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南韵林游也小说就这样爱着你完本完整版无删减txt

十弦文学 校园豪门 2020-05-23 11:53:25
  • 就这样爱着你合集版免费阅读-就这样爱着你(南韵林游也)完本版免费阅读全部章节合集版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就这样爱着你全文阅读,主角是南韵林游也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南韵林游也之间的动人故事:南韵五岁那年第一次见到林游也,他爸带着他来南家应聘管家。从那时起,她一直喊他也子,但闯祸后需要他帮她收拾烂摊子的时候,就会毕恭毕敬得喊一声林哥。从小到大,林游也...

南韵林游也小说就这样爱着你全文免费阅读:

时值八月,正当盛夏,烈日炎炎。
南家别墅,中央空调呼呼地吹着冷风,室内的温度舒适宜人。
餐厅内一家四口正在吃早餐。
南韵吃得很快。只要在家吃饭,她吃饭的速度向来很快,并且十分安静,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举起杯子喝完了最后一口牛奶,她轻声说了句:“我吃饱了。”然后就要起身离席。
这时她爸南启升忽然问了句:“阿韵,你明天是不是要开学了?该上大三了是吧?”
“阿韵”是南韵的小名,妈妈一直这么喊她。
但自从妈妈因病去世后,这个家里喊她“阿韵”的人就只剩下了也子和爸爸。其实爸爸也不怎么喊她“阿韵”,一般都会直接喊她“南韵”,偶尔心血来潮想表达一次久违的父爱了,才会亲切地喊她一声“阿韵”。
听到这声“阿韵”后,南韵就知道她爸想表达父爱了,虽然http://www.zjtechexpo.cn/他连她开学后该上大几了都不确定,但南韵也无可奈何,只好停下了起身的动作,坐在椅子上轻轻点了点头:“恩。”
南启升道:“我一会儿给你打三千块钱。”
南韵料到了她爸是要给她生活费,平静地回道:“好,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阮丽莹打断了:“三千?几个月的钱?”
阮丽莹是南启升的第二任妻子、南韵的后妈,今年四十三岁,但因为保养得当,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模样——皮肤白皙,柳眉杏眼,身材也维持的很好——是个气质绝佳的女人。
她的锋芒与她的气质一样,藏不住,也懒得藏。
在嫁给南启升之前,她是个不怎么出名的十八线小明星,嫁给南启升之后,她就退圈了,专心当起了阔太太。南启升是中州省最大的连锁超市的董事长,她也一跃成为了众人羡慕的董事长太太。
南韵八岁那年没了妈妈,第二年南启升就把阮丽莹娶进门了,还给她带回来了一个七岁的妹妹。
妹妹叫南姝,爸爸跟她说,这是她的亲妹妹,还叮嘱她以后不要欺负妹妹,要多让着妹妹。
那个时候南韵还小,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忽然多出来了一个这么大的妹妹,过了两年后她才明白,是因为她爸早就***了。
南韵替她妈委屈,也替她妈不值。
正因为家里有阮丽莹母女,所以她每次吃饭都很快,她不喜欢这对母女,而这对母女不喜欢她。
她和她们两人,心照不宣地互相看不顺眼。
话不投机半句多,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阮丽莹用一种质问的语气询问南启升给三千块钱是几个月的生活费。
南启升回道:“一个月的,刚开学肯定花销大。”
阮丽莹反驳道:“她吃家里的用家里的,能有什么开销?顶多就是买点零食充个饭卡,给一千块钱就够了。”可能是察觉到了自己表现的有点刻薄,她又放缓了语气,和颜悦色地补充道,“我不是不想让你给她钱,咱们家也不差那点钱,我是怕她乱花钱,女孩就不能养成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
南启升犹豫了一下,改了口:“那就先给一千吧,不够的话你再来问我要。”
在她后妈开口的那一刻,南韵就料到了这个结局,没有生气也没有沮丧,就是有点想也子,闷闷地回了个:“哦。”
坐在她对面的南姝幸灾乐祸地笑了一下。
南韵就当没看见,又一次的准备起身离席,这时她后妈又发话了:“等会儿家里有客人要来,南姝你赶快吃,吃完回房间换衣服化妆,南韵你随便收拾一下就行了,别抢你妹风头。”
等会儿要来家里做客的是位娱乐圈的知名导演,名为李洛。
南姝正在西辅影视学院表演专业念大二,想演李导新戏的女主人翁。阮丽莹刚好和这位李导的老婆在同一个贵妇圈里混,俩人关系还挺不错,于是阮丽莹打起了夫人牌,邀请了李导一家人来家里做客,想借此为自己女儿搭个桥。
谁知南姝却因为她妈的这一句话不高兴了:“什么叫她抢我的风头?我比不过她呗?”
