼时他还不懂什么叫做贱种,但看对方那嘲笑的语气,和恶意满满的眼神,他就觉得不会是啥好词,为此他一怒之下就打爆了那个比他还要大好几岁的小子的脑袋。
为着这件事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吃了他阿娘的棒子。
他不服。
谁敢骂他他就要打!
他娘打完他就看着他愤怒的眼睛,认真道:“玄凌,任何人敢对你寻衅,羞辱你,你教训他都是应该的,但你得懂得策略和分寸。”
“阿娘打你,并不是因为你教训了他,而是你打得太过了。阿娘是要让你记住教训,下次打人,要注意分寸,他骂你是他不对,但你那种打法,是要打死人的,一,他罪不至死,二,你就算在愤怒之下行事也要保持理智,考虑后果。”
那时他才三岁多,哪里懂得什么叫策略,什么叫分寸?
当然也不知道啥叫罪不至死......大约是那人该打,但不能打死吧?
他娘叹息了声,摸了摸他被棒子打的地方,凌哥儿立即龇牙“咝”了一声。
他娘就再道,“反正你打他,不能把他打得头破血流,这是最鲁莽愚蠢的,你要整人,大把的法子,到底有哪些法子,你自己慢慢想吧。”
从此凌哥儿就往整人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他娘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虽然似懂非懂,但也觉得他阿娘大概是紧张他多过他把别人怎么了,所以便也不委屈了。
他还想问问他阿娘他阿爹是怎么回事。
可是想到那人的话,他便又不想开口。
但他阿娘显然是看出了他的疑问,接着就道,“至于他说的那些话,玄凌,你记住,你阿爹,他绝不是不要你。只是他是一个将军,边疆有外敌入侵,他就得上战场保家卫国,所以他才不能照顾你,也不能来看你。”
“不过,阿娘的确和你阿爹和离......分开了,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阿娘和你阿爹不合适,所以必须得分开。你阿爹要去战场,阿娘也想看着你长大,所以就带着你一起生活,但等你长大了,你阿爹回来了,你若愿意,也可以选择回到你阿爹身边的。”
“为什么不合适?”
他问道。
他才不要跟别人走,所以他自动忽略了她最后一句话。
当时他阿娘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显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好。
最后才憋出了一句话,道:“玄凌,如果,如果阿娘让你以后跟二叔祖母一起生活,你愿意吗?”
凌哥儿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
虽然他才吃了他娘一顿棒子。
他娘就摊了摊手,道,“你看,这就是差不多的道理。”
“你二叔祖母很疼你吧,但你不喜欢跟她一起生活,那就是不喜欢,并不一定就有什么理由的,这就跟阿娘为什么不能跟你阿爹一起生活一样......所以你问阿娘,阿娘现在也不能答你。”
你也不会懂。
阿娘虽然出身商户,却也不会愿意跟一个明明是以正妻之礼娶你,等身份高贵了,就会另娶他人,降她为妾之人一起生活。
不管他的身份如何高贵,也不行。
那种生活也不是她想要的。
凌哥儿却没有听出这两者之间有多大的关联性。
他当时就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
他觉得那明显就是他娘敷衍他的话......什么叫他愿不愿意跟二叔祖母一起生活?
二叔祖母又不是他娘!
不过他也立即从中得出了一个结论来。
那就是,是他爹不喜欢他娘,不想跟他阿娘一起生活......其实他也不知道也没想过为什么他会从他阿娘的话中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来。
所以,虽然他阿娘从没说过他爹一句不好的话,但他心里却是给他爹定了罪。
此刻他抬头看着自己的所谓爹,那可真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啊!
新仇就是那好端端的礼物又收回去的仇......至于他爹先前还救了他,他又选择性的先忽略了。
当然,他并不讨厌他。
只是愤怒和不满而已。
凌哥儿抿着唇瞪着顾云暄不出声。
凌哥儿长得其实很像顾云暄。
五官和脸型都是顾云暄柔和幼嫩缩小了的版本。
但他这样倔强的瞪着他,顾云暄竟硬生生从他眉眼之中看到了阮觅,心里升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复杂情绪。
他心里叹息了一下,又把自己面前的那把匕首推回到了凌哥儿面前,道:“现在愿意收下了吗?”
