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唐雨杺周鹤小说温柔陷全文全章节在线阅读

十弦文学 校园豪门 2020-05-23 11:51:40
  • 温柔陷合集版免费阅读-温柔陷(唐雨杺周鹤)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温柔陷全文阅读,主角是唐雨杺周鹤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唐雨杺周鹤之间的动人故事:唐雨杺盯着周鹤隐在发间的助听器,因梦境里的零碎画面忆起旧事,不知不觉间出了神。许是她的视线过分炙热,周鹤似有感应,转过头,看着她抿起的唇。...

唐雨杺周鹤小说温柔陷全文免费阅读:

唐雨杺盯着周鹤隐在发间的助听器,因梦境里的零碎画面忆起旧事,不知不觉间出了神。
许是她的视线过分炙热,周鹤似有感应,转过头,看着她抿起的唇。
周鹤听力不好,自小就有读唇语的习惯。与别人交流时,下意识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方的嘴唇上。低着眉眼,神情格外专注。
唐雨杺恍惚了会儿,见他的视线转向了自己,不自觉***嘴角。
“阿鹤,笑一个。”
她偶尔会心血来潮,没头没尾地对周鹤提出些不着调的要求。不过周鹤向来听她的话,没多言,很配合地露出一个又奶又乖的笑。
他是狗狗眼,瞳色黝黑清亮,笑时眼尾会跟着微微弯起,白净的脸颊上立时现出两个可爱的酒窝。
唐雨杺最爱看他笑,只要他一笑,她的心情都会莫名跟着变好。
周鹤抬起眼,看向她水光潋滟的大眼睛。
视线无声***,唐雨杺眼底笑意加深。伸出一根手指,指尖慢慢戳向了他可爱的酒窝处,凝神看他的反应。
周鹤嘴角的笑意明显僵了一下,稍愣怔,低下眼睫,一抹红晕从耳廓逐渐漫至脸颊。
**
唐雨杺和周鹤打小一起长大,从初识至今,一晃已近十年光景。
跟周鹤刚认识那会儿,唐雨杺才七岁。脸上的婴儿肥还没褪去,肉嘟嘟的,像个白胖胖的洋娃娃。
那时的她虽然总是张牙舞爪凶巴巴的,但是年纪还小,嗓音稚嫩。再凶的话一经她口说出来,总是奶声奶气的,有种另类的反差萌。
时光荏苒,唐雨杺转眼就到了抽条的年纪。蹿个儿的同时,身段也越发曼妙。
精致的五官渐渐长开,遗传了父母的好基因,生得极***。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蕴水含波,妩媚天成,直勾勾盯着人看的时候活像个能生吞人魄的妖精。
周鹤一向禁不住她的挑逗,明知她是在故意捉弄自己,也还是会害羞脸红。
**
“我说二位……”坐在对面被当成空气的朱芸揉了揉突突乱蹦的太阳***,“能注意点影响吗?我还在呢!”
唐雨杺转眸看了她一眼,不满她扫了自己的好兴致。视线落在周鹤低下的眼睫处,戳住他酒窝的手指蜷起,意犹未尽地夸了声:“可爱!”
周鹤抿唇,嘴角压着笑,视线转回了翻开的书页上。
朱芸对着天花板默默翻了个白眼,作为旁观者,直白给出了一点小建议:“唐同学,你这种行为纯属耍流氓,能别动不动就调戏阿鹤吗?”
“不能。”唐雨杺说。
“……”行吧,习惯就好。
朱芸接受现实,继续埋头抄作业。
唐雨杺看着朱芸面前摊开的作业本,记起自己迷迷糊糊睡着前朱芸就在抄作业,这会儿竟然还在抄,不像她的风格。
难免觉得奇怪,问:“你怎么突然变这么勤奋了?”
“不勤奋还能咋地?明天可就开学了,我可不想被疯狗盯上。”朱芸说。
唐雨杺被她这么一提醒,像是才记起这事。缓慢直起身,挪开了周鹤方才垫住自己脸的那只手。
朱芸一看她这迷茫的表情就猜到了,问:“你不会是……把开学的事给忘了吧?”
