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张逸小说禁地密码无删减大结局阅读在线

张逸 十弦文学 2020-03-26 19:30:41
  • 禁地密码张逸合集版免费阅读-禁地密码(张逸)全本小说大结局合集版阅读

    禁地密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故事主角是张逸的精彩小说无删减分享完整版全文txt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禁地密码全文阅读,主角是张逸小说,题材新颖,《禁地密码》主要讲述了张逸之间的故事:只是看到这些,我就已经吓傻了,根本没法动弹,直到有人发现了我,我这才被父母背回了家中。我已经记不清回来的路上自己经历了什么,我只知道,回到家后,我已经吐得胆汁都...

张逸小说禁地密码全文免费阅读:

鬼迷眼,这是我老家那边的说法,和大多数人听过的鬼打墙差不多,但鬼打墙只是在一个地方内打转,失去方向感,而鬼迷眼则是意识完全被左右,听到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被引导后的。这种恐怖的引导会将深夜独自走夜路的人带到一些危险的地方,就比如我老家村东头张老伯家的儿子那样,深更半夜绕了十几里山路,最后莫名其妙死在了荒坟堆里。
想到这,我心中着急起来,眼看林巧儿马上就要消失在灯光的尽头,我再也顾不得脚下缠人的杂草,直接大步跑了过去。
风越发冷了,阵阵阴寒的气息顺着后背直往脖颈处钻,我的身体丝毫没有因为剧烈的奔跑而感到暖和,倒是冷汗流了不少。脚下没有路,坑洼不平,加上杂草缠人,我好几次直接摔进了草丛里,苦不堪言,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一向柔弱的林巧儿,在这样的环境里竟跑得飞快,速度丝毫不比我慢多少,而且一直与我保持着视野所及的距离。
不知跑了多久,我喘得不行,停了下来,看着灯光尽头的白色身影,心中升起了一种无力感,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然间响了起来,欢快的铃声在沉寂的夜里显得无比刺耳,这是我手机来电的铃声。
我愣了愣,心中感叹这荒山野岭竟然也有信号的同时,更多的是纳闷,谁会在这时候给我打电话?一边喘着,我一边掏出手机,一瞥之下,巧儿姐三个字让我浑身一震。
这电话,竟然是林巧儿打来的,我忙抬头朝白影望去,只见那身影仍在飞奔,根本没有在打电话。
我咽了咽口水,按下了接通键。
“嗞嗞嗞……”
电话那端没有说话,但却发出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嗞嗞声,持续了十几秒后,我终于忍受不住,率先出声喊道:“巧儿姐,是你吗?”
突然,那阵让人极为不***的杂音毫无征兆的停了,紧接着,手机里传来了一个女人呜呜的哭声,那声音充满了凄怨,我肯定,这绝对不是林巧儿的声音
“你是谁?”我急忙喊道,然而电话却在这时突然挂断了。
一股比寒风还要冷冽的寒意涌了起来,我盯着手机,刚才奔跑的疲倦再感觉不到分毫。一连串疑问在我心中升起,那白影究竟是不是林巧儿,刚才的电话是她打的吗,那哭声是谁的?
“啊!”就在我迟疑着要不要继续追时,远方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声,声音是那道白影传来的,与此同时,我看到那身影一闪,似乎是倒了下去,随后便彻底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