阮丽莹这么说,纯粹是为了女儿好,虽然南姝长得也不丑,但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南韵确实各方面都比南姝优秀。
姐妹俩身高差不多,都是一米六五左右,但是南韵的身材比南韵好。南韵身材纤细却玲珑有致、前凸后翘,南姝则是干瘦,标标准准的纸片人。
南韵的五官也比南姝精致。
南姝的双眼皮是割的,鼻梁垫过,虽然整的很成功,但却没什么特点,一眼看上去好看,但是转过头就记不住她长什么样。
南韵却能令人过不不忘,她眼形是圆的,双眼皮曲线优雅,一双眼睛又大又水灵,像是蕴藏了一汪春水。鼻梁自然挺翘,双唇如樱桃般红润饱满,一笑起来脸颊上还有两个小酒窝,看起来清纯又灵动。
南韵和南姝虽然是姐妹,但她们两个人却长得一点也不像。南韵遗传了她亲妈和南启升的所以优点,南姝却偏偏遗传了她亲妈和南启升的所有缺点,更奇怪的事,南启升的鼻子也不塌,而南姝却偏偏是个塌鼻梁。
她要是长得有一半像阮丽莹,也不用去整容了。
阮丽莹要是导演,她也会选南韵,所以才会让南韵随便收拾一下,不然女儿绝对会被她抢风头,但谁知道南姝还不识好歹,因为这件事生气了。
南姝最讨厌听到别人说南韵比她好看。
阮丽莹无奈地叹了口气,但为了不打击女儿的自尊心,她只好委婉地说道:“我没说你不如她。我的意思是今天李导主要是来看你的,你要好好打扮,他又不看南韵,她打不打扮无所谓的。”
南姝没好气地“切”了一声。
南韵一直没说话,等她们母女俩闹完了,她迅速站了起来:“我先上楼了。”
后妈母女没人理她,南启升淡淡地回了个:“恩。”
南韵才刚走出两步,就听到身后阮丽莹喊了声:“老林,你来一下!”而后又小声嘀咕了句,“林游也这一段日子去哪了?”
南启升回道:“他都工作了,也不能天天在我们家待着呀。”
阮丽莹冷笑了一下:“白养他这么多年了?家里来人了也不知道回家帮帮忙?”
南韵顿下了脚步,一秒钟后,她又转身走回了餐桌边,拿起奶壶往刚刚喝光的那个空杯子里倒牛奶:“我再喝杯奶。”
她倒奶的速度非常缓慢,就是为了耗时间,听听阮丽莹等会儿要问林叔什么。
林叔本名林磊,是也子的爸爸。
听到阮丽莹的呼喊后,林叔很快就来到了餐厅。阮丽莹用一种颐指气使地语气命令道:“给你儿子打电话,今天家里来人了,让他回来帮忙。”
可能是因为早就习惯了阮丽莹的态度,林叔既没生气也没感到屈辱,不疾不徐地回道:“也子去外地出差了,今天不一定能回来。”
阮丽莹不屑地问:“去哪出差了?一去去这么多天?去美国出差也用不了这么久吧?”