唐雨杺“啊”了一声,点点头,说:“才想起来。”
“作业呢?是又不打算写了?”朱芸又问她。
唐雨杺一到放假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哪还记得有“作业”这回事啊。被朱芸这么一问,她秒变窥破红尘脸,破罐子破摔道:“挑了几道题,也算是参与过了。”
“我就知道!”朱芸叹了口气,“仗着自己成绩好就这么为所欲为,疯狗早晚得给你气死。”
“那不至于,他早习惯了,有免疫力。”唐雨杺玩笑道。
“这回不想写作业的理由又是什么?”朱芸问。
唐雨杺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又给忘了,给自己生掰了个理由,挺嚣张地说:“题太简单,不值得浪费那个时间。”
“……”朱芸呆滞看了她两秒,服了。
“叮铃——”又有客人推门进了书屋。
唐雨杺熟门熟路地把手伸进了周鹤的口袋,问坐在对面的朱芸:“吃糖吗?”
周鹤把书往后翻了一页,略抬起胳膊,方便她拿自己口袋里装着的喔喔奶糖。
朱芸甩了甩抄作业抄酸的手,头都没顾上抬一下。
“我这作业还没写完呢,哪有那个闲工夫吃糖。”
唐雨杺不再管她,从周鹤的口袋里拿了颗奶糖出来。剥开糖纸,仰头把糖抛进嘴里。
一手支着脑袋,嚼着糖果看了眼近处窗台上还在酣睡的三花猫。而后低下视线,继续百无赖聊地浏览少女杂志尾页的星座运势分析表。
**
有人从书架间走了出来,在找座,脚步声渐近。临这一处时步子稍顿,须臾,加快了步伐。
来人兴冲冲地拉开了朱芸身边的那张空椅,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嗨!这么巧,又遇上了!”
围桌坐着的三位同时抬起头看他。
是一个小麦肤色的少年,看着跟他们差不多大。小平头,眼睛挺大。咧嘴一笑,一口大白牙很整齐。
唐雨杺对突然出现的这位完全没印象,见他是冲着朱芸说的这话,猜测是朱芸认识的人。
只稍稍看了那陌生少年一眼,低头继续看自己手里的杂志。
“是你!”朱芸一见小平头就乐,惊讶道:“你是住这附近吗?最近见面频率还挺高啊。”
“刚搬的家,就住这隔了条街的林蔌苑。搁这也没什么认识的朋友,就一个人满大街瞎溜达呗。”小平头说。
“自己瞎溜达?那我可友情提醒一下,东街你可别去。那儿乱得很,混混聚集地。”朱芸说。
“东街?”小平头点了点头,“得!记住了。”
这头话唠得差不多了,小平头的注意力转向了对面埋头看书的周鹤,主动打招呼:“你就是周大夫家的儿子吧?”
周鹤抬起头,讶异道:“你认识我?”
“去拔智齿的时候周大夫给我看过你的照片,说你也是罡德一中的。”小平头说。
随手抽走了朱芸手里握着的笔,在她的作业本上刷刷刷写上自己的大名。
小平头指着作业本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自我介绍道:“郑凌浩,叫我浩子就行,下学期咱可就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了。”
“我管你是哪儿冒出来的耗子?”朱芸气得猛踹了他一脚,“谁让你在我作业本上乱写的?把我刚抄好的解题步骤都盖住了!字还那么难看!”
“我说你一个小姑娘,长得文文气气的,怎么就这么凶呢?”郑凌浩揉了揉被踢疼的小腿,自认倒霉。拿起手边的修正液,把刚写下的名字一点一点涂抹掉。
朱芸靠在椅背上,用一种关爱智障的微妙表情看着他。
这头刚得罪完朱芸,郑凌浩的手转头就伸向了对面正专心看书的周鹤,很自来熟地直接拿走了他面前的书。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翻页合上,看书封。
“天生变态狂?这么带感的书名。”郑凌浩问,“哥们儿,你好这口啊?”
