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棠柚萧则行小说白莲花掉马以后小说阅读全集txt

十弦文学 校园豪门 2020-04-18 20:53:20
  • 白莲花掉马以后合集版免费阅读-白莲花掉马以后(棠柚萧则行)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白莲花掉马以后全文阅读,主角是棠柚萧则行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棠柚萧则行之间的动人故事:萧维景与棠柚订婚四年,从未正眼看过自己这位未婚妻一眼。漂亮得一无是处,温柔得乏善可陈。直到正式退婚那日,明艳可人的棠柚出现在他面前。红裙雪肤乌发,倾倒众生。他才...

棠柚萧则行小说白莲花掉马以后全文免费阅读:

棠柚正无精打采地想着事情,因这一急刹车,身体骤然前倾,又重重地被安全带拉回来,下意识地捂住胸口,一脸茫然地看着萧则行。
萧则行脸上没什么表情,镇定如初。
侧面看,他睫毛很长,眸色沉寂。
手指捏捏鼻梁,他闭一闭眼,没看她。
棠柚感觉他好像叹了口气,又好像没有。
她以为是错觉。
前方是红灯。
还剩下两分钟。
棠柚心里忐忑不安。
诶……她刚刚,说错什么了吗?
萧则行平视前方,手搭在方向盘上,面色已然如常:“抱歉。”
棠柚不知道他在为什么抱歉?为了那个急刹车?
停顿片刻,萧则行又问:“你去哪家医院?”
“先去嘉南宠物医院接糊糊,然后回翠湖龙庭,”说完之后,棠柚蓦然想起,他好像不知道这个小区在哪里,又补充说明,“就是定慧那边——”
说话间,萧则行已经打开导航:“嗯。”
车内空调温度调的低,棠柚只穿了一条薄薄的吊带裙,外面热,内里温度低,一***,起了不少的小鸡皮疙瘩。她搂着自己的胳膊,还没想好怎么开口,萧则行已经脱下外套递给她,顺便调高车内温度。
棠柚说了声谢,把外套搭在了腿上,遮住一片莹白。
萧则行问:“手机和钱包都是怎么弄丢的?”
棠柚老老实实地把刚刚的事情简要复述了一边,不过隐瞒了自己过来拍照的目的,只说是和朋友一起。
yuko的马甲还是得遮好。
萧则行凝神听着,眼看着绿灯亮起来,他终于下了评价:“笨。”
棠柚觉着这天真是没办法再聊下去了。
不过她现在一颗心都在棠糊糊身上,暂时也打不起精神来应付“萧维景”。
刚刚和棠楠江桃吵架吵累了,棠柚暂时也没心情和精力继续矫揉造作;多说多错,她就当个小鹌鹑好了。
抵达医院时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棠柚轻车熟路去了赵医生的办公室。
赵医生正站着打电话,看到她,如释重负收起手机:“棠小姐,您总算来了。”
棠柚歉疚满满:“对不起啊,我手机没带在身上。”
“手术没问题,很顺利,回去之后记得四小时之后再喂水,六个小时之后进食;近十二个小时都要仔细观察着,尤其是排尿情况,一旦有问题,及时和我联系,”赵医生叮嘱着注意事项,“伊丽莎白圈最好带够十天,免得它***舐伤口造成感染。”
棠柚问:“需不需要喂止痛药呀?糊糊运动量大,这两天还需要带他出去遛弯吗?”
“建议三天后再喂,遛狗可以,但是别让它跳。”
“谢谢您。”
向医生道完谢之后,棠柚走到角落里的台子上,亲热地棠糊糊:“糊糊!妈妈过来了!”