林叔的面色依旧平静:“确实是去美国出差,谈项目去了。”
阮丽莹先是一愣,而后竟然笑了,笑容中带着难掩的讥讽。南姝也笑了,满面不屑道:“就他?还能去美国出差呢?还谈项目?公司没人了?”
南韵脸色一沉,故意把手里的奶壶推倒在了桌子上,壶口刚好对着南姝,白花花的牛奶顷刻间就从奶壶里洒了出来,如急遽的小溪流般朝着南姝流淌了过去。
南姝避之不及,睡裙下摆瞬间被从餐桌边沿落下来的牛奶淋了个透,尖叫一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瞪着南韵怒道:“你故意的吧?”
南韵面不改色地回道:“我不是故意的。”
“你就是故意的!”南姝咄咄逼人,“我不就说了他两句么?你就生气了?他是你谁呀?你这么护着他?”
南韵直视南姝的目光,一字一句地回答:“我说了,我不是故意的。”
眼看着这俩孩子马上就要吵起来了,南启升赶忙说道:“行了,别吵了!娇娇你赶紧去换身衣服,南韵你也回房间。”
娇娇是南姝的小名。
南韵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南姝不服气,气冲冲地对着南启升说道:“她就是故意的!你为什么不管她?她和那个姓林的绝对有一腿!”
阮丽莹这回却抢在南启升面前发话了,还用上了一种训斥的语气:“你怎么说话呢?南韵和也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肯定不一般。你说也子坏话,南韵护着他,这无可厚非。”
南姝还是不服气:“可……”
阮丽莹:“行了你赶紧上楼换衣服吧,李导马上就来了。”
南姝无奈,只好上楼。
“老林你也走吧。”等餐厅里只剩下南启升的时候,阮丽莹才说道,“其实我也觉得南韵和也子的关系不一般,你也能看出来吧?”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试探,并且还在不断地观察南启升的脸色。
南启升没说话,脸色却不太好。
阮丽莹继续说道:“要是这俩孩子真的情投意合,在一起也行。”
南启升却忽然把筷子拍到了桌子上,怒不可遏:“不行!绝对不行!”
阮丽莹劝道:“也子不就是穷了点么,其余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呀。”
南启升瞪着她说道:“让南姝找个穷小子受穷罪你愿不愿意?”
阮丽莹的神色中闪过了慌乱,赶忙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其实她就是这个意思。
因为林游也穷,出身低贱——是个管家的孩子,阮丽莹才想撺掇丈夫同意南韵和林游也在一起,但没成想南启升对这个前妻的女儿还有几分真心,不愿意让她跟着穷人受穷苦。
“我是看南韵和也子情投意合。”阮丽莹极力为自己解释,“人家青梅竹马,因为没钱这种事把俩人活生生拆散了,不是太狠心吗?”
南启升不容置疑:“那也不行!”说完他就站了起来,负气而去。
……
南韵回到房间后就紧紧地关上了房门,还把门反锁上了。
紧接着她的眼圈就红了,她想也子了。
七月末的时候,也子跟她说要去美国出差,代表公司去和当地的一家科技公司谈合作项目。本来说的是半个月后就回来,结果半个月后却没回来。
又等了半个月,他还是没回来。
谈什么项目呀谈这么久。
南韵想给他打个电话,可是又有点赌气,不想理他。
冷静了一会儿,她把那股委屈劲儿忍下去了,然后拿出了行李箱,开始收拾去学校的行李。
明天开学,今晚就要回寝室报道。
她的行李箱是也子给她买的。
当初刚收到这个行李箱的时候,她也没注意到logo,只觉得银色的外壳特别好看,后来还是室友问她这个爱马仕的箱子多少钱,她才发现这是爱马仕的箱子。
上网一搜她才知道,这一个行李箱将近十万块钱,抵得上也子好几个月的工资了。
她心疼得不行。后来她又仔细想了想,自从也子工作后,挣的钱几乎全花在她身上了。
也子在养她,并且还是富养。
也子今年二十五,但是二十二岁那年就研究生毕业比了。他很聪明,初和高中各跳读了一年,高考以全市理科生第一的分数考上了西辅大学的计算机专业,三年修完了四年的学分,继续攻读研究生,毕业后直接入职全国最大的AR与VR技术研究公司,从事技术开发。
公司名为智宇。
南韵用天眼查搜索过这家公司,董事长的名字令她印象深刻,非常豪横,叫陆野。
智宇的办公大楼也特别气派,不止一栋楼,而是三栋,中间以空中走廊相连。写字楼的外观设计即奔放又有科技感,和他们董事长的名字一样的野。
现在南韵有点想骂陆野了,黑心老板,平时天天加班就算了,动不动就出差也能忍,但哪有让人去国外出差一个月还不回来的道理?