周鹤低垂的眼睫一颤,藏在桌面下的手指蜷起,攥紧。
“别做让人讨厌的事!”唐雨杺很护犊子地一把夺回了周鹤的书,啪的一声拍回原位,追加说明:“阿鹤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
郑凌浩被斜对面突然抢书的举动吓了一跳,视线转向了凶巴巴警告他的那位。
少女抬手拨了拨发,拢至耳后。斜阳穿透她乌黑秀丽的发丝,白皙的皮肤在光照下仿若吹弹可破,几近透明。低下的眼睫浓黑绵长,鼻梁挺翘,唇不点而赤,长得非常漂亮。
郑凌浩不由眼睛一亮,呆滞看着斜对面的小美人。
周鹤始终低着眉眼,全程没有给出任何回应。不动声色地重新翻开书页,继续安静看书。
唐雨杺往他翻开的书页上扫了一眼,被其中一个段落吸引了注意力。伸手,把那本名为《天生变态狂》的书扒近了些。
周鹤对她自作主张的行为向来不会表现出任何抗拒的情绪,很配合地往后让开了些,由着她翻阅。
唐雨杺往回翻了两页,细读了一遍之前无意中看到的那个段落。
“这一切向我们传达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即那些最冷血、最暴力的恐怖伪君子、孤僻的杀手和独.裁统治者们都拥有强大的‘同理心’——这种同理心只庇护他们自己的同伴,其他生命和其他人的幸福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①
许是周鹤的猎奇心作祟,这确实是他会感兴趣的书刊类型。
唐雨杺把书推了回去,问:“又是老陈推荐给你的书?”
周鹤略颔首,应了声:“嗯。”
意料之中,周鹤和书屋店主老陈常有往来,两人私下会互相交流最新的读书心得。
“老陈和阿鹤看书的口味真是出奇的相似,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共通点。”朱芸说。
周鹤闻言抬眸,淡看了她一眼。
唐雨杺打算去书架那里换本书看,刚直起身,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稍一转头,撞向了郑凌浩递来的滚烫视线。
被一个陌生人这么巴巴地盯着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实在有些不自在。
唐雨杺在这怪异的注目礼下微微皱眉,屈指扣了扣朱芸那侧的桌面。朝郑凌浩稍抬了下巴,问:“这缺心眼,你打哪儿认识的?”
朱芸转头看了看“缺心眼”,一想起第一次见他的那个场面,忍不住想笑。
“我前天不是去健叔那儿洗牙嘛,正巧看到这货也在。当时健叔让他把嘴张大些,结果这缺心眼***过猛,智齿还没拔呢,下巴先脱臼了。”朱芸说。
郑凌浩紧盯着唐雨杺看,急忙解释:“我那会儿就是有点紧张,脱臼操作纯属失误!”
朱芸口中所述的那段画面感太强,唐雨杺被逗乐了,噗呲笑了一声。
郑凌浩直接看呆了,小美人的如花笑靥直击他胸腔内那颗扑腾扑腾乱跳的小心脏。
痴痴看着唐雨杺,郑凌浩捂住胸口,呢喃自语:“完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周鹤翻动书页的动作一顿,看向对面似乎不是很有眼力的自来熟少年。
唐雨杺只当是听了句玩笑话,根本就没往心里去。站起身,往后面的书架间走。
朱芸向来嘴毒,打击道:“钟情个屁!排队都轮不上你。”
郑凌浩被她这一句话噎住了,顿时清醒了不少。确实,这么惊艳的小美人一定不缺人追。
他有些受挫,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问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对了哥们儿,你怎么称呼?”
周鹤低下视线,眼底暗藏的敌意汹涌。
“周鹤。”

温柔陷全文阅读

黄昏时分,四个人从友嘉书屋结伴出来。拐过街口,简短告别后两两分散开,各走一边。
原本跟在后面的周鹤几步跨行到唐雨杺的左手边,很自然地把她放在了道路内侧。
唐雨杺放缓脚步等他跟上自己,并肩后恢复迈步频率,问他:“你小叔出去抓人也有大半个月了吧?最近有回过家吗?”
周鹤偏过头,视线落在她殷红的唇瓣上,专注看她说话。
都不用猜就知道这话是她姑妈唐薇托她问的。
唐薇跟他的小叔周康曾经谈过一阵。
两人蜜恋期时周康外出执行任务,被人从背后偷袭扎了刀子,差点把命丢了。当时跟周康一起执行任务的同事被漏网的歹徒报复,连累了家人。
抢救回来后周康心有余悸,考虑到自己的工作性质危险,不想拖累另一半,狠了心跟唐薇提出分手。唐薇当即赌气同意了,可转头就反悔。
两人分分合合折腾了好些年,至今都还是藕断丝连的状态。
“昨天跟我通过电话,说下周二轮休。会回一趟家,拿一些换洗的衣服。”周鹤如实汇报。
“下周二?”唐雨杺点了点头,“行!那我回头跟我姑妈说一声。”
“好。”周鹤说。
路过包子铺门口,唐雨杺往店里瞄了一眼。这个时间吃包子的人不多,店面有点冷清。
“阿鹤,明天一起去上学。”
“好。”
“你早些起,在楼下等我。”
“好。”
“给我买街口王婆家的豆沙包。”
“好。”
“要两个。”
“好。”
“还是老样子,站在最显眼的地方,让我一下楼就能看到你。”
“好。”
唐雨杺前行的步子倏地停了下来,仰起头看他:“阿鹤!”