萧则行侧身站在旁边,冷静地看着仍穿防护服的黄棕色大狗。
身为一只血统纯正的中华田园犬,棠糊糊虽然还不到两岁,但已经长成了健壮的大狗狗;只是现在刚刚手术完还没过,棠糊糊趴在台子上,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看着自己主人,把嘴筒子搁在她胳膊上,无精打采的。
棠柚抱住他,小声哄:“乖糊糊,虽然没有了蛋蛋,但你永远都是我的乖儿子;不疼哦,快让妈妈抱抱……”
萧则行走过来,摸摸棠糊糊的头。
糊糊性格温顺,是个好脾气的大狗;任由他摸,垂在台子上蓬松的大尾巴晃来晃去。
萧则行顺着糊糊的身体往下顺了一把毛,又嗅到了淡淡的香草牛奶甜香气。
棠柚半蹲着,头发也绒呼呼的;给她的外套被放在车里,白净净的两只胳膊抱着狗,肘关节处泛着淡淡粉红,嫩的不像话。
萧则行问棠柚:“哪个hu?”
棠柚惊讶他这次竟然发音准确无误。
大概回国久了,自动调节过来吧。
她回答:“米糊的糊。”
萧则行站直身体,颊边酒窝浅浅:“挺可爱。”
麻醉剂的效果还没彻底消除,糊糊腿软,走路东倒西歪;棠柚刚想俯身把它抱起来,萧则行先她一步,淡淡开口:“我来。”
棠糊糊很聪明,知道萧则行是和主人一块过来的,温顺地趴在他肩膀上,只是从喉咙深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虽然痛失了两个蛋蛋,但棠糊糊此时显然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见棠柚过来,刚想***主人的脸,萧则行不动声色地往外走了几步,正好避开。
棠柚本来在发愁怎么把棠糊糊带走,现在有萧则行帮忙,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好吧,其实“萧维景”还是挺有用处的。
上了车,萧则行并没急着开车,漫不经心地看一眼手上的腕表,问棠柚:“你微信号码多少?”
男人一句话说的轻巧自然。
棠柚眼皮一跳。
这可真是大白天见了鬼。
以前棠柚不是没尝试加过萧维景的社交账号,但从来都没有成功过;也给他打过电话,但后果都是被拉黑;惨遭拉黑两次之后,棠柚已经不抱希望了,而现在,“萧维景”竟然主动要她的联络方式?
——加了微信也好。
以后可以随时随地地轰炸他,恶心他。
平时见不到他面,天天发消息腻歪他也挺好。
棠柚刚想说话,萧则行已经平静地将手机递给她:“自己加。”
棠柚老老实实地接过来,输上自己的微信号,为了方便后期改备注,在申请信息上规规矩矩地打下“萧维景”三个字。
重新把手机还回去。
萧则行接过手机,低头看了眼,阳光掠过深邃的眉眼,睫毛上仿佛镀了层金边。
一声轻笑,他语气颇耐人寻味:“你倒挺乖。”
棠柚报以傻白甜的笑容。
你才乖,要不是有萧老爷子罩着,老娘早就不在这里奉陪唠嗑。
苗佳溪正在家里贴着面膜做瑜伽,听到门铃声,也没收拾,就那么大大啦啦地穿着拖鞋走出来,从面板上看到棠柚的脸,乐了:“柚柚,你怎么不——”
话说到半截,瞧见了棠柚旁边的抱着狗的男人,眼睛都移不开了。
原本算是庞然大物的棠糊糊到了他怀里就成了娇软小萌狗,男人身姿挺拔,气度斐然,白衬衫规整却不拘束,苗佳溪真觉着世界上不会再有人穿衬衫比他更好看了。
猛吸一口冷气,苗佳溪终于明白为什么棠柚不直接进来了;她火速地把脸上的东西揭下来,飞快换好衣服,顺便把沙发上的衣服精装小漫画统统收起来塞进柜子中。
两分钟后,光鲜亮丽的苗佳溪打开门,微笑着请人进来:“柚柚,这位是——”
不等棠柚介绍,萧则行淡然开口:“你好,我姓萧。”
棠柚见缝插针地做补充:“我未婚夫。”
说完立刻“娇羞”低头,糯糯介绍苗佳溪:“这是我好朋友,苗佳溪。”
萧则行放下棠糊糊,直起身体,调整腕表,微笑看了棠柚一眼。
一直到他离开,苗佳溪才疯狂地摇动着棠柚:“艹这么帅的人你竟然要作妖退婚!姐妹儿你清醒一点啊!”