再不回来就不是出差了,是外派!
越想越气,南韵把气全撒在陆野身上了。但是气归气,一边气她还要一边收拾行李。
为了收拾行李方便,她上网买了套行李收纳袋,这样既能节省空间,又能分门别类的收纳东西。
收拾***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敲响了。
她还以为是林叔来劝她了,慌忙把手里拿着的那条新买的黑色蕾丝吊带睡衣塞进了行李箱里,做贼心虚地扣上了行李箱,迅速起身,一边朝着房门走一边说:“来了。”
门外那人一直没说话。
南韵拧开了门锁,打开了房门,中彩票似的愣在了原地。
门外那人穿着白衬衫西服裤,身材修长挺拔,皮肤冷白,眉宇俊朗,气质卓然,高挺的鼻梁下是一抹淡水色的薄唇,清冷中又带着点贵气。
是也子。
为了能早点见到她,他是坐红眼航班回来的,下飞机后连家都没回,直接来了南家。
他爸陆溶星还专门派了司机去机场接他。得知他直接去南家的消息后,陆溶星在电话里淡淡地、狠狠地送了他一句话:“死南家吧,别回来了。”
一个月没见,思念开始***动,南韵想直接扑进也子怀里,但是南姝的房间就在对面,还开了一条缝,她不确定南姝还在不在房间。
深吸一口气,她强作镇定,面色平静地说了句:“有事么?”
林游也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眸光深邃地看着她,轻轻启唇,嗓音微哑:“家里来客人了,阮阿姨让我喊你下楼。”
南韵问了一句:“南姝已经下去了?”
林游也点头:“恩。”
南韵舒了口气:“我行李箱坏了,你先来帮我修一下吧。”说着,她朝后退了一步。
“好。”林游也走进了房间,反手关上了房门,并把门反锁了。

就这样爱着你全文阅读

外面阳光太过强烈,南韵没拉窗帘。
房门关上后,卧室内静谧又昏暗。
南韵怔怔地望着她的也子,明明想他想得不行,却还在强做淡定:“谁让你关门呢?”
林游也表现得和她一样从容淡定,轻启薄唇,语气淡淡道:“二楼没人。”
“没人你也不能关门,”南韵目光灼灼地看着他,语气急切,“把门打开。”
林游也懒得再跟她装了,直接捧住了她的脸颊,俯身咬住了她的唇,贪婪又急切地吻她。
一个多月没见了,他想她想得不行。
南韵紧紧地环住了他的脖子,踮着脚尖,毫无保留地回应着他。
两人缠在了一起,吻得难分难舍。
直到也子把她压在了床上,南韵才回神,急忙抓住了他的手腕,急促道:“不行也子,现在不行,我马上就要下楼!”
林游也知道现在肯定不行,咬了咬牙,强压下了这股燥热,喉头干涩:“晚上回家继续。”他在西辅大学东门对面的小区里租了套房子。
南韵脸红了,小声回了句:“我才不跟你回家呢,我要回寝室。”
林游也就当没听见,起身后,朝着衣柜走了几步,蹲在了她的行李箱旁边:“哪坏了?”