周鹤跟着止步,诧异回视她:“嗯?”
“阿鹤,怎么我说什么你都回好啊?我不是跟你说过嘛,你要适当学会拒绝别人。别人说什么你都‘好好好’,你这样真的很容易被人欺负的。”唐雨杺忧心忡忡道。
往来车辆如梭,地上重叠的人影缓慢交错又急速分离,不断变幻着。
周鹤看着她霞光尽敛的大眼睛,有一瞬的出神。
她的眼睛很美,深深望着,摄魂夺魄,像是具备能生吞他整个世界的神奇能力。
无声对视了数秒,周鹤低下眼睫,微微一笑。
“可你又不是别人。”
**
“刚刚,在书屋附近跟你说的那些话都不作数。”临分别前唐雨杺特意停下,叮嘱道:“你明天晚些起,多睡会儿,我去找你也行。然后我们一起去王婆家的早点摊上买豆沙包,一人一个。”
周鹤面朝着她站定,安静看她说完。点头,乖顺应了声:“好。”
“不要像傻子一样,我说什么你都好。”唐雨杺说。
周鹤又点了点头,刚要开口回应,犹豫了一下,没出声。
唐雨杺看着他明显窘迫的模样,噗呲一声笑了。
“那……”她退行着往楼梯口走,朝周鹤摆了摆手,说:“明天见!”
“明天见。”周鹤说。
唐雨杺转过身,三步并作两步地往楼上跑。站到家门口,她转过头,看向在原地驻足的周鹤。
面容清隽的少年站在忽起的晚风里,额前的碎发被尽数吹起,一双黝黑澄净的眸在余晖映射下蕴着细碎的光。
视线无声***了数秒,很有默契地同时扬起嘴角。
**
07年筒子楼拆除,唐雨杺家分到了一个两室一厅的套房。二楼直达,站在楼下就能一眼看到她家的大门。
周鹤每次跟她一起回家,都会停在楼下最显眼的地方,一路目送着她上楼。看着她进门,看着她家的大门合上。彻底看不见她了,他才会转身离开。
他这样的习惯,唐雨杺也是初二那年无意中发现的。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放学后两人一起结伴回家。
深冬时节,踩着自行车一路疾驰。过耳的风呼啸,像是长出了刺骨的棱角,摩的脸生疼。
到了家门口,唐雨杺把自行车往楼道下一放。上锁后跟周鹤挥了挥手道别,风风火火地往楼上跑。
她冻坏了,站在家门口来回跺着脚,就想赶紧进屋http://zjtechexpo.cn/。敲了敲门,屋里始终没动静。
没能等来妈妈给她开门,她只得摘了手套拿钥匙。手指被冻麻了,钥匙刚从包里勾出来,就掉到了地上。
她气的踢了一下门,弯腰捡钥匙。起身的时候偏了一下头,恰巧看到周鹤还停在原地。
少年侧身坐在自行车上,腰板笔直。单手握着车把,一条大长腿撑住地面,正看着她。
视线相撞,周鹤在她身上逗留的目光稍滞,璀然一笑。
那晚,周鹤暖人的笑意烧进了唐雨杺的梦境里。
半夜醒来,她双颊滚烫。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跟周鹤相关的碎片画面。
她恍然间意识到,自己心底对周鹤的某种别样情愫,早在时光发酵下悄无声息地发了芽。
之后每天放学回家,唐雨杺进家门前总会有意无意地回一下头,确认周鹤是不是还在原地看着她。
周鹤极有耐心,每次都会目送着她彻底消失在了视野尽头才会离开。
偶尔唐雨杺关上门后,会恶作剧般突然拉开门,从门缝里探头往楼下看。
周鹤每每捕捉到她偷偷摸摸的视线,总会回以一个纵容的笑。
**
周鹤看着二楼的门合上,原地驻足了片刻。
见她没有要冒头偷看他的迹象,这才折步往自己家的那栋楼走。
经过两栋楼之间,有一个黑影从过道间飞速窜了出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猛地往里拽。
周鹤的警惕性很高,同步反手扣住了那人的手腕,借力顺势往里推。几步迈近,曲肘卡住偷袭者的脖子。
身手利落,分秒间就把对方死死抵在了墙上。
蔡绍杰的后背结结实实撞在了湿冷的墙砖上,痛的龇牙。嘴里衔着的半截烟都掉了,急忙出声提醒:“鹤哥!是我!”