棠柚十分无奈:“你想想这么帅的人喜欢文灵那一款,他回国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和文灵私会。缠缠绵绵爱了这么多年帮她交违约金还给她钱开健身房。”
苗佳溪仍旧痛心疾首:“多金长得帅还眼瞎,这样的男人简直完美啊,就是瞎的有点不合时宜啊。”
棠柚蹲下身,揉揉棠糊糊的肉爪子。
棠糊糊乖巧地把嘴筒子搁在主人的手心里,大尾巴慢慢悠悠地甩。
棠柚给温柔的大狗狗顺着毛:“我和文灵的仇永远都没法和解,萧维景和她在一块,我觉着脏。”
苗佳溪“啧”一声,蹲下来,偏了偏脸,直戳戳问她:“是谁上次被碰一下就心跳加速上500的?”
棠柚反驳:“只是第一次和异性那么接近,害怕而已!”
她才不觉着自己会喜欢上萧维景。
尽管现在接触下来,发现这个人还算得上不错。
但只要和文灵沾边,棠柚就不想要了。
周五被夺命连环CALL回家吃饭,棠柚反复拒绝多次,但江沉庭始终不依不饶,实在没有办法,棠柚只好回了家。
说家并不准确,棠柚认为那更像是一个战场。
每次回去都要和那对母女明枪暗贱地来回撕。
抵达之后,棠柚才惊讶地发现,棠楠和江桃竟然都不在。
只有棠宵和江沉庭。
棠宵在健身房中试图让他那个啤酒肚下去一点,而江沉庭则是在厨房中忙碌。
棠柚心中讶异,偷偷地凑过去,小声问江沉庭:“江桃和棠楠去哪儿了?”
对于她直呼自己母亲姓名这件事情,江沉庭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悦。
清瘦隽秀的人围着围裙,衬衫袖口挽起,露出干净的一双手。
江沉庭一边切西红柿,一边解答她的疑惑:“她们去打高尔夫了,明天才能回来。糖糖,想吃糖醋里脊吗?”
“行啊,”棠柚应了一声:“打高尔夫?江桃不是不喜欢运动么?”
江沉庭低头,把切好的西红柿端正整齐地摆在白瓷盘中;有汁水流下来,沾湿他的裤脚,留下深色的痕迹。
他并未注意到:“今晚你在家睡吧,被子已经晒好,房间也打扫干净了。”
棠柚本来不太想留下,听他都这么说;想想棠楠江桃不在,倒也没什么意见:“也行。”
得知这对母女今晚不在之后,棠柚顿时觉着棠宵也没那么面目可憎了。
连空气都充满着清新自由的味道。
晚饭全是江沉庭做的,都是棠柚爱吃的菜。
虽然江桃和棠楠都很讨厌,但江沉庭这个继兄意外的还不错。
江沉庭比她大五岁,听闻江桃十八岁就生了他,生父不明,才跟着母姓。
小时候棠柚仇恨江桃与棠楠这对母女,没少欺负江沉庭。
棠柚欺负他从不手软,然而江沉庭却一直把她当亲妹妹一样对待。
从来都不生气。
哪怕棠柚故意拿弹弓裹着小石子打他的腿,江沉庭也不会谴责,反而是带着她去洗干净手,看她有没有受伤。
日积月累,棠柚渐渐地开始把他当作亲生兄长一样尊敬。
晚上,棠柚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决定爬起来***扰“萧维景”。
棠柚给他的备注是“萧渣”。
本来想给他备注萧狗,又觉着这样对狗来说太不公平了。
狗那么忠诚,干嘛要侮辱狗!