我认得那惊叫声,那肯定是林巧儿的声音,她一定是出什么意外了。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打乱了我的思维,刚才的怀疑也被我抛到了脑后。我心里想着必须赶快追上去,万一她遇上了危险,而我却因为迟疑而错过了救她的时间,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想到这,我不再犹豫,飞快朝她追去。距离相隔不算远,大约只有一百多米左右,当我追到她倒下的***时,却只看见一个斜向下的陡坡,长满了茂盛的灌木,陡坡一直向下,我用手电照了照,发现根本看不见底,而此时又找不见林巧儿的身影,我不由一慌,难不成她掉下去了?
我朝着坡下望了望,茂密的灌木林深邃黑暗,借着手电的灯光,依稀能看到许多倒垂下来的树藤,在周围斑驳的树影映衬下,显得异常的恐怖。
“巧儿姐!”我朝着坡下喊了几声,却还是没有收到回应,而刚才我看得分明,林巧儿的确就是在这个位置突然间不见的,可现在脚下并没有任何东西滚落的痕迹。
这时候,一股暖暖的气息从我的胸口升起,我一路来紧绷的神经略微一松,脑子好像忽然清醒了一般,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寻常,再联想起之前的电话,我再看向那坡下时,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就欲转身时,那坡下竟又传出一道惊叫声,但这一次,那声音不再是我熟悉的林巧儿的声音,而变成了之前电话里我听到的那个声音。
“啊……”
同样的呼声,在此时却变得无比尖锐与阴森,这时候,我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跑!然而,就在我转身刚迈出脚步时,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原本应该往前倒的身体竟然朝后面仰了下去,我大叫了一声,双手下意识的往两边一抓,没想到的是,我竟真的抓到了什么东西,勉强稳住了身形,庆幸之际,我转头一看,顿时头皮一麻,差点吓得晕死过去。
那是一张惨白如纸的脸,没有丝毫血色,在手电光的映衬下显得分外诡异和阴森,两只无神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完全被吓懵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浑身早已冷汗如瀑,僵持了片刻,那脸的主人没有任何动作,我察觉到了不对,慢慢转动手电,当光线从他脸上挪开后,我这才发现,那竟是一个纸扎人。
在这荒山野岭,怎么会有这种丧葬中才会用到的纸人?而且这纸人非常新,估计也就是最近才被扔这的。
“狗日的,是哪个***干的?”我心里暗骂了一句给自己壮胆,但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我四下打量了一番,并没有发现新建的坟茔,别说新坟了,这里除了坡下漆黑深邃的树林,就是荒坟也没有半座,那这纸人的主人,很可能就是埋在了坡下的树林里。
丧葬,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严肃的,庄重的,不容亵渎的,而对于外人而言,碰上这些,一直是被视作不吉利,倒霉等等。这种观念在整个民族几年前的历史中一直保持着。当然了,对我而言,这种观念与意识同样存在,甚至还要比一般的人强烈。
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当村子里有人去世,出殡的那天,当抬棺材的队伍从我家门口经过时,我老妈总会把我锁在屋子里,并对我说小孩不能看这些东西,而有的时候,出殡之后经过的路上总会留下一些纸衣纸人,还有挂着白色冥花的哭丧棒,一群厮混在一起的淘气孩子不知世事,将这些东西当做好玩的玩具,带回家里,然后便会招来家人的一顿胖揍,稍微忌讳一些的人家,甚至还会找先生来做法事驱邪……
由此可见,活人对死人的东西有多忌讳,而现在,林巧儿没找到,而我却独自一个人深更半夜在不知名的荒山野岭里撞上纸扎人,要是我心态弱一些,说不定早就被吓死了。
我不由越发觉得事情不对,现在想来,刚才那白色的人影,那种完全没有抖动幅度的走路***,和这纸人……越想,我越发觉得这纸人面目可怕,后背也越发凉了。