周鹤这才看清眼前这位是他相熟的人,眼底瞬起的阴鸷之色有所收敛,卡住对方脖子的手收了回去。
蔡绍杰终于能喘过气了,捂住被掐疼的脖子弯腰猛咳了几声。
“我他妈差点被你给杀了!”
周鹤没搭理他的抱怨,低头踩灭地上的烟蒂,踢远了些。面朝着蔡绍杰的方向缓慢退行了两步,靠墙而立。
没什么情绪地看着他,等着他说明自己的来意。
过道里穿堂风阴冷,终年不见光,土腥味很重。
蔡绍杰大口大口地在喘气,口腔里吸进一股腐臭的霉味。他下意识皱了眉,偏过头往地上啐了口唾沫。
周鹤靠在墙的另一侧,无声看着他急速***的模样。眼神渐渐有了变化,如鹰狩猎般,带着锋利的钩子。
刚刚他扼住的,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只需稍稍施力,生死任他拿捏。
就算没有直接用手指触碰,只是这么近距离看着、听着。想象着对方的颈动脉血液停滞、回流,他都觉得兴奋异常。
果然,就算刻意选择了逃避,匍匐在他心底的那只巨兽也只是短暂沉睡。
周鹤仰起头,看着头顶割裂出的方块状天空,嘴角挑起一抹自嘲的笑。
这就是他从前常在人后偷偷去打.黑拳的原因。明面上说的是发泄压力,其实只是为饱私欲。
看着被碾踩在脚下的废物们苟延残喘奄奄一息的卑微求存之相,总能令他生出一种血脉贲张的快感。
他天生如此,是颗坏种,从根上就是烂的。
**
周鹤是黑拳界以嗜血好斗出名的“Destroyer”,擅打快拳,出招狠辣。赛场上他总戴着面具,除了引他入行的蔡绍杰,没人知晓他的真实身份。
下了场,摘掉面具,他会努力化去骨子里潜藏的戾气。躲进人群,扮演一个普通人的角色。
“很多人戴上面具,只是为了可以继续生活,可以被喜欢、被爱、被接受。很少人愿意被社会排挤。”《天生变态狂》中的某一段引起了他的共鸣。
最初跟蔡绍杰扯上关系的那几年,周鹤私底下的生活简直一团糟。人前人后都在伪装,黑白颠倒,是非错乱。他像个纵欲无魄的空壳子,始终分不清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一团乱的生活出现转折点的那天,是周鹤无意中发现了友嘉书屋店主老陈的秘密。兴许是同类相吸,他和老陈私底下很谈得来。
老陈于周鹤而言,无疑是风向标一样的存在。老陈作为过来人,用自身经历给他证实了一件事——他们这些不为世人接受的“怪物”,在坚定看着一个方向的时候,其实也与常人无异。
周鹤能看得出来,老陈每每提及自己的老婆,表露出的神色确实是不加掩饰的幸福和满足,是在老陈脸上鲜少能出现的真实情绪。
他们这类人,道德感低,是生身父母都会惧怕的存在,情感淡薄才是常态。
周鹤看着那样的老陈,突然间有些羡慕。羡慕他所求目的明确,也羡慕他的所有悲喜都能轻易被一人牵引。
老陈问他:“小子,你有喜欢的姑娘吗?”
周鹤的脑海里瞬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
喜欢的?
他有。
老陈说:“试试一直看着她的方向,很多事都会变得容易很多。”
试试?或许……
可以试试。
周鹤那时这么想着。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唐雨杺周鹤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