棠柚摩拳擦掌,先给他发了条消息试探试探:「萧先生,您睡了吗?」
对方回的倒是很快:「没有」
棠柚忍着鸡皮疙瘩给他发:「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呀?别熬夜了嘛,人家会心疼的。TAT」
他反应十分冷淡:「嗯」
棠柚刚想继续婊他,猝不及防看到他紧跟着的下一条消息。「何必强求」
棠柚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像是委婉让她放弃。
笑话啊,她怎么敢主动找萧老爷子提这种事?要说也得是萧维景去说啊,他堂堂一个大男人,又是亲孙子,老爷子顾及血缘,也不会往死里整治他啊。
塑料夫妻一起走,谁先开口谁是狗。
棠柚才不想因此承接来自萧老爷子的怒火。
棠柚忍着牙酸,矫情兮兮地发:「我相信,只要我足够努力的话,总有一天,月亮会直奔我而来」
萧渣:「能奔你而来的不是月亮,那叫陨石。」

白莲花掉马以后全文阅读

他可真是一位聊天鬼才。
棠柚盯着这句话看了足足五分钟,愣是不知道该怎么样把话接下去。
好在“萧维景”再没有发其他的消息过来。
次日清晨,棠柚醒的早,打着哈欠穿着睡衣去厨房中觅食。
刚一下楼,就听到江桃低低的声音:“……她都死那么多年了,你怕什么?如今启星里的人不都听你的话?你让楠楠去启星历练几年,又怎么了?”
棠柚脚步一停,没再往里走,站在外面。
这人倒是回来的挺早。
棠宵喜好收集各朝代的瓷器,她正好站在一个高大的多宝格架子后面;木架很好地掩盖住棠柚的身形,她屏住呼吸,仔细地听两人的谈话。
启星原本是棠柚母亲苏媛名下的公司,苏媛病逝前艰难地说以后要把公司留给棠柚,但是并没有立下字面的遗嘱;等棠柚到了成年,棠宵却以她“年纪小,不能担当大任”为理由,至今仍旧堂而皇之地霸占着启星。
棠柚倒是想知道棠宵会怎么回答。
“单单是历练的话当然没什么,可你的目的不是这个,”棠宵声音颇有些疲惫,沉声问,“你想让楠楠进启星?”
“楠楠跟着我多受委屈啊,”江桃声音哽咽,“以前你父母不同意咱们俩,我给你当了九年的***,一句怨言都没有;楠楠那时候天天被骂野种,被指指点点,我能怎么办?”
棠柚悄悄地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
现成的白莲花教学过程啊。
男人果然都吃软的这一套,棠柚听到棠宵颇有些动容地叫她:“桃桃,这么多年委屈你了。可启星是苏媛留给柚柚的——”
“你是柚柚的父亲啊,也是苏媛的丈夫,她的东西不也是你的吗?”
隔着细细碎碎的缝隙,棠柚看到江桃在哭,棠宵捧着她的脸,给她抹掉泪花儿。
江桃眼泪涟涟:“柚柚有萧老爷子疼爱,又订了婚,以后她嫁给萧维景,启星对她来说不过是锦上添花,可对楠楠可是雪中送碳啊!楠楠有什么?你让她以后怎么嫁个好人家?同样是女儿,你就不能心疼楠楠?”
棠宵早就没那么坚定,犹豫了:“这事以后再说……楠楠先去启星试一试,等到柚柚结了婚,咱们再说这事,行不行?”
江桃扑在他怀中:“阿宵,你真好。”
棠柚面无表情,在这对夫妻热情相拥的时候,关掉手机。
启星是母亲留给她的东西。
现在他却为了哄江桃高兴,要把启星给棠楠了。
刚刚转身,棠柚同江沉庭四目相对。
江沉庭就站在她身后不过两步远的位置,白衬衫顶端的纽扣解开两粒。
他没有笑,薄唇紧抿。
棠柚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往外走,江沉庭默不作声地跟在她身后,一直到了餐厅,他终于打破寂静:“糖糖,你别担心,我会说服叔叔。启星永远都是你的,这点不会变。”
棠柚眉眼弯弯:“谢谢哥哥。”
她并没有在江沉庭身上寄予过多的希望。
不管怎么说,江沉庭和她没有丝毫血缘关系,而棠楠和江桃,却是他切切实实的血缘亲人。
况且,棠宵怎么可能让江沉庭插手这件事?