张逸全文阅读

不找了!我打定主意,现在已经是凌晨五点,而这段时间天亮得特别早,最多再等两个小时,天就该亮了,等天亮了,再想办法。
心念一定,我准备原路返回,然而,当我打着手电去找回去的路时,却发现刚才被我踏出的那条路却已经找不见了。
糟糕!我心中暗叫不妙,刚才忙着追人,完全没有注意追出了多远,现在回头再看,早就看不见车子了。
这时候我开始冒冷汗了,我的胆子本就不大,要是没看见纸人,没接到那通电话,或许还能老老实实的在这挨到天亮,可刚才那电话里的声音,还有眼前这瘆人的扎纸人,以及刚才听到坡下树林中传来的声音时那浑身不***的阴冷感,无不暗示我这树林里有着某种不寻常的东西。
在这些强烈的暗示下,我脑中幻想出了无数接下来可能遭遇的画面,比如忽然从坡下钻出来个披头散发吐着长舌的女鬼,比如那阴森的纸人突然朝我扑了过来,比如……
我打了个寒颤,强迫自己不去想,可脑子里却总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这些画面。没有路,我完全不知方向,回去是不可能了,万一到时候没找到车子,反而闯进深山中,那可就完了,滇黔可不比其它地方,这里大山连绵,毒虫猛兽众多,在深山中迷路,那已经相当于被宣判了死刑。
所幸的是,那纸人并没有动,坡下也没如我想象那般爬出女鬼,这让我松了口气。我往后挪了挪位置,拉开了和那纸人的距离,直到完全看不见纸人为止,然后又找了个全是干草的地方,缩了起来,全神贯注的盯着四周。
黎明将至未至,寒风早已经停止了呼啸,但此时的气温却是最低的,低温加上心里的恐惧使得我全身发凉,浑身在哆嗦,牙齿在打架,天依旧黑沉,甚至比刚才还要黑上几分,我的这只手电是三天前充的电,而两天前熬夜蹲点跑素材的时候已经用去了大半,之后便忘了充,现在光亮明显有些难以为继了。
我将手电暂时关掉,四周一下子陷入了墨一般的黑暗,我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脑子又开始胡思乱想,总感觉前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靠近,我甚至能察觉出那东西在黑暗中的轮廓,可当我将手电打开时,却什么也没有。这是人独自面对黑暗时的错觉,可我却无法不去在意这种感觉,慢慢的,就在我的神经绷紧到了极点的时候,一阵刺耳的铃声响了起来,在沉寂的黑夜里显得无比突兀。
我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但随即我便反应了过来,这是我手机来电的铃声,难道又是林巧儿的手机打来的?
怀着不安的心情,我掏出了手机,一看之下,果然是,那来电提醒清晰的显示了巧儿姐三个字。一瞬间,我感觉有些窒息,看着来电提示不知所错,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是极不愿意接的,毕竟刚才那手机里的声音太过悚然,可要是不接,万一真是林巧儿打来的,而且是向我求救的,那可就糟了。
思量再三,我还是咬牙按下了接听键。
让我心中一松的是,手机那边一开始静默了两秒后,便响起了林巧儿熟悉的声音:“小逸,你在哪?你没事吧?”
甜腻的声音让我心中的恐惧消散了不少,我心一安的同时,忙回道:“巧儿姐,我没事,你现在在哪,我来找你!”
“我就在车子这里啊,你刚才怎么了,突然间大喊大叫的往草塘里跑,不管我怎么叫你都不回答,你跑得太快了,我又没有手电,追不上你后我就先回车里了,你没事就好,赶快回来,我好害怕!”
电话那端的声音有些急切,可她的话却让我浑身一震,我忙反问:“我跑?刚才我是去追你啊!”
“你在胡说什么?”电话那端的声音有些莫名其妙,显然她对我说的话不是很理解,我心中一凉,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于是,我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简要的叙述了一遍。
我话音刚落,电话那端的声音变得担忧与惊慌起来:“我没下车,我一直在车上啊,刚才你看着照片,突然间打开车门冲了下去,我还没反应过来,你就不见了,而且刚才一直没信号,我打了好多个电话都没打通,这个是刚刚才接通的!”
林巧儿还在说着,可我已经什么都听不***了,我忽然意识到,或许刚才被鬼迷眼的,不是她,而是我,我被鬼迷眼了。
寒意上涌,此时,我心中的恐惧已经到了无法压抑的地步,如果真是被鬼迷眼,那迷住我眼睛的东西怎么可能就让我们这么毫发无损的躲着等到天亮,它一定会有动作的,它一定会害我的!
我脑中完全被这些念头占据,随即我看四周都好像有东西在窥伺着这边。电话那端林巧儿的声音变得更加焦急了,她不断安慰着我,让我待在原地不要乱动,我紧握着手机,像是一个不会游泳的落水者死死抓住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我让她不要挂断电话,因为此时唯一能减缓我心中恐惧的,只有她的声音了。
然而,就在我的精神即将崩溃之际,电话那端的声音忽然一变,滋滋滋……
刺耳的杂音***着我的神经,我感觉到了一阵窒息般的绝望,紧接着,那杂音突然间消失了,一道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救命,救命啊……”
我嗖的一下站了起来,随即感觉浑身都被一股阴冷的气息占据,无法动弹,我不知道这是我精神崩溃后的反应还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总之,我的脑中除了那道幽幽的求救声外,再听不到别的声音。
那声音不断响着,由远及近,那感觉就好像那声音不是从手机中传来的,而是从坡下慢慢的朝***近,恐惧变得麻木,我的意识也开始模糊,就在这时候,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清明的铃声传来,随即,我便听到那阵由远及近的求救声变成了怨毒的哀嚎,渐渐远去,而那阵侵袭全身的阴冷也渐渐消散。就在这时,我浑身一软倒了下去,意识开始模糊,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我看到了一个白色的扎纸人。

本站推荐理由

禁地密码最新资源在线全文阅读小说资源故事情节紧凑,人物性格饱满,文笔清新,值得收藏拜读!

点击免费阅读禁地密码全部章节!

张逸小说仅代表禁地密码作者观点,不代表十弦导读网立场。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