凌哥儿垂下眼看向匕首。
就在顾云暄觉得大概他可能会拒绝的时候,他的小手伸了出去,然后握住了那把匕首。
他从刀鞘中抽出匕首,伸出手指小心的摸了摸刀刃,又插了回去,然后抬眼对他“唔”了一声,道:“那,你还想讨好我娘吗?”
顾云暄:......
房中众人:......
墨七等人装死装木头。
顾云暄不知道凌哥儿这是啥意思,所以他是想听到肯定,还是否定的答案?
初次接近儿子,虽则之前说要煞煞他的锐气,但内心......他还是想要他接受自己的。
他咳了一声,道:“你娘她是我的夫人,不需要讨好,我们一家本来就是应该在一起的。”
顾云暄此话一出,不说凌哥儿那个惊讶又诡异的表情,就是后面一旁侍立的蔡嬷嬷都惊了。
众人都是又惊又讶,但也都很会装得面无表情。
只有凌哥儿没装。
他又是惊讶又是诡异的看着自己爹。
因为他想起来他娘的话,“你看,你二叔祖母很疼你吧,但你不喜欢跟她一起生活,那就是不喜欢,并不一定就有什么理由的,这就跟阿娘为什么不能跟你阿爹一起生活一样”。
所以不是他爹不喜欢他娘,不想跟他娘在一起生活。
而是他娘不喜欢他爹,不想跟他在一起生活。
哈!
这也不能怪凌哥儿。
毕竟从来没人在他面前说过他爹一句坏话。
凌哥儿推翻了一直占据在他心里的旧的总结,得出了新的总结。
愤怒和不满果断的消退了许多。
随之而来的是九分半的满意,高兴和得意,外加一丁点,就那么一丁点的同情。
看,他娘不喜欢他爹,不喜欢跟他爹一起生活。
他娘只喜欢他。
他觉得很满意!
要爹有什么好啊?
反正他看别人有阿爹也没他过得好!
凌哥儿很满意,看着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所谓爹也就没有先前的愤怒和不满了。
他狡黠的笑了笑,小手指敲了敲手上的匕首,略带矜傲道:“好吧,看在你是......的份上,我就先收下试试吧,如果还顺手,我就勉强要了吧。”
至于阿娘不想跟你生活,那可不关我的事。
我也绝不会帮你!
我收了你礼物只是因为你是我爹,爹送儿子礼物可不应该附带这样的要求!
最多改天我好好准备,也回送你一件!
顾云暄和众人听了他的话和看他那模样就又是一阵无语。
墨七小心瞅了一眼自己主子的面色,见他神色竟然是难得的温柔,总算是松了口气。
看来主子是真的很喜欢小公子。
顾云暄当然听懂了凌哥儿话中的意思。
他说“试试”的不是那把匕首,而是他这个爹。
如果他这个爹还可以,他就勉强要了。
顾云暄没有恼。
他想起了他自己的父皇。
四岁,他就是四岁的那一年明和宫大火,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回过皇宫,也再没有见过他母后一眼,最后一眼也没有。
而他父皇......很多年后,他再回京城,才那么远远见过一次,但在他心里,他却早已经不再是他的那个父皇。
凌哥儿已经完全不记得他。
但他长得很好,没有一丝阴郁,笑起来跟阿觅一样,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亮的。
他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道:“好。”
凌哥儿显然不习惯他这一摸。
眼中露出些许别扭和忍耐的表情,但到底还是忍住了,只是习惯性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
回去的路上,武师傅骑马,陈叔坐在马车外赶马,只有蔡嬷嬷陪着凌哥儿坐着马车。
凌哥儿摆弄着手上的匕首,面上却无欢喜兴奋,反而拧了两道小剑眉,稚嫩的脸上满是和年纪不符的沉重。
若是往常凌哥儿摆了这副样子蔡嬷嬷必定会心中好笑,但现在却半点笑不出来。
凌哥儿沉默了好一截路,才问蔡嬷嬷道:“嬷嬷,你以前认识我爹吗?”