江桃一直期望能再给棠宵生个儿子,但当初她生棠楠时候伤了身体,之后就再也没能成功怀孕。棠宵现在对江桃一往情深,甚至把江沉庭当作亲生儿子一样看待,让他接手公司,把他培养成自己的左膀右臂。
可江沉庭毕竟不是他亲生的。
棠柚自己在房间中闷头想了许久,到底该怎么阻止江桃。
这种情况……现在也只能去找奶奶了吧。
棠柚的奶奶,孟云秋女士如今仍旧留在西京。
棠柚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她。
当年捉住棠爷爷***,孟云秋女士直接离婚,分走棠家一半家产自立门户,如今她名下的公司已然占据家用电器的半壁江山。
所有人都说孟云秋心狠,说离婚就离婚,从不会回家看自己那些孩子一眼。
权当没生过。
上次见孟云秋,还是在棠柚的***礼上,萧老爷子操办的,声势浩大;孟云秋神情严肃地过来送了礼物,说句“生日快乐”之后便走人,甚至连棠宵也没见。
棠柚心不在焉地翻开一页书,琢磨,奶奶多半还是喜欢她的,不然也不可能唯独参加她的成年礼。
棠柚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和江沉庭说了一声,让家里的司机把她送过去。
司机听她报出地址,面露难色:“小姐,先生早就说过,谁也不许去探望孟老太太——”
棠柚反问:“我只是去看望自己奶奶而已,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没有,只是——”
“那就去,”棠柚拉开车门,淡淡地说,“你不说我不说,父亲不会知道;即便是他追责,你就说是我非要去。”
司机见她坚持,只得把话重新咽回腹中。
奶奶住的地方离这里挺远,横跨半个西京;棠宵与奶奶关系交恶,但苏媛还在世的时候,常常带着棠柚去陪伴她。
也因为这点,棠宵没少和苏媛争吵。
今日阴雨绵绵,这片属于私家别墅区,司机的车子进不去,只能停在外面;棠柚撑着把伞,下了车,从供行人走的小路慢慢地走上去。
司机把车子停靠在路边,十分为难。
犹豫间,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旁侧,车窗缓缓打开,里面的人问他:“刚刚棠柚小姐上去了?”
开口就叫出棠柚的名字,司机有些犹豫,没敢正面回答。
他透过车窗暗暗打量,瞧不见后座上人的面孔,之能瞧见规整的一角西装。
一双手骨节分明,修长而苍白。
搭话的人看穿他的想法,笑了:“我们先生姓萧。”
萧啊。
司机恍然大悟。
棠柚的未婚夫可不就姓萧么?