南韵一愣,慌忙喊道:“别开!”
然而已经晚了,林游也已经把箱子打开了,并且还看到了黑色蕾丝睡裙。
他见过她所有的睡衣和***,她总是喜欢买可爱少女风的款式,还从来没买过这种***成熟类型的。
小姑娘长大了。
林游也没忍住笑了,扭头看着她,明知故问:“新买的?”
南韵的脸红的更厉害了,快步走到了自己的行李箱旁边,蹲下后迅速把睡衣塞进了***收纳袋里。
她又羞又害臊,连耳珠都跟着红了。
林游也却喜欢看她害羞的模样,轻轻地捏着她的耳珠,再一次地明知故问:“为了我买的?”
他的声色低醇,撩人中又带着几分玩味。
南韵气急败坏地打开了他的手:“讨厌!”
林游也很认真地回了句:“我很喜欢。”
南韵没好气:“又不是穿给你看的。”
林游也:“那你还想穿给谁看?”
南韵理直气壮:“穿给我自己看。”说完她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柜子前面,开始找等会儿要穿的衣服。
林游也坐到了床边,目光柔和地看着她纤细的背影,询问道:“李洛等会儿要来?”
李洛是知名大导演,多次获得过国际大奖,普通人提起他名字的时候,都会尊称他一声李导,至少也会带上几分敬仰和崇拜。
而林游也提起他的时候却没有这种感觉,既不崇拜他也不敬仰他,反而特别随便,就好像他们俩很熟一样。
南韵猜他应该是从林叔那里知道的消息,回了句:“恩,南姝想演他的新戏。”说着,她从柜子里拿出来了一条平平无奇的白裙子。
就算她后妈不交代她,她也会穿得很随便,绝对不会强南姝的风头,到不是说她甘愿给南姝当绿叶,而是懒得惹事。
然而正当她准备换衣服的时候,林游也忽然说了句:“这条裙子太普通了,换一条。”他又补充道,“换一条自己喜欢的。”
南韵知道他什么意思:“算了,就这件吧。”
林游也:“你穿得好不好看和李洛能不能看上南姝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要委屈自己?”
南韵解释道:“我就是不想让她们俩把落选的原因推到我身上。”她走到了他的身边,把白裙子扔到了床上,开始脱睡衣。
她的皮肤白皙,细腻无暇。锁骨撩人,腰肢纤细,凹凸有致。***和***是一整套,***白色带蕾丝边。
林游也的喉头再次开始发干。
只能看,什么都不能干的感觉,非常憋屈。
无奈,他只好别开了自己目光。
不看,就不会那么上火。
南韵却笑了,略带着点幸灾乐祸:“你还挺能忍。”
林游也这才明白,她是故意的。
小姑娘不仅长大了,还学坏了。
深吸一口气,他目光灼热地看着她,哑着嗓子,咬字轻慢道:“晚上回家再说。”语气中还带着几分威胁。
南韵却毫无畏惧:“明天开学,我今天必须回寝室。”说完,她还叹了口气,故作惋惜,“唉,太遗憾了,咱们俩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了,我还想和你好好叙叙旧呢。”
林游也置若罔闻,目光烫人地看着她:“真的不想要?”
南韵瞪了他一眼,快速套上了裙子:“流氓!”裙子的拉链子在后面,她转了身,背对着也子,“帮我拉一下。”
她的双肩平直,蝴蝶骨***优雅,脖颈修长白皙。
林游也从床上站了起来,撩开了她的长发,用另外一只手缓缓地帮她拉上了拉链。同时低头,在她的颈间连绵亲吻了几下,吐息灼热地在她耳畔说道:“阿韵,我想你了。”
他的嗓音特别撩人,如同磁石般有吸引力,微微泛着粗哑,又深情款款。
南韵知道这人是在故意勾引她,但心尖还是止不住的发颤,半个身子都跟着软了。
林游也从背后抱住了她,语气极其柔和:“乖,跟我回家吧。”
***力实在是太大了,南韵瞬间缴械,可她又有些不服气,忿忿不平道:“你就是个狐狸精!”
林游也知道自己成功了,笑着问:“我怎么就成狐狸精了?”