蔡嬷嬷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复杂道:“不认识。”
她是南疆人,善毒理药理,她和阮觅已经过世的母亲有些渊源,三年前阮觅特意派人寻了她,请了她到凌哥儿身边照顾凌哥儿。
那时顾云暄已经去了西疆,而阮觅也已经跟他和离,所以她从未见过顾云暄。
“你觉得,阿娘她,会不高兴我收了他的礼物吗?”
他问道。
其实他收他爹的礼物,心情还是很矛盾的!
虽说他爹跟他娘的事是他们之间的事,但他也会做让他娘不高兴的事。
相较那才见了一面的爹,他娘当然重要多了!
蔡嬷嬷没见过顾云暄,也没听阮觅提起过她和他和离的缘由。
但阮觅在处理儿子对待他父亲的态度上却是很清楚的。
她虽和顾云暄和离,但却从来没有在凌哥儿面前说过顾云暄一句不是,陈叔和武师傅提起顾云暄也都是敬重之辞,对此阮觅都是默许的,所以凌哥儿对他父亲有憧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她收拾了有些坠坠的心情,笑着摸了摸凌哥儿的脑袋,道:“不会,你做的很好。不过,如果你担心的话,回去之后可以问问你阿娘。”
*****
回去之后凌哥儿果然就将他爹送他的那把匕首放到了桌面上,自己则是板着小脸,严肃地站在了她娘对面。
他抿了抿唇,矜傲道:“阿娘,这是那个自称我爹的那个人送我的。阿娘,我要扔回去给他吗?”
顾云暄见凌哥儿的事蔡嬷嬷早就跟阮觅从头到尾仔细说过了。
原本阮觅听说顾云暄寻凌哥儿的事心里还有些紧张和不安,但此时她见到凌哥儿这副模样,又不由得又觉得好笑。
她看了一眼那匕首,一眼就看出那繁复刻纹和顾云暄的佩剑刻纹是一模一样的......只是小了许多。
她掩了心里难言的滋味,抬眼看向凌哥儿,笑道:“玄凌,你还不到五岁,若是阿娘,不到你十岁之上,是不会允许你有这等利器的。这样,你还要将这匕首扔回给你阿爹吗?”
说完顿了顿,又道,“那个人就是你阿爹,不是自称阿爹的那个人。”
凌哥儿小心的觑了觑自己阿娘,确定她是真的没有生气,悬着的心总算是踏实下来,然后一手攥住了匕首,涎着脸笑道:“那我还是勉为其难收下吧。阿娘,你知道我烤兔子很需要这个的!”
他将匕首塞回怀中,然后就一下子扑到阮觅怀中,道:“阿娘,你讨厌他吗?”
阮觅搂着他。
讨厌他吗?其实时间久了也不还好......毕竟梦里的那些事情还没发生。
只要两个人再无瓜葛,她便不会没事去讨厌恨他什么的。
毕竟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她摇了摇头,道:“玄凌,阿娘跟你阿爹并没有交恶,只是分开了,所以只要以后不发生什么事,阿娘就不会讨厌他。”
“而且,只要他是真的疼爱你,有努力做一个好父亲,你就应该叫他阿爹的。玄凌,他是你父亲,或许以后他还会要接你跟他一起住......如果真这样,你要记住,那也是因为他在乎你,你要好好跟他相处。”
察觉到儿子在自己怀中的身子突然僵***下来。
她拍了拍他,低声道,“不过,玄凌,如果阿娘要离开京城,你会愿意跟阿娘离开吗?”
凌哥儿的头发已经竖了起来。
他垂眼,一手抓住自己阿娘的衣裳,道:“阿娘,我当然是要和你在一起的。”
不同于以往假装的认真,这一回,语气认真得近乎尖锐。
他说完就又摸出了那把匕首,然后在阮觅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把那匕首掷到了地上,尖声道,“如果你想要把我扔给他,我希望他永远都不要出现。”
声音又大又尖,阮觅只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被炸了。
这脾气,简直了。
阮觅抚额,自己脾气明明很好啊。

小说资源推荐

不知不觉今日美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感谢每位可爱的小伙伴。喜欢的书友赶紧收藏哦!

点击免费阅读前夫篡位了全部章节!

阮觅顾云暄小说仅代表前夫篡位了作者观点,不代表十弦导读网立场。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