司机再不避讳:“棠小姐去探望孟云秋女士。”
那人道了谢,转身把他的话又复述一遍,听不到两人说了什么,只看到他打开车门,撑开一把雨伞,恭敬地绕到车的另一边,拉开车门。
身材高大的男人下了车,司机终于看清楚他的脸。
纯黑色西装禁欲感十足,一张窥不出实际年龄的脸,英俊且冷淡。
左手微拢,挡住风,男人点燃一支烟,没什么表情,烟雾缭绕,他隔着重重雨雾望了这边一眼。
司机一时间没认出他的身份,呆呆地看着,直到男人撑伞沿着棠柚方才走过的路***,才恍然惊醒。
-
棠柚坐在暗红色沙发上等了许久,只等来严肃脸女佣的一句抱歉。
“孟女士准备睡午觉,说不想见您,”她深深鞠躬,“抱歉,棠小姐,请你回去吧。”
棠柚站起来,细声细气:“那等奶奶有时间了,我再过来拜访。”
女佣没有说话,她上了年纪,花白的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髻,不苟言笑。
棠柚出了门,忍不住站在花园中回望,只能看到玻璃窗上朦朦胧胧的一个剪影。
又消失了。
她咬唇,沿着来时的路慢慢地往下走。
走出去一段,鹅毛细雨渐渐急,沾湿了她的发梢衣衫;棠柚这才想起,自己的雨伞落在了会客厅。
叹口气。
小时候就有老师给棠柚的评语中写“自尊心强”,虽然她如今渐渐地被磨平滑了性格,但骨子里的傲气和执拗气还是无法磨灭掉。
被拒之门外算是情理之中,现在再回去拿伞怎么想都觉着不合适。
棠柚纠结再三,最终决定还是放弃。
算了,反正这里离她的车也不是太远,就这么走过去也没什么。
谁知急雨骤打,雨珠子越来越大,棠柚今天穿的衣服少,抱紧胳膊,忍不住重重打个喷嚏。
一把黑色的大伞,移到她头顶上。
棠柚仰脸,看到了萧则行。
他撑着一把二十四骨的大黑伞,全集地罩在她头顶上,遮住倾泻而下的雨珠。
萧则行叫她的名字:“棠柚。”
语调没什么起伏,视线落在她身上,不动声色往上移了移。
湿透的衣物牢牢地贴在她身上,柔软干净的曲线暴露无疑。素白的胳膊上甚至能够看到皮肤下淡淡的青紫色血管,漂亮的近乎妖。
本就是为了求人而来,妆容也素淡干净,皮肤苍白,松散的头发安静乖巧垂在肩膀上,眼睫唇角都是水,又蒙上一层浅浅水雾。
看上去像是哭了。
被风冻的发冷,棠柚没来得及调整好情绪,轻声叫他:“萧先生。”
男人个子太高,她只能仰脸看他。
萧则行将伞递给棠柚,示意她先拿着,自己把外套脱下来,搭在她肩膀上。
温暖的雪松和香根草气息将她全集地罩起来。
把外面的寒气完全隔挡开。
棠柚捏着那柔软的外套,心想,这倒是个婊他的好机会。
棠柚仰起脸来,可怜兮兮地看他:“你能送我回家吗?我没吃早饭就坐地铁过来了,回去还需要挤两个多小时,现在又冷又饿,真的好难受呀。”
——快!
——拒绝她!
——快点露出那种厌恶的眼神然后一把把伞挪开!回去后坚定不移地向萧老爷子提出退婚!
在棠柚无比期盼的目光中,萧则行微微一笑,颊边酒窝浅浅:“当然可以。”
棠柚:“……”
您不是最讨厌白莲花了么?这么明显的谎言您都听不出来么?
萧则行话题一转:“来这里探望你奶奶?”
正垂头丧气的棠柚怔住:“萧先生怎么知道?”
很快,她记起一件事:“啊,二叔是不是住在这里?”
“二叔?”
“对呀,就是萧则行萧叔叔呀,”棠柚笑,“伯母和我提起过一次,说二叔嫌弃原本的房子太吵,搬到这边住……说起来,我好像还没见过二叔呢。”
萧则行不动声色:“见过。”
“嗯?”棠柚停下脚步,颇为讶然地看他,“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啊?”
黑伞转了个圈,萧则行平静无波地告诉她:“你五周岁生日那天,棠爷爷带你来萧家玩,萧则行也在。”
棠柚有点发愣:“你记得好清楚啊。”
算起来,那个时候,萧维景应该也就……十岁?十岁时候的孩子会清楚地记住这些东西吗?
棠柚都想不起来自己十岁时候干过哪些混账事了。
萧则行垂眸看她,缓缓开口:
“因为第一次见面时,你尿了他一身。”

本站点评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白莲花掉马以后完整资源全集免费阅读,记得收藏哦!

点击免费阅读棠柚萧则行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