南韵:“你总是勾引我!”
林游也:“到底是谁先勾引的谁?”
南韵不说话了,理亏,这次确实是她先勾引的他。
“快松开我,再不下去又要被说了。”她催促道。
林游也没松手:“她们俩今天早上又欺负你了?”
南韵有点难为情,小声道:“林叔怎么什么都跟你说呀?”
林游也:“你是我的人,他不跟我说跟谁说?”
你是我的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特别强势。南韵不由心头一暖。
自从妈妈去世之后,这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就是也子。
“我也没单方面的被欺负。”她不想让也子因为她不开心,还反过来安慰他,“我还泼了南姝一身牛奶呢。”
这件事他也听林叔说了,因为南姝说他的坏话,所以他的小姑娘生气了。但是她自己被欺负的时候,却从来没这么生气过。
傻姑娘。
林游也道:“另外两千块钱我给你补,以后每个月都给你三千。”
南韵一愣,急切道:“你给我那么多钱干什么?我不要!”
林游也微蹙起了眉头,略带茫然地反问:“三千多么?”在他的概念里,十万以下的零花钱都是少,区别是少得多还是少得少。
三千块钱对于他来说,是特别小的数额,可以忽略不计那种。
要不是担心会露馅,他肯定不会每个月只给她三千。
南韵在他怀中转了个身,板着脸质问:“你一个月才挣多少钱?”
阮丽莹总是以“女孩不能养成花钱大手大脚”的理由去制约她的开销,所以南启升每个月最多给她两千块钱。三千对于南韵来说,确实不少,但她并不是因为嫌钱多而不要他给的钱,而是因为心疼。
每个月三十,他有二十天都在加班,还经常去出差,赚得都是辛苦钱,她不能肆意挥霍他的钱。
林游也却被这个问题问住了——
当时她问他一个月工资多少钱,他随口编了一个数。
现在他忘了自己当时编的多少了。
南韵却把他的愣神当成了自我反思,继续严肃地说道:“不攒钱了?不买房子了?不结婚了?”
她了解她爸,肯定不会答应她嫁给也子,因为也子没钱没势,但如果也子能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在西辅买房子,她爸的态度应该会缓和一些,毕竟他当年跟她妈结婚的时候,也是个一穷二白的落魄小子。
不过这些话她从来没对也子说过,怕打击他的自尊心,所以她只能用结婚后要有个自己的小家为借口来督促他攒钱买房子。
“你不用给我那么多钱,你要好好攒钱,攒够了钱我们就买房子,有了房子,我们就能结婚。”南韵很认真地说道:“结完婚我们就要孩子。”
其实她也不着急要孩子,但她觉得也子应该着急。
就算三年内能攒够买房子的首付,那个时候也子都二十八了,买完房子后还要装修、晾房,等能住人的时候他都快二十九了,怀孕还要将近一年的时间,他最早三十当爹。
越想越心疼,南韵斩钉截铁地保证:“结完婚我一定给你生孩子!”
看着她那副信誓旦旦的模样,林游也忍俊不禁。
他的小姑娘真是又傻又可爱。
其实他能猜到她是怎么想的,有些罪恶感,又有些享受这种被她宠着的感觉。
南韵气呼呼地瞪着他:“你笑什么?”
林游也赶紧收敛了笑容,像是个听话的孩子似的一本正经地回道:“好,攒钱,买房子,结婚。”轻轻地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他柔声道,“结完婚就要孩子。”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南韵